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mgm7991
美高梅mgm7991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132章 夫人有喜

第二季 第132章 夫人有喜

进入新版阅读   新婚之夜起波澜,

  一心求子终怀孕。

  ◆◆◆◆◆◆◆◆◆◆

  柳大富在窗外默默地目睹了整个过程,惊心动魄之余又香艳刺激,见事情成定局,轻轻的叹了口气悄悄的离开。

  他希翼呼延祝庆今后能够对小女好一点,希翼这次的抉择没有错误。

  过得良久,柳诗妍方才回过神来,鬓发凌乱,周身汗迹隐隐,胸口上布满咬痕,未曾涉足的田地已经变成沼泽地,一片泥泞狼藉。见自己如今在他的摧残下变成残花败柳,她忍不住双手掩面嘤嘤哭泣起来。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清白身子,竟然此时此刻,在这般情景之下,强行被人夺走了!

  “不哭,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我一定会迎娶你的!”

  “你为何如此对我!”

  “我真是太喜欢你了!我发誓,一辈子爱你一个!”

  “当真?”

  “如有违背誓言,天打五雷轰!不仅如此,我会让你风风光光的进入我呼延家的大门!”

  呼延祝庆好言安慰一番,柳诗妍这才渐渐停止了哭泣。

  见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呼延祝又开始庆尝试着伸手来抱。

  “请住手!”

  “怕什么?生米已成熟饭,你已经是我呼延祝庆的人了!”

  “可是……”

  呼延祝庆的这句话起到了效果,忸忸怩怩下,半推半就中,柳诗妍再次被他褪尽了衣裳。

  呼延祝庆见状,立即翻身而上。

  失去了贞洁的柳诗妍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双臂环绕着他的脖颈,犹犹豫豫间,他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渐渐的,她在他的推波助澜中迷失了自己。

  闺房内,男人粗重的喘气声再次响起,与女人莺声呖呖的呢喃此起彼伏……

  这一夜,是难忘的一夜,更是激情不断的一夜,直到呼延祝庆再也没有一丝力气,这才放过她,抱着她酣然入睡。

  此时,天已破晓。

  中午时分,闺房轻轻推开,呼延祝庆缓步走出屋来,散发披肩,身上衣物松松垮垮也不齐整,边走出门边系裤带,表情甚是舒坦,也不整理好衣服便翻身上马,冲着柳大富喊道:“好好照顾我夫人,我这就去准备,黄昏时分便来迎娶三娘子!若有半点闪失,拿你试问!”

  呼延祝庆果然信守诺言。到了黄昏时分,远远的听见一阵吹吹打打。

  而柳府早已经准备妥当,柳诗妍静静的坐在闺房内,事已至此,木已成舟,从今以后,她便是呼延夫人了。

  柳大富大摆宴席,可呼延祝庆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酒席之上了。半日不见美人,恍若相隔三世,他心不在焉的应付过去之后,便催促媒婆让柳诗妍进了花轿,照例一番吹吹打打,终于进得了呼延祝庆的府邸。

  而此时,方羽刚刚赶到汴京,风风火火的进入柳府,却见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细问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今夜,是柳诗妍的大婚之日!

  她怎么就结婚了?!

  就在他疑惑之间,一眼瞥见从屋里出来的小月,急忙跑去追问。

  小月满脸狐疑的望着他许久,喃喃自语道:“真是奇怪,为何我见你仿佛似曾相识一般?”

  方羽也没有细说,只是说道:“在下方羽,你可曾记得?”

  “有点印象。”

  方羽一听便急了:“什么叫有点印象?我是方羽,是柳诗妍的丈夫!她爱我,我也爱她,她为我怀有六个月的身孕!这些你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记得!?”

  小月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柳大富跑过来吼道:“胡闹!我家小女的闺名岂是你旁人所喊的!哪里跑来的生人?给我赶出去!”

  方羽心中着急,喊道:“丈人,我是方羽啊!”

  柳大富摆摆手:“不认得!来人,给我轰出去!”

  方羽真想一巴掌就扇死他,可眼前这些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他不想滥用武力,更不想滥杀无辜。

  “我自己走!你告诉我,是谁家迎娶了三娘子?”

  柳大富道:“是谁又与你何干?”

  方羽反问道:“既然与我无关,告诉我又有何妨?”

  小月道:“告诉你又如何?是呼延祝庆!”

  顿了顿,小月凑过来小声说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三娘子已经于昨夜和呼延公子有了夫妻之实!你来晚了!”

  听到这样说,方羽气的七窍生烟。自己走马上任之后,左思右想,总觉得把怀有身孕的柳诗妍独自放在家中有些不妥,这才策马回家,却看到呼延祝庆出手。在危难的紧急关头,想要出手相救已经来不及,情急之中他打开了黑木盒子,让时光倒转,没想到却让那小子捷足先登。想到此,他口一张,鲜血喷涌而出。

  打听呼延祝庆的府邸不难。借着夜晚,方羽翻墙入室,尽管有重重护卫把守,但对他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天公似乎不作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倒不是问题。可问题是,柳诗妍究竟住在哪一间?看来要劫持个护卫,好好问一番了。

  正在他到处打听之时,此时的柳诗妍,已被呼延祝庆脱得只剩抹胸和亵裤了。

  呼延祝庆道:“如今你是我的娘子,而我便是你的丈夫,你要好好的侍奉我!”

