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五章 助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初九的座驾是凯旋‘枭鸟209’休旅车。

  虽然是偏小的紧凑车型,却有着枭鸟系列标志性的‘锐眼’车灯,外观十分霸气,至于内部,因为空间设计合理亦相当宽敞,没有一般小型车的局促,倒也对得起70万蓝元的准豪车价格。

  车牌是买车时直接办理的,因为刚好有一批新牌照放出来,号码相当吉祥。

  张初九驾车出了小区,感觉舒适度的确比踩着平衡车到处乱窜舒服了许多。

  顺着直通市中心的大路开了一会,来到胶澳第二公共海滨浴场巨大的招牌下,他打开车窗等了一会,一只羽毛雪白的小鸟从天而降,落到了副驾驶的车座上。

  从前档处的车载冰箱里摸出一罐冰可乐,放到了白鸟身旁,张初九一边启动汽车,升起车窗,重新拐上公路;

  一边说道:“天气热,飞了那么久一定累了吧,喝杯凉的。”

  话音落地,那白鸟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穿雪白羽衣,眉目如画的10来岁女童,拿起可乐打开喝了一口,美滋滋的说道:“谢谢哥哥。”

  这小女童正是和张初九在荆南红杉社总部一见投缘的赵宝芊。

  自从上次分别之后,两人便时常通过网络联系,相隔一、两个月还会见上一面,都是赵宝芊变化了来找张初九。

  今天就是放暑假前,赵宝芊提早联系了张初九,相约一起到胶澳市的‘海盗乐园’去玩。

  人的缘分就是那么奇妙,平常张初九见人命悬一线都不一定会怜悯来,可看到赵宝芊喝瓶普通冰可乐就高兴的眉毛弯成了月牙,心中却登时生出一股吝惜,开口问道:“宝芊,早饭吃过了吗?

  除了可乐还想喝点什么?

  要不然咱们先去胶澳有名的冰店,去吃点好吃的冰淇淋和水果冰再去海盗乐园玩。”

  赵宝芊听到这话,眼睛一下瞪成了‘O’型,亮晶晶的连连点头道:“好啊,好啊,宝芊想和哥哥一起去吃冰淇淋、冰果子。”

  “那咱们就去。”张初九闻言“哈哈…”大笑着说道,之后踩下油门加速消失在车流之中。

  之后和赵宝芊吃过冰品,在水上乐园玩了一整天,到晚上又享受了一顿日料大餐,张初九才送走了依依不舍的‘便宜妹妹’,趁着夜色回崂山家庙中歇息。

  第二天清早。

  他在观里的食堂就着咸菜丝吃了足足10根油条,一大锅白粥,7、8个茶蛋,出了道观在山间散了会步,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原来是赵春梅的女儿到了。

  几分钟后,纵鹤观观主单房中。

  张初九泡了两杯热气腾腾的清茶,在蒲团上盘膝坐下,望着眼前长相和赵姨有几分相似,却要漂亮、年轻许多,神色隐隐有些尴尬、不安却故作镇静的年轻女孩,微微一笑道:“我从小就受赵姨的照顾,你既然是她的女儿,就不是外人了,按着胶澳的叫法,我得称呼你阿姐。

  咱们先私后公,彼此先容一下认识了,再谈你工作的事。

  我的名字阿姐想必已经知道了,叫张初九,是道家子弟又是中学生,开了这座道观同时在海大附中高中部学习。”

  “啊,我叫崔娜娜,刚从鲁东女子学院短大部文秘系毕业,正在找工作。”女孩一愣,之后也自我先容道:“不过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来面试,而是出于礼貌向你表示感谢的。

  我妈没上过什么学,不太懂文秘专业的性质,看我找工作太辛苦只想着帮忙,让你为难了…”

  “没什么,”张初九笑着打断了崔娜娜的话道:“文秘的工作是协助老板处理杂务,而我这里其实刚好缺一个做协调管理工作的助理。

  是这样,因为我要上学,时常都不在观里,所以纵鹤观目前由我聘请的3位分别担任知客、香主、经主的授箓道士,主持日常宗教类事务、

  其他杂务则委托给了劳务派遣企业和会计师事务所处理。

  说起来观务运转的还算可以,但是授箓道人毕竟是职业宗教人士,有时候在管理派遣劳工的时候,不太,怎么说呢,嗯…”

  “我明白你的意思,张观主,”崔娜娜善解人意的道:“职业宗教人士毕竟是一种‘脱俗’的身份,总不好和杂工斤斤计较。”

  “对。”张初九笑着道:“所以我希翼你能在三个授箓道士和劳务派遣工人之间,起到一个桥梁的作用。

  职位就是观主助理。”

  “你是希翼我把所有劳务派遣工都管理起来,”崔娜娜吃惊的说道:“然后三位授箓道长有什么不好调度的事情都告诉我,由我来协调安排吗?”

  “是。”张初九点点头道:“虽然道观不比企业,派遣工的工作非常单纯,就是打扫卫生,帮厨,修建观里的树木、花草,但因为人数不少,管理起来还是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

  但同时因为工作单纯,他们管理起来又很简单,不太需要什么经验,所以我觉得很适合你。”

  崔娜娜犹豫了一下道:“但是我不希翼你是因为我妈妈的关系,给我这个职位。”

  张初九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看人物传记,其实很多大人之所以能成功,依赖的也是长辈的人脉。

  比如蓝星最大的电脑操作系统软体企业‘窗口’的创始人盖茨比,他成立App企业后第一笔生意,就是签给了父亲的朋友。

  还有米国华尔街最传奇的金融大亨之一巴飞德,第一个委托他理财的客户也他母亲的好朋友。

  社会是人与人构成的,人脉是社会生活中最宝贵的资源,有这种资源而不利用不是有自尊,而是愚昧不自信。”

  崔娜娜闻言张张嘴巴愣了好一会,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谢谢。”

  “那真是太好了,”张初九闻言指了指自己对面的蒲团,“既然你答应了,就坐下来喝杯茶吧。

  茶刚好凉了,喝着很爽口,咱们边和边谈谈待遇问题,顺便把合同签了,你今天就上班。”

煞气逼人 /html/book/52/5253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