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真观初期修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所有可利用力量,也瞬间源源不断的汇聚而来,令李之的实力转瞬之间暴涨。品书

  剑与剑在不断的交锋与撞击之,接续发出哀鸣,旋即剑光如疾风骤雨将对方一吞而没。

  纷乱,忽见桓景同看向腹部,那里的伤口处有神光流转,并有一缕锋锐自他体内各处冲撞,剧痛感随之而来,五脏翻涌得生不如死。

  那是他终于与李之有过一次正面交手的碰面,却如其他人一样,面对着对方的剑势毫无抵御之法。

  旋即他的识海内迎来一道诡异音波冲击,不待反应过来,袭来剑气,已有一道锋芒向他胸前划过。

  但不知为何,李之手腕一抖,自半空里转过一弧优美的曲线,顷刻将他腹部几乎划开成剖腹趋势。

  在桓景同片刻愣神之间,唯有还在站立的六、七人,有三人被一剑割破了脖颈,另外四人,也是四肢残缺,哀嚎着倒落一旁。

  在那位来人自院门外飞纵进来之际,李之已然咻地出现在桓景同身边,左手指风轻弹,瞬间将其身体禁锢。

  那位真观初期修士,借由飞纵之势,意图利用那庞大而强势的威能施加在李之身。

  但李之轻飘飘地闪落过数丈距离,口轻晒

  “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好像还是来得晚了些,应该是你的自持傲气使然,绝没想到五名圣者境不仅无法将我围困,反而枉送了性命吧!”

  那人怒斥一声,尚未开口,李之又是接言道

  “行了,省省你的口舌耗费,来了不要走了,妄图某算我的人,还从没有人能逃脱,是你这位真观期也是如此!”

  话音落下,一道煦色韶光便是自他周身闪烁撩起,匹练般的剑光,便是在金色玄光突兀显现,如同跨天长虹,并带起隐隐风雷之声。

  随着冷漠的声音完全落下,似从天边降下一道道恐怖的黑意圣光,看去让人心惊之余,万道冰冷刺骨锋芒交织成。

  待得那人收敛心头愕然与惊意,无穷无尽或为钺斧,或为刀剑风刃的泼天锋芒剑意便是倾空劈落下来。

  伴随着阵阵可怕爆破之音,天地间元气都是被震荡得噗噗有回音,那狂暴气势,凌冽杀机,让十几丈空间都为之沸腾崩裂。

  那人匆忙间运足真元气劲严加防护,惊骇之色也是骤然浮心头,一脸难以置信溢于言表,再也难以掩饰半分。

  在此之前,他虽未将李之视为蝼蚁般存在,却也怀抱着三分轻视。

  李之方才说得并没错,这个人的确因傲气由使,自以为凭借着五名圣者境带领下的几十人,将对方拿下还不是手到擒来。

  故而他才会端着架子没有第一时间随了来,在他心里,像自己这般人物,不都是隆重出场,方能现出一名真观期的无尊严来。

  只是远在几十里外客栈的他,不等探知到险情疾驶而来,桓景同一行几十人,居然短时间内全军覆灭。

  才导致他顾不及等待三十几名随从,一人急切着赶来,此刻他似乎隐隐觉得,这是自己今日里犯下的第二个大错。

  因为这位看似仅仅简事期巅峰的李之,正朝自己强势袭来,令他不安的是,那漫天密集的剑芒光点,并非他这样的真观初期所能正面阻击的。

  那无尽光点迅疾无匹,眨眼化成成百千柄锋利的尖锐罡锋,快似闪电,眨眼到了身前不远。

  此人怒哼一声,既为了证明一个真观期强者的尊严,也为了验证一下看去恢弘无来势的货真价实,他选择了毫不闪避。

  竟然反手一抓,顿时一只泛青色大手徒现,接着狠狠向劈来剑光抓去。

  在一阵“咔嚓”爆响之后,巨手随之砰地一声被剑斩开两半。,转而化成青烟消散。

  但剑势后的李之也不好受,不仅光芒变得黯淡起来,也是闷哼一声,显然来自巨手的能量震荡反噬,让他受到了一些力道冲击。

  其眼厉色一闪,身子猛然一晃,从其快速游走的遁势,竟徒然甩出十几个火意烈焰,却是火心炎被释放了出来。

  片刻间的火势冲天,又有一对金翅豁然轧展即现,鲲头鹤立,仰天吼出纤细贯穿尖利鸣叫。

  真观初期本瞬间再凝巨手,拍开了十几簇火焰缭生,惊觉火意里浮夸幻生的大鹏鸟。

  “金翅大鹏!”

