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心念正,无往而不利!(二合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些学生这下全都傻眼了,他们只会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要求别人,但真的轮到自己身上了,那怎么行?

  五十圈啊,会要命的好嘛?

  于是他们纷纷道:“教官,你不能这样啊?”

  “就是,这是公报私仇吧?”

  “大家不跑!”

  “军训也没有这一项好吧,你这是故意的!”

  “对,大家坚决不跑,你这是帮萧天报复!”

  ……

  面对‘群情激奋’,这一次赵康根本不为所动。

  他不敢管萧天,但这些学生,他为什么不敢管?

  于是,赵康冷笑道:

  “你们不是武术生么?知道为什么要把你们送到军营,而不是跟其他学生一样在学校军训?就是因为要让你们接受身体的挑战!”

  指着已经在操场上跑的王璐和陈春:“怎么,人家女生都能跑,你们一群大男人就不能跑?”

  这话,当时就把学生怼得说不出话来,面面相觑。

  但随后,他们都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不是一回事好吗?

  于是,他们再次纷纷不满的叫道:

  “她们是打赌打输了才跑的,也不是训练项目啊?”

  “对,他就是存心整咱们!”

  赵康脸色一沉,厉声道:“我是你们的教官,说是就是!”

  “不干!”

  “对,大家抗议!”

  ……

  学生不断叫嚣,根本不听。

  之前的副营长郑守义一直没走,就在操场边的角落那里坐着。

  自己营地来了萧天这样一尊大神,还是一个将军亲自陪同。

  不仅如此,那位将军还对萧天异常客气,甚至到言听计从的地步。

  而且,要不是他发话,自己现在恐怕跟自己之前的上级——营长郝春雨,以及副院长林本江他们一样被抓起来,这辈子恐怕都得完了。

  前面是威慑,后面是恩情,恩威并重。

  所以,只要萧天还在这里,郑守义又哪敢像以前那么随意,更不敢走开。

  就想着萧天一旦有需要,自己能立即赶过去。

  而现在,看到这边学生把赵康和萧天围了起来,不断叫嚷着什么,郑守义哪敢怠慢,连忙飞快的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郑守义沉声道。

  说的时候,他眼神不动声色的看向萧天,心里有些发虚,生怕萧天对自己有意见。

  见萧天看着自己的目光没有不善,郑守义的心才稍微放宽了点。

  郑守义挺了挺脊背,面露威严的在学生脸上一一扫过去。

  之前这个班的教官江开顺、班主任卓泰离开后,还有班长秦海负责,而秦海被萧天弄走后就群龙无首了,直到郑守义去找了赵康过来负责。

  当然,郑守义让赵康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当着学生的面,所以学生并不认识他。

  虽然不认识,但来军营也有些日子,学生也分辨得出肩上军衔的高低。

  见郑守义肩扛少校衔,知道应该是营长级别的‘大官’,顿时就感觉到一种威慑。

  这是身份带来的心理变化,跟萧天他们这些修炼者的气势威慑并不一样。

  一时间,之前的叫嚣瞬间停息下来,噤若寒蝉。

  虽然在陈斌面前,郑守义这个级别不算什么,但在集训营,他是仅次于前营长郝春雨的二把手”。

  这种威慑对官兵都是如此,就更不用说这些初出茅庐的学生了,自然心生敬畏。

  如果是之前,郑守义很满意这种反应,但现在萧天在旁边,他哪敢卖弄什么。

  见学生消停下来,他不敢耽搁,立即转向赵康:“怎么回事?”

  赵康知道郑守义比自己更清楚萧天的身份,肯定也站在萧天这边,所以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就把刚刚的情况简要说了。

  开始听到王璐和陈春一个劲儿挑衅萧天,想整他,郑守义当时就想冲赵康发火,骂他干什么吃的。

  但随后他看到操场上两个女生在跑步,而萧天则站在这里,想来应该是萧天赢了,就按捺下去没有发作。

  “也是,萧天怎么可能比不赢女生。”郑守义点了点头。

  赵康听到这话,才知道自己这位顶头上司对萧天的实力并不清楚,连忙道:

  “营长,那个王璐可不弱,比我也只慢了7秒,跑出1分51秒的好成绩。”

  “什么?”郑守义吃了一惊。

  别说一个女生,就算他们这集训营中的士兵,也有超过一半的人达不到这个速度,虽然也都及格,但也都在两分钟左右徘徊。

  因为此,郑守义更明白王璐一个女生的利害。

  这让他对这个女生刮目相看。

  但随后,郑守义立即想起一件事-----王璐这么利害,还不断挑衅萧天,这岂不是想坑他?

