1130 凤翔九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却不知在孔蕾心惊的同时,丁宁也在暗自震惊,这个浑身都是心眼的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若是一般人被他抢占了先机掌控了战斗节奏,心慌意乱下早就该乱了阵脚落败了。



  可这个女人在下风中不但丝毫不乱,还有余暇设下层层圈套,埋下伏手等着他上钩来扳回局势,无论是心机、智慧、对战机的把握还是战斗意识都恐怖的让人为之心悸。



  若不是他对危险有着发自本能的直觉,宁可无功而返也坚决不上当,恐怕早就被她抢回先机了。



  孔蕾越强,丁宁越是想要堂堂正正的打败她,这样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能够激起所有伟丈夫的强烈征服欲,他也不例外。



  女如花间蝴蝶,翩翩起舞,男如花中戏蝶,紧追不舍。



  拳脚相交,你来我往,变招尽在方寸之间,却始终没有激烈的碰撞,看起来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可时间一久,孔蕾毕竟不像丁宁那样随心所欲,全凭直觉作战,要不停的心算,极为耗费心力,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落入下风之势渐显。



  就在孔蕾汗如雨下,喘息加快之际,却猛然发觉丁宁拳势一缓,竟然主动向后撤退一步,给了她喘息的时间。



  孔蕾讶然的看向他,虽未开口,但那双灵动的明眸仿若会说话般,已经将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为什么?



  “我刚才占据了先机,胜之不武,重新来过,我不占你便宜!”



  丁宁口未张,唇未动,声音却在孔蕾脑际响起。



  孔蕾羞恼的瞪了他一眼,倔强的传音道:“我无须你相让。”



  “我没让你,你也无须任何人让,你有这个实力,我只是想公平一点而已。”



  丁宁稍微恭维了她一下,但实则也是他的心里话,若不是他趁着孔蕾分神抢占先机,现在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孔蕾莫名的心里一甜,不管她多么清高,多么孤芳自赏,能被一个同样妖孽的同级别强者赞誉,对她来说都是一种肯定,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昨晚刚拿走她清白的男人。



  可丁宁的下一句话就把她气的暴跳如雷,差点没当场暴走。



  这货突然挤眉弄眼,贱兮兮的说了一句:“你昨晚刚破身,身子不佳,让你一次也是应该的。”



  “去死吧!”



  孔蕾羞愤不已,满头青丝无风自动,暴怒的大喝一声,身如闪电般凌空直射,一双葱白玉手毫不留情的锁向他的喉咙。



  丁宁松了口气,他虽然让了她一回,但要是再和她像之前那样缠斗,他没有占据先机可没有必胜把握,所以他故意激怒孔蕾,就是想要和她换一种战斗方式。



  硬碰硬嘛,他喜欢。



  “雷火掌!”



  丁宁轻喝一声,手掌上泛起一层雷电火焰,悍然拍向孔蕾的玉手。



  “迎风抚柳!”



  孔蕾人还在半空,婀娜的身姿就如同柳絮般轻弱无物,竟然随着丁宁的掌风飘忽后退。



  待丁宁一掌无功收掌时,竟然再度欺身而上,一双玉手幻化出千万道掌影,如同拍苍蝇般劈头盖脸的向丁宁拍去:“掌定乾坤。”



  “千重山!”



  感受着那可怕的威力,丁宁丝毫不敢大意,脸色凝重的大喝一声。



  一座座巍峨的青山凭空出现,带着浩瀚的威压轰然砸下,与那千万道掌影相抵消。



  孔蕾不慌不忙,轻喝一声:“万里山河!”



  一幅幅浩瀚的画面在虚空凝现,带着恐怖的威压凌空镇压而下,那层出不穷的青山在山河镇压下不断的碎裂,化为云烟消散。



  “万层浪!”



  丁宁大喝一声,伸手在空中化了个圆,滔天的巨浪虚影呈现,发出海啸般的咆哮声,疯狂冲击着山河虚影,一浪接一浪,源源不断,生生把山河图冲击崩溃,向孔蕾席卷而去。



  “碧海无垠!”



  孔蕾却似乎早有所料,似乎毫不以为意的轻叱一声,双袖轻轻一挥,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汪洋大海,竟生生将万层浪融入其中,消弭于无形。



  “好一招碧海无垠,真是有容乃大啊!”



  丁宁很猥琐的传音道,让孔蕾浑身一颤,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碧海无垠也随之消失。



  孔蕾俏面绯红,高耸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羞恼的瞪了丁宁一眼,咬牙切齿的暗骂一声无耻,手下毫不留情的一招“魂断天涯”向丁宁劈头斩落。



  “梦归故里!”



  丁宁促狭的大喝一声,还冲孔蕾暧昧的眨了眨眼,双手却丝毫不敢大意的连连挥舞,抵挡孔蕾幻影般的连环攻击。



  嘭嘭嘭!