  那人口一声惊呼,手下可是不停,半空巨掌翻动,自空际里一个扬势蓄力,再行拍落下来。

  却不料大鹏鸟并未飞掠前,柔若绸缎的七彩翎羽随抖翅之势,忽然间泛生出灵动滔天火气,犹如天火般极炙的天火陡然喷发,居然熏烤得周围空气都在滋滋灼响。

  霎那间映照成的红光一片内,鲲头俯首再一次吼出纤细贯穿的鸣叫之音,其尖锐音波犀利,化作宛如实质的无形罡针贯穿而至。

  在熠熠生辉天火烈焰,音波攻击后发先至,隐隐散发着一层异纹路覆盖,居然传带来破空之音如雷声翻滚,威压无穷,似可切割万物。

  那只数丈大具掌,被无形罡芒一穿而过,笔直锲向了那名真观初期修士。

  修士大惊失色之余,倒不至于乱了方寸,急迫之下,鼓荡起漫身气势,在转眼间换做能量护体流贯漫身。

  只是那犹自滞空的巨掌,却感受到不一样的火焰焚灼,沾之即焚,附之灼骨,远不似之前的十几朵火心炎那般容易震散。

  在那人堪堪将尖锐音波挡在身前,欲行翻转巨手甩脱火焰之时,李之的身影又是无声无息的出现。

  手剑意喷吐,倏然变幻成数千万锋芒剑刃,以毁天裂地之势喷薄而出。

  耀目剑气在锐利光影里一划而过,迅疾而鬼魅般汇入漫天耀目黑色火焰,两相加持下,竟是成千万细如发丝剑芒嗤嗤锐响,令一方天地气温骤然火烫至滋滋生烟。

  火红雾气更如氤氲般袅袅腾起,无尽散发着五彩斑斓滚烫彩光,只一个流转,那只巨手被部分紧紧包裹住,任由着黑色火焰徐徐吞噬。

  巨手的幻化,乃那位修士自身真元能量演变而成,一旦不及时收回体内,他的实力虽不至于大幅度损折,短时间的能量耗费还是需要及时恢复的。

  李之施出大鹏鸟,并非希望其对来人形成有质杀伤,目前它的能力不足以应付一位真观期强人。

  而是要借助此人应对三种品质不同的火焰威势之时,伺机实施杀意。

  火势围困那人的巨手短时间能不可收回,则是另一种迷惑方式。

  他的剑势所织锋芒大,才是真正的弑杀手段。

  紧接着此刻,似乎有无数妙音自天际响起,无数青色雷电徒然落下,眨眼间交织成一片巨大的青芒雷电光,一下将修士罩在了其内。

  那是五行剑术里的五行演变幻象,无论雷电还是虚空里的妙音传诵,均为结合了出神术的变幻而得。

  表面浩荡不灭、沉浮不朽之剑势,嗤嗤声如恐怖青虹临降,道道光芒在虚空里爆裂开来,惊天动地般地轰然在那人身前身后处炸响。

  那犹如实质锐气意念席卷而来,再有剑意在那一刻瞬间铺展开来,于漫天剑意锋芒四溢泛延。

  似若一柄柄利刃,疯狂切割着修士身周那片真元护持空间。

  李之的这般疯狂攻击,令得那人双眸合动之时,带着阴鹫狠厉目光频闪,脸色骤然变得愈加阴沉。

  尽管来势一时半会儿攻不破自身防御,但一来自己堂堂真观期强者,被人逼迫得如此被动,实在脸面无光。

  再则,这等单纯地守势堪称消极,虽性命无忧,一旦释放出去的巨手能量,被一点点焚灼掉,那莫名恐惧的火焰,会蔓延到他的真元护体之。

  急速转念之下,他索性打算发起最为强势的反击,宁肯一部分巨手能量损失掉,也要转守为攻。

  于是快速吞服下一枚元气丹,此人的真元护体在忽然间爆发出来。

  其人双眸之呈现而出的疯狂神色狂涌而出,遍体杀气滚滚而起,将自己彻底包裹在内,歇斯底里嘶吼着,脸部肌肉纠结堆积在一起,变得分外狰狞。

  但是李之诸般手段齐施,是等着这一刻。

  若是此人依旧像之前那样固守为先,自己的低一个阶位的境界实力,尽管能够与之抗衡一段时间,却很难突破此人的真元护体。

  也只有逼出他强势反击,李之的接续手段方可乘机施展。

  说时迟,那时快,那名修士一时间的威势滔天,顷刻间便是让毁灭天地气息绽放无尽气浪汹涌。

  那种滂沱能量如电光辐射开来,“轰轰轰”的连绵爆炸声不断,恐怖毁灭力量,如同飓风一般,横扫向之前身前那火红雾气氤氲。

  而且连带着李之的漫天青芒剑,也在一瞬之间冲开一道巨大缝隙。

  在这一刻,一道盘旋于乱势当的森寒杀机,却是于李之两眉间诡异生出。

  凝实如罡针的意念攻击,自划过一道无形弧线,居然精妙地躲开了乱势内的各种驳杂纷乱,化作无坚不摧的锐利气芒,于无声无息之间,摄向那人眉心。

  本书来自 品书 https:///html/book/44/44310/index.html

唐代生意人 /html/book/49/4958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