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此时未死便是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又一队兵马疾驰而来,蹲在地上被缴了兵器的丰威军悄悄抬头看,有好几个男人跳下马,他们不是兵,拎着药箱,是大夫......

  所有人都围拢在那边。

  “小心点。”

  “抬到这边,我来拔箭。”

  “先不要拔,先裹住伤口。”

  嘈杂的声音不断的传来,似乎救治千军万马,其实那边只有两个人,想到那两个人,蹲在地上的丰威军神情恨恨又悲痛,这两个人杀了将军,杀了将军啊,欺骗将军不设防,这些贼军....

  但是贼军似乎又有些怪,他的视线悄悄打量这批兵马,说是振武军,不知道真假,但把范阳军都杀了,不管投降不投降,而对于他们,只要投降的就缴械驱赶围拢,没有再打杀。

  今晚奇怪的事太多了,奇怪的朝廷大员,奇怪的叛军,奇怪的援军,还有援军里奇怪的女人。

  奇怪的女人始终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围住的一圈。

  “韩旭死了吗?”她再次问。

  因为拔箭剧痛醒来的中里听到这句话,挣扎着:“还没有....”

  他伸手要抓刀要起身,但立即被人按住:“不要动,药酒拿来,让他睡过去。”

  这边忙碌,那边忙碌的也给了回话:“还不知道,现在还没死,要给韩大人拔箭了。”

  居高临下火光照耀看到有血喷溅,李明楼骑在马上一动不动,方二守在她身边,觉得奇怪,昭王时小姐第一时间就冲过去,催着救伤,而对这个韩旭,小姐却不肯过去,还只问死了没有,似乎在等着他死....

  大概是韩旭和昭王身份不一样,更何况韩旭还是要去剑南道,且要掌控剑南道的人。

  箭拔了,伤药裹上,药酒灌进去,躺在地上的韩旭一动不动,没有起来询问是谁救他,没有好奇的打量这个混在兵将中的女子,更没有欢喜的表示久闻大名.....

  “好了,血止住了。”

  忙碌的大夫们神情严肃又带着几分轻松,围着这个一动不动的男人用敷药行针灌药。

  “韩旭死了吗?”李明楼再一次询问,似乎有些不耐烦。

  大夫们互相对视一眼,便有一个站起来:“少夫人,韩大人胸口肩头各中两箭,失血过多昏迷。”

  李明楼似乎听不懂伤情描述看着他们只问结果:“死了吗?”

  大夫慎重道:“性命暂且无忧。”

  李明楼断然摇头:“怎么可能,他是要死了吧。”

  她似乎要亲自看清楚,从马上跳下来,向这边一步一步走过来,围着的大夫们忙让开。

  “少夫人,你看,伤在这里,在这里,还有这里。”他们指点,“都已经止住血了。”

  明亮的火把照耀着躺在地上的男人,中年男人面色雪白,双目紧闭安详,胸前肩头裹了一道道伤布,伤布已经染红了。

  李明楼跪下来,伸手抚在韩旭身上,白嫩的手上顿时染血。

  手抚过伤布。

  “怎么会没有死?”她喃喃,“看,这么多血。

  手按在伤口处。

  “怎么会没有死?”她喃喃,“看,心口中了箭。”

  手落在韩旭的脸上。

  “怎么会没有死?”她喃喃,“看,脸这么白。”

  韩旭睁开眼,眉头皱了皱:“这位女子,我的脸本来就这么白。”

  声音虽然虚弱,但说话很清楚。

  一个大夫高兴的指着佐证:“少夫人,你看,他还能说话呢。”

  李明楼不为所动摇头,昭王那时候说的话也不少。

  韩旭皱眉,他才迷迷糊糊醒来,视线里这个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的女子有些模糊,这是什么人?再听四周的大夫们七嘴八舌从望闻问切种种上论断他虽然伤的很重但性命无忧。

  这些大夫们脾气太好了,这时候说这些话其实没有用,要拿出气势震慑,韩旭虽然虚弱但气势犹在,他道:“这位夫人,你要是再这样按我的伤口,我就要死了。”

  李明楼的手停下来,似乎被吓到,而一旁的大夫们则也反应过来什么了,停下了乱七八糟的医方论证。

  “少夫人,你是想让他活还是让他死?”一个大夫说道,手里拿着适才救命的金针,金针可以救命,也能要命。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韩旭窒息,这些人不是来救他的吗?怎么古古怪怪的。

  李明楼不觉得这大夫的问题奇怪,只觉得哀伤:“我想让他活他就能活吗?我想让昭王活着,他不是还是死了?”

  在后站着的中五终于确定了,上前对着大夫们摆手:“务必竭尽所能将韩大人救活。”

  大夫们齐声应诺,兵士们将韩旭抬起来拥簇着急行。

  李明楼坐在原地没有阻拦,中五伸手搀扶低声:“小姐,这一次韩大人,你及时赶到了,他不会死。”

  真的吗?李明楼看着被抬走的韩旭,隔着面纱夜色火把人影交汇忽明忽暗忽远忽近。

  ......

  ......

  韩旭再醒来的是两天后,其实也不算再醒来,其间他断断续续迷迷糊糊意识醒了好几次,所以当看到青色的帐子,简朴的桌椅,知道自己不在泥水谷的石屋中,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以及怎么样回到颖陈府的住处。

  这一次醒来是他最清醒的,身体上的疼痛还在,但不像先前那么虚弱,只睁眼就疲惫的撑不住。

  他的动作也大了一些,立即引起屋子里人的注意,脚步轻响,有个黑色的身影站过来,光亮被挡住投下一片阴影。

  又是她.....韩旭有些无奈,在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醒来中,这个女子一直在,她是一直住在他这里了吧。

  “韩大人醒了?”

  “拿药来。”

  “韩大人今日觉得如何?”

  几个大夫也走过来,站在那女子投下的阴影里关切询问,一面开始望闻问切。

  “他要死了吗?”

  那女子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韩旭心里叹口气,没有再觉得这女子古怪,他已经知道这女子为什么会这么问,断断续续醒来的时候听到有人对大夫们说的话,说了沂州说了怎么长途跋涉,结果昭王死在眼前,是怎么样的悲伤绝望,听到韩大人在颖陈,形式危急,又怎么日夜不休奔驰救援,韩大人伤的这么重,她要吓死了......

  “少夫人是不敢相信韩大人能活着。”那人最后一声轻叹,“不敢相信自己能救韩大人。”

  大夫们习惯要对这女子安抚,韩旭先一步开口了。

  “武少夫人。”他看着罩在黑暗里的女子,“虽然我不能保证我将来不会死,但这一次在泥水谷,在宣武道,在乱兵中,我韩旭活下来了。”

  他抬起手在身前施礼。

  “武少夫人,多谢相救。”

  不知道听懂没听懂,李明楼站在床前一动不动没有反应。

  韩旭看着她,这女子从躺着的角度看依旧娇小单薄,他的声音柔和几分。

  “你别难过,也不要害怕,你救了我,你做到了。”

  难过吗?她一直很难过,害怕吗?也一直很害怕,现在,命运没有从她手里夺走这个人,这个人在她眼前活下来了,李明楼的眼泪落下来,跪倒在床边,俯在韩旭身上放声大哭。

  面对昭王死半点没掉的眼泪,在看到韩旭生的此时汹涌。

  韩旭再一次被撞的伤口疼,有些无奈有有些不解。

  他对这个武少夫人没有印象,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倾慕他的,是一见惊鸿还是慕名遥望,奔走风尘日夜奔波为他杀入泥水谷两军乱战中。

第一侯 /html/book/51/5186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