  恐怖的气浪翻涌,两人双双后退三步,脸上泛起一丝不正常的潮红,半天后才恢复正常。



  丁宁目露赞叹之色,暗自惊叹孔蕾肉身的恐怖强度,这一瞬间两人闪电般交手一百八十六掌,竟然平分秋色,谁也没占到便宜,都受了点轻伤。



  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了这妞的肉身强度啊,她分明也达到了无暇圣体的层次,若不是刚才度神魂劫时再度淬炼了一番肉身,令肉身强度有所增加,说不定自己的肉身强度略逊她一筹呢。



  对此丁宁也无可奈何,这就是境界优势了,需要时间去积累沉淀,孔蕾在妖族算是年轻,但至少也有六七百岁的年纪了,他才多大?现在还没满二十三周岁呢。



  丁宁突然想起凤翩舞,当初他还嫌弃她年龄大呢,可和孔蕾比起来,她六十多岁的年龄又算的了什么?真是对不住她啊,想到这里,眼底闪过一抹黯然之色。



  孔蕾多么擅于扑捉战机啊,敏锐的察觉丁宁分神,窈窕的身影轻轻扭动,脚下轻踩,竟然翩翩起舞。



  丁宁只觉眼前一花,凤翩舞身穿五彩古装,巧笑嫣然的看着他,诱惑的冲他伸出纤纤玉指勾了勾,长袖挥舞,宛若广寒仙子下凡。 



  “翩舞,你怎么来了?你还好吗?”



  丁宁心神巨震,竟然忘了身在何处,满怀愧疚和思念的看着她美好的身影。



  “来啊,来啊,来和人家一起跳舞好不好?”



  凤翩舞人去其名,随风慢摇轻舞,曼妙的舞姿引人入胜,美的令人心醉,充满了无穷的诱惑。



  丁宁痴痴的看着她,脑海里再也容不下其他,缓步向前,拉起她的葱白玉手,随着她的舞动而翩翩起舞,声音有些嘶哑的道:“你还好吗?”



  “咯咯,别说话,陪我跳舞好吗?”



  凤翩舞娇笑一声,拉着他不停的旋转,跳着柔魅的舞蹈。



  “好,只要你不怪我,做什么我都陪你。”



  丁宁目光柔和,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



  凤翩舞脸色陡然一变,纤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向丁宁小腹刺去……



  “孔蕾的凤翔九天一出,大局已定,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议长席上,孔弥抚摸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自得的传音说道,语气中充满着自信。



  “是啊,这凤翔九天果然神奇,施展开来,竟如仙子下凡,漫步起舞,美不可言,听说还能惑人心志,勾起敌人内心深处最深沉的情绪。”



  牛越摇头晃脑的赞许道。



  “只是可惜这凤翔九天一旦施展,就会形成一个结界般的特殊空间,隔绝了我等的视线,否则,也能亲眼看到那小畜生伏诛,那才大快人心。”



  袁铭充满快意的传音道。



  “无妨,过程并不重要,只要结果注定了就行。”



  狼厉的心态倒是很好,语气淡然的说道。



  彭天傲神情紧张,看着台上那一处五彩结界,心里充满了不安,偷眼看了老祖一眼,发现她气定神闲,这才心中稍安,自我安慰道,想必老祖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丁宁出事而无动于衷的。



  台下看热闹的观众则有些不满,怎么蕾仙子跳着跳着舞就和丁宁一起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五彩结界,无人可以窥视。



  五彩结界里,孔蕾骇然的看着丁宁如同铁箍般抓着她的手,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丁宁目光澄净,哪里还有一丝之前被迷惑的样子,幽幽的叹息道:“凤翔九天确实不凡,能够利用我心灵的破绽引我入局,迷惑我之心智,趁机斩杀于我,只可惜,你根本不知道我和翩舞的过往,我对她愧大于情,她对我恨大于情,你伪装的翩舞,却对我没有任何恨,这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会被迷惑呢?”



  “哼!算你走运,不过你要是以为这样就能破开我的凤鸣九天那就错了。”



  孔蕾突然伸手揭下面纱,露出那张祸国殃民的绝美容颜,曼妙的身姿轻轻舞动,冲着他嫣然一笑。



  丁宁浑身如触电一般,酥痒到了骨子里,情不自禁的松开了她抓着匕首的手。



  孔蕾几近完美的身体轻轻旋转,再次翩翩起舞,只是这次不再是唯美的古典舞,而是魅惑入骨的诱惑舞蹈,罗裳轻解,露出一袭半透明的轻纱,轻纱下是一具凹凸有致的完美娇躯,只裹着一个鸳鸯戏水的肚兜,精致的锁骨,平坦的小腹,高高隆起的雪白沟壑在肚兜的遮掩下若隐若现,凭添了无数诱惑。



  雪白修长的玉腿轻抬,葱白玉指轻抚,肌肤胜雪,魅惑入骨,绝美的脸上泛起一丝红霞,长长的眼睫毛翕动着,灵动的大眼睛充满无穷诱惑,当真是媚眼如丝,无限妖娆,让人热血贲张,情难自已。



  丁宁瞬间看直了眼,大脑一片空白,美,实在是太美了,孔蕾本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下凡,做出如此媚态,根本无人可以抵挡她的魅力。



  丁宁眼中的清明逐渐淡去,布满一层细密的血色,呼吸急促,邪火升腾,如同猪八戒遇见了嫦娥仙子似的,猴急的扑了上去,想要将其揽入怀中狠狠肆虐。



  孔蕾眼底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她自负美丽无双,丁宁之前的相让,也让她看出了他想要征服自己的心思,只是,她是何等骄傲之人,又怎么可能会被男人征服?



  这世上,只有她孔蕾征服别人,没有人可以征服她,即便丁宁再优秀,也只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俯首称臣。



  



  



  



医品至尊 /html/book/46/466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