  “是,官人。”

  “来,给夫宽衣。”

  柳诗妍微笑着站起,那贴身的抹胸包裹着曲线玲珑的身体,胸前峰峦起伏,美腿修长,绸质的布料紧贴雪臀,身体优美的曲线纤毫毕现,这般风韵妩媚,如何能不勾人心弦?

  看着这么一个绝色佳人朝自己款款行来,呼延祝庆自然看得心神荡漾,恍惚便如初见时那惊鸿一瞥,只是如今,在他不断的滋润下,风姿绰约犹胜当初。

  闻着娘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呼延祝庆忍不住一把抱起,大步流星的走到床上,如同野兽一般扯下了柳诗妍身上所有的障碍物。

  “娘子,给夫生几个孩子吧!”说着,他如同出了牢笼的豺狼一般,狠狠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顿时,柳诗妍感觉身体如同被贯穿填满一般,胸口发闷,浑身一阵颤栗。

  “官人切莫鲁莽……”

  看着眼前美人这副妖艳的媚态,呼延祝庆心中涌起无限爱怜,低头吻住柳诗妍的香唇一阵狂吻浪吮,然后轻轻在她耳边说道:“夫人放心,为夫今后一定一心一意对夫人,此生再不分离!”

  窗外电闪雷明,房间内却烛光通明,春意昂然。只见一个国色天香、美若仙子般的绝色美人一丝不挂的和丈夫呼延祝庆正在行云布雨。

  看着怀里的柳诗妍娇媚动人的风情,听着娇美的燕语喃喃,呼延祝庆得意之极,但心里也长出了一口气。

  ——从今天起,眼前的美人终于彻底到手了!

  这时,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雷声大做,而此刻房间内,柳诗妍的心里包袱也彻底甩掉,欲望完全解放出来。

  柳诗妍已是欲罢不得,红唇微张,星眸半闭,小嘴不断喷出如兰般的香气,那种销魂蚀骨的神情简直勾人心魂。

  流畅的云雨之欢汇成美妙的乐曲,打动着两人的心房。

  此刻的柳诗妍心中已经默认自己已是呼延祝庆夫人的事实,彻底主动投入到这场激情的交欢中……

  对于她的变化,呼延祝庆自然明白,昨晚虽然激情不断,但他能感觉到柳诗妍心中一直抗拒,而此刻显然已经对自己动了真情。

  女人,特别是柳诗妍这种初为人妇的女子就是这样,不管当初她对你是什么样的看法和感觉,只要彼此间有了肉体的接触之后,而且感到了欢愉。那么,再次亲密时就会不由自主的动情,显得特别的配合和顺从。

  战斗终于结束。

  柳诗妍美目紧闭,满脸通红,汗水涔涔,一旁的呼延祝庆看着她朱唇微绽,水眸含光,说不出的美艳动人,不由暗赞起来:好一张绝世容颜,美貌动人远胜那些俗气的年轻女子,更妙的是如此艳绝佳人,却是自己一人独享,老天爷真是待我呼延祝庆不薄啊!哈哈!

  激情过后,两人都瘫倒在床上喘了一阵子气,柳诗妍躺在呼延祝庆的怀里,看到自己的身下一片狼藉,娇嗔道:“瞧你做的好事!”可那对含情脉脉眼睛却出卖了自己。

  看到身旁的美人娇羞满足的神态,甚至故作生气的埋怨自己,尤其是她身下那狼藉一片的画面,呼延祝庆不由将柳诗妍抱紧,就地一个翻身,牢牢压在身下。

  柳诗妍花容失色,情不自禁的开始讨饶:“官人,妾身有些累了,明日再来可好……”

  呼延祝庆哪里肯听,见他还要执意再来,柳诗妍忍住要阻止的冲动,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着呼延祝庆接下来的行动,如同一个在刑场等待行刑的犯人,只不过却是充满着渴望迎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啊!”柳诗妍娇呼一声,秀眉紧皱,主动送上香唇,紧搂着呼延祝庆,两人激烈地热吻在一起。这是自从柳诗妍被呼延祝庆睡过以来最具深情的一次热吻,相互尽情吮吸着,彼此交融,互相搂住对方缠绵纠缠。

  在呼延祝庆勇猛的冲击下,柳诗妍只觉自己的魂魄离身体越来越远,渐渐飞上九霄云外,突然,呼延祝庆发出一声低吼。这一吼声,瞬间将她整个人都充实了,强烈的酥麻感混着一丝的痛楚,眨眼间便吞噬了她。

  揭去屋顶上的瓦片,透过微弱的烛光,方羽正好看到了呼延祝庆火山喷发的时刻,而身下的柳诗妍,娇喘连连,与他紧紧相拥。

  这一刻,方羽彻底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纵身一跃而下!两人都在泄身后的欢愉之中,还未有反应,方羽便出手封住了呼延祝庆的几处要穴,让他听不得也看不得,然后一脚将他踢下床。

  “啊!”看到有陌生人突然闯入,柳诗妍又羞又急,惊叫着拉过被褥蔽体。

  “别喊!是我!”方羽怒气冲冲的吼道。

  柳诗妍吓得浑身颤抖,哆哆嗦嗦的说道:“你是何人?!可知擅闯府邸是死罪么?!”