  想到这点,郑守义就对这个女生恼怒异常。

  尽管现在是王璐在跑,郑守义也依然感到一阵后怕。

  毕竟,陈斌带给他的威慑太强烈了,由不得他不多想。

  万一萧天因为输了,去跑五十圈,累成什么样,那位大佬岂不得把自己的皮给扒了。

  要知道那几个家伙只是欺负萧天的同学,都被带走了,何况是欺负到萧天头上。

  但随后一转念,郑守义终于回过神来-----萧天赢了。

  王璐都只跑了1分51秒,那萧天得跑多快?

  “萧---呃,那个萧天呢,他跑了多少?”

  本来想说萧先生,但场合不对,郑守义赶紧改口。

  对于萧天的时间,郑守义没办法不好奇。

  见营长也有这种神色,赵康心里突然涌起一股自豪,毕竟刚刚自己可是亲眼所见,还亲手计时,与有荣焉。

  嘿嘿一笑,赵康有些卖弄的道:

  “营长,萧天可利害了,别说王璐,连我都远远不如。”

  郑守义脸色当时就有点黑,要不是萧天在旁边,他绝对要踢这货两脚。

  但此刻,郑守义只能盯着他,闷声道:“多少?”

  赵康终于看出营长脸色不好,心中一跳,这才赶紧老老实实道:

  “56秒,这还是我因为震惊延迟了几秒按停,真实的时间,应该不超过50秒。”

  这话说完,郑守义再次忍不住惊呼:

  “什么?”

  之前对王璐的成绩,郑守义语气还算平缓,而这次,直接是下意识的叫出声,声音还不小。

  当时就把站在他身旁猝不及防的赵康吓了一跳。

  而此时,郑守义已经瞪着眼睛看向萧天,一脸的不可思议和震惊。

  作为集训营的副营长,郑守义当然清楚这个时间代表什么,在整个东部战区,都属于凤毛麟角的成绩,除非雄鹰特战营,以及其他几支部队的尖兵。

  想到雄鹰特战营,郑守义就不可避免的想到陈斌。

  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萧天原来并不仅仅是因为身份让陈斌高看,或许,还有他的实力。

  这个结果倒是让他有些讶异,没想到萧天还有这个本事。

  不动则已,一鸣惊人!

  之前他第一次见到萧天,就被陈斌踹飞了,而后萧天也只是揪起副院长林本江,当时被陈斌踹飞老远的他,又哪注意到这些,自然不清楚萧天有什么本事。

  跟郑守义一样,赵康也想到雄鹰特战营,于是嘿嘿笑道:

  “营长,我感觉,萧天这成绩,进雄鹰特战营都够格了,要不……您帮着给推荐推荐?”

  赵康这就是拍马屁了,但他哪知道,郑守义刚刚才见过人家雄鹰的营长,而且还是跟萧天很熟络的样子。

  虽然这马屁也不至于拍到马腿上,但也让郑守义心里嗤之以鼻,心道你要知道人家跟雄鹰的将军营长都很熟,你就知道你这话完全是废话!

  特么还让我推荐,人家需要么?

  而且看今天那样子,陈斌对萧天似乎是平等相交,甚至还显得矮半头的样子,当时因为太过惊讶,所以郑守义印象很深。

  但这话郑守义又没法说,只能没好气的瞪了赵康一眼:“这件事你处理好了么就想东想西的?”

  赵康为之一噎,他没料到,自己以为十拿九稳的马屁,竟然换来郑守义这个回应,不由有些悻悻。

  他俩的话,让那些学生都一头雾水,因为根本不清楚雄鹰特战营是什么。

  这让他们开始有些不满起来,因为显然,看样子这位营长也认识萧天,这让他们心头郁闷的同时,又感到憋屈的恼怒。

  心里头,他们已经不断发酵出‘不就是仗着身份么,也太嚣张了吧’的愤懑。

  但他们之前吃瓜看热闹,打击萧天,附和着王璐两女对萧天冷嘲热讽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想过萧天的感受。

  如果萧天输了,去累死累活的跑那五十圈,恐怕他们又会鼓掌叫好了。

  同情弱者,没错,但如果弱者并不善良呢?

