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mgm7991
美高梅mgm7991 > 极品小村民 > 第781章 故戏不能重演呢

第781章 故戏不能重演呢

进入新版阅读   

第781章 故戏不能重演呢



  这时,堂屋里已经没有了人,估计是郭小萍的针打好了,廖作艳拔了针就离开回卫生室了,孙明芝把郭小萍弄到二楼睡觉去了。



  曹明玉走进堂屋里,看了看孙明芝的房间里,孙明芝不在。他又走到楼梯上听了听二楼的动静,听到孙明芝和郭小萍在说话,他便放心了。他走下楼梯,站在堂屋里看了看,检查了一下电视,然后关上大门,东张西望一番,然后走到大街上。



  曹明玉一个人低头走着。因为沾着曹二柱的光,他现在很牛逼,一路都有人恭维他,跟他打招呼。



  本来离得不是太远,可曹明玉却在居民点上绕了绕,还是走了一会儿。



  曹明玉趁街上没人的时候走到刘从丽的家门口。他熟悉地推了推门,出其不意地没有推开。他又敲了敲门,想叫门,他又怕邻居听到了,毕竟干的不是光明正大的事儿,于是便没有叫门,他觉得不让别人知道是最好。



  过了好一会儿,刘从丽把门打开成一条缝隙,假生气地说:“切,你个老不死的,你还来的呀?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我吃了饭,洗好了澡,等了你好一会儿,也不见你来。”



  “喂,从丽,别矫情了,快让我进去,莫让左右邻居看到了!”曹明玉看到刘从丽,他点头哈腰的笑了又笑,然后回头看了看外面,见没有人,他侧身挤进屋里,关上门,摇了摇头说,“唉,从丽,你别生气!我家里出了一点麻烦事儿,耽误了一会儿。”



  刘从丽瞪大眼睛说:“耽误了一会儿?好一个一会儿呀!喂,难道你家里真的出什么状况了,茅室里失火了,把你老婆的屁股烧伤了?”刘从丽胡说八道一通。



  曹明玉摇了摇头说:“唉,从丽,你就算命瞎子差不多了,还真是厕所里出事儿了!妈的,小萍上厕所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把额头摔破了,我到村卫生室请廖作艳到家里为她治疗,一时没有走开,来迟了……”



  刘从丽一听,算是找到取笑曹明玉的话把儿了,她坏笑着说:“嘻嘻,难怪呢,家里有更年轻的,漂亮又风骚,不会也跟我一样是一个大叔控吧,喜欢老男人……喂,老不死的,二柱不在家,你不会是想趁机扒你儿媳妇的灰吧?嘻嘻,郭小萍那把草更嫩,你这老牛吃得更爽。”



  曹明玉抱住刘从丽的身子,腾出一只手摸着她的身子,歪着头看着她的脸蛋儿,做了做怪脸,小声说:“喂,从丽,你是一个女人哩,要文明一点,怎么这么下流呀?虎毒还不食子哩,何况我是正常的人类,最高级的动物,是有思想的,懂得节制。再说,我有年轻的女人你呢!嘿嘿,嫩嫩的,我最喜欢吃你的嫩豆腐。”说着还亲了亲刘从丽的嘴巴,然后又说,“你的思想别那么肮脏好不,我有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还会对别人有那种企图心么?”说着用手掐了掐她屁股上的肌肉。



  刘从丽躺在曹明玉的怀里,颠了颠屁股,还用手打了打他的手,轻声尖叫了一下,然后说:“呜呜,叔,是真的么?有了我,你对别的女人就不动心了么?别当着我说漂亮话哄我呢!”说着了搂住了曹明玉的脖子,两人疯狂地亲吻起来。



  “嗯,是的,在我的心里,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善解人意的女人。”曹明玉抱着刘从丽的身子就往房间里走,笑着又说,“你洗了澡,我也洗干净了,那大家就别磨叽了,直接上床睡觉吧!”走进房间里,打开灯,看了看床说,“唉,看到你的床,我就想起上回躺在你的床空里……喂,从丽,故戏不能重演呢,我可不愿意再睡床空里了,那个罪不是人受的。”



  刘从丽搂着曹明玉的脖子不松手,她说:“今天就是让你睡床空里,你也没有话说。谁让你来这么迟的呀?”



  曹明玉吻了吻刘从丽说:“从丽,我跟你说,今天要是光前突然回来了,我也不让位置。妈的,为他们企业立下了那么大的功劳,睡一回他的老婆,难道就不应该么?”



  刘从丽看曹明玉牛逼哄哄的,她也牛逼哄哄地说:“好,光前要是回来了,你要是有那么大的胆量,我就让他到楼上去睡。嘿嘿,让他把他的老婆让给你享用。”



  曹明玉瞪大眼睛看着刘从丽,张大嘴巴说:“从丽,你有这么大的担待么?”



  刘从丽笑着说:“要说担待嘛,只要你有,那我也有,大不了鱼死网破。”



  曹明玉一听这话,他摇了摇头说:“唉,算了,我可没有那么大胆子,不管怎么说,大家这是偷食,干的是亏心事儿,我可没有你那么理直气壮。”



  刘从丽笑着说:“你的意思是说,要是光前回来了,你还是睡床空里……是吧?”打一下曹明玉又说,“切,你太没出息了,一点都不阳刚,不像一个男子汉!”



  曹明玉把刘从丽放到床上,脱掉了她的外衣,为她盖好了被子,他想起大门没有反锁,他说:“你先躺下,我去把门锁好。”他跑到堂屋里把大门锁上了。



  刘从丽看着曹明玉跑进跑出,她笑着说:“喂,我跟我睡瞌睡了,你是不是特别兴奋呀?”



  “嗯,是的。”曹明玉走到床前又小声说,“大家做这种事儿,就像打仗的时候搞偷袭,攻击的时候得想到撤退。我先把大门反锁好,别让全光前突然回来把大门打开了,抓大家两个人一个现行。”



  刘从丽朝曹明玉招了招手说:“喂,老不死的,快上来,别前怕狼后怕虎的了,光前到城里去了呢!那么远,这夜里又没有车,他怎么回来呀?你放心搂着他的老婆睡觉吧!”



  曹明玉脱下自己的衣服,只穿了一条裤衩,钻进刘从丽的被窝里,搂着她的身子说:“唉,还是那回在城里的旅社里开房间爽快,白天大家手牵着手逛街,夜里搂在一起睡觉……不像在你家里,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光前突然闯进来了。”



  刘从丽在曹明玉的怀里拱了拱身子,撒娇地说:“呜呜,叔,你再想办法给我弄十万元钱,我再跟你到城里的旅社里开房去,开开心心地做两天你的临时老婆,让你爽快个够。”



  曹明玉取下了刘从丽的内衣,让她也只剩下裤衩了,他说:“从丽,你算过账没有,这次我让二柱和明芝把易家大院的那个工程承包给光前他们企业来建,赚的钱何止十万二十万呀?要不,哪天大家再到城里住几天,就像现在的小青年似的,逛逛公园,看看影片……大家好好地潇洒几天,过过二人世界。”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