  “如若我擅闯府邸是死罪,那他占我娘子又如何?!”

  “谁是你娘子?”

  “你!”

  “胡说!奴家是呼延祝庆的妻子,你深夜擅闯,还不快走!”

  “你如何嫁给他了?还这么心甘情愿的和他行云布雨?”

  柳诗妍脸上一红,不曾想和丈夫同房却被他人撞见,不由得怒道:“呼延祝庆是奴家丈夫!你偷看夫妻同房,为人不耻,若不速速离去,奴家、奴家要喊人了!”

  方羽愣住了。刚才和她这番通话,明显感觉到她并不认识自己,可他并不想就此放弃,毕竟,是自己先认识她的啊!往日的那么多美好至今还历历在目,又怎能说忘就忘呢!

  “你不认得了?你好好看看我究竟是谁?”

  柳诗妍又羞又急又气,指着屋外喊道:“谁认识你!出去!”

  “我是方羽啊!”他忍不住叫了起来。

  “方……羽……”听到这名字,柳诗妍明显一震。

  “还记得花前月下亲亲我我么?还记得羽妍剑法么?还记得襄阳一战么?”

  柳诗妍摇摇头。

  “那你还记得你我携手共闯江湖么?”

  她还是摇摇头。

  “那是否记得这样一阙诀别词?”

  “什么诀别词不重要,请你马上出去!休要胡说八道!”

  就在方羽要进一步说明的时候,屋外巡逻的护卫听到异常响声,拍门喊道:“夫人可安好?”

  “如今奴家是呼延祝庆的人了。你……走吧!”说完这句话,柳诗妍突然蒙上被子嚎啕大哭,似乎有所醒悟。

  “夫人!夫人!发生何事了?”屋外的敲门声更微紧促了。

  此情此景,已成定局,方羽长叹一声,道:“曾经你是我妻子,一念之差导致如今覆水难收。我不夺*,也不怪你,你若安好,我便安心。如果今后他对你不好,可来五台山找我。”

  说罢纵身向上一跃,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茫茫雨夜中。只有那首诀别词穿过磅礴大雨,清晰的飘入她的耳朵:

  梦回人静,薄衾孤枕,彻晓潇潇雨。一封休书,愁愁愁几许?暮云遮尽,独上高楼,不知夫何处。恨不当初,悔悔悔满绪。

  天暗淡,人将去,别语缠绵不成句。夜阑无寐,听尽空阶雨。愁愁愁,愁眉啼妆。恨恨恨,恨海难填。一夜清霜,泪洒天涯路。

  柳诗妍仿佛头上猛然被敲了一棍,赫然清醒!待她急匆匆的穿好衣裳,跌跌撞撞的开门出去后,哪里还有方羽半点影子?

  “你在看什么?”被护卫解开穴道的呼延祝庆不知何时铁青着脸站在她的身后。

  “没什么,大家进去吧……”说着,她返身就要进屋。

  “啪”!她的脸上瞬间火辣辣的疼。

  “你……”柳诗妍捂着脸,满脸委屈。

  “我是你丈夫!你是我妻子!三从四德懂不懂?好啊,你竟然私通他人约会,看我如何修理你!”说着,呼延祝庆的拳头如雨点般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起初,柳诗妍还能喊叫着左躲右闪,很快,她便被打的遍体鳞伤,倒地不起。

  呼延祝庆气急败坏的吼叫道:“说,何时与他认识的?再不从实招来,一棍子打死你!”

  柳诗妍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着,低语道:“官人,奴家是否清白之身官人最清楚。奴家的身子干干净净,从来不曾与任何男子有过一丝一毫,官人既然不信奴家,那就打死奴家吧。”

  她的这番话起了作用,呼延祝庆果然收了手。她说的没错,她的贞操献给了自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想必那个叫做方羽的是媒婆之前先容的吧!

  “娘子,为夫错怪你了!”呼延祝庆满脸歉意,一边将她扶起,一边命人请来郎中好好诊治。

  柳诗妍心里已然十分清醒了,但为时已晚。想逃走,呼延祝庆寸步不离,更夜夜纠缠着与她行鱼水之欢,稍有不从便拳脚相加。呼延祝庆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章尽早的让柳诗妍生儿育女,一个女人,只有有了孩子,她的心才能最终定下来。

  就这样过了三月,直到有一天柳诗妍突然呕吐不止,呼延祝庆心里有数,还是请了郎中,看过之后果然拱手道喜:“恭喜呼延大人,夫人有喜了!”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