  “然后呢?他们怎么回事?“

  看出这些学生开始有某种情绪的升腾,郑守义又指着他们,对赵康问道。

  提到这些学生,赵康就气不打一处来,闷声道:

  “他们之前跟着起哄,最后萧天让王璐她俩履行承诺的时候,这两个女生就开始各种不愿意,却根本没想过,萧天输了的话,她们俩会不会放过萧天。”

  指着这些学生,赵康冷笑道:“而这个时候,他们又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萧天冷嘲惹讽,说萧天斤斤计较、人品不好等等之类,我觉得他们三观有问题,所以就说,你们不是同情么,那就陪人家一起跑,也不枉你们这么有情义。”

  说到这里,赵康的神色浮起一丝鄙夷:“他们光会打嘴炮,到真涉及到自己的时候,就开始各种反抗了,刚刚就是吵这个。”

  摊了摊手,赵康道:“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郑守义立即就明白了,虽然身在军营,但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不缺这种喜欢说教别人,真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各种找借口躲避的道德婊。

  点了点头,郑守义心里就有数了,同样对这些学生的做法感到极为反感。

  突然,有一个学生鼓足勇气对赵康道:

  “教官,你就是偏见,就是站在萧天那边,大家不服!”

  对郑守义,学生没这个胆子,只敢朝赵康说。

  当然,也算指桑骂槐,明着说赵康,其实也是在说郑守义。

  赵康脸色一怒,刚要说什么,郑守义就摆了摆手,制止了他。

  然后,转过头,郑守义朝那个学生问道:

  “不服?”

  见郑守义直面自己的话,他立即梗着脖子:“不服!“

  说着,他又说明了一句:“对以势压人,大家不服!”

  他话音刚落,其他学生立即跟腔声援,此起彼伏叫道:”对,大家都不服!“

  郑守义转头看向这些学生,呵呵笑了起来:”感情……这是拿别人的东西送人,不心疼啊?“

  说完这句,郑守义脸色就骤然阴沉下来:“赵康说你们三观不正,我觉得很正确!“

  见学生脸上都充满隐忍的不忿,郑守义冷声道:

  “往小了说,那是萧天跟她们之间的约定,除了萧天有资格取消,你们谁都没资格那么说,毕竟萧天赢了。往大了说,那是她们俩没有任何契约精神!”

  能当上副营长,郑守义可不只是会训练,还有他的口才和管理的经验。

  这一通话,让学生哑口无言。

  说到这里,郑守义话锋一转,冷笑起来:

  “怎么,别人输就行,你输就不行,既然这样,开始就不要夸那个海口,既然说了,就要做到,这是人品的问题,更是原则的问题,你们都是东江大学的学生,上了这么多年的学,难道不懂?”

  指着已经开始有些羞愧的学生,郑守义道:

  “谁敢说这个道理不正确?”

  一片鸦雀无声。

  站在道理上,学生理屈,就算心里不爽,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郑守义环顾四周,片刻后,他点了点头:

  “你们没人反对,那就是正确,既然这样,她们是在履约,而你们呢,是在做什么?”

  说好听点,你们是在帮她们,说不好听,你们是——“

  指着他们,郑守义一字一顿的道:“助纣为虐、助人下石!

  心中有气,郑守义声音不大,但却极有气势:“是随心所欲的凭自己的喜恶审判别人,这是极度自私和不讲道理!”

  这个时候,因为郑守义一番话,越来越多的学生低下脑袋,不敢再吭声,也没理由吭声,因为郑守义的话直击他们的内心,让他们无力反驳。

  见他们终于消停了,郑守义指着赵康道:

  “我觉得赵康这个想法很好,也说的没错,你们既然要支撑她们俩,那就行动上支撑,而不是光嘴上说。你们到军营来了,也应该以军人的要求规范自己,大家军人,就是言必行,行必果,为自己的话负责!“

  环顾四周,郑守义大声道:“所以,让你们跑,有问题吗?”

  稀稀拉拉的人回应:“没有……”

  郑守义脸色一沉:“大声告诉我!有没有问题?”

  这一刻,学生彻底被镇住,异口同声道:“没有!”

  郑守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就跑吧!”

  看到这一幕,别说萧天了,连赵康都有些目瞪口呆。

  而学生的这种前后变化,让萧天第一次感受到了语言的威力,或者说,站稳了信念和道理,不需要任何气势,就能气吞如虎、威慑八方!

  心念正,无往而不利!

  ——————————

  抱歉,昨晚上失眠,今天中午也没空休息,晚上写的就慢了,今天更新完毕,拜求大家的推荐票、月票,感激不尽。

修仙富二代 /html/book/52/524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