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mgm7991
美高梅mgm7991 > 归凰之妾拟荣华 > 第八十九章 不速之客

第八十九章 不速之客

进入新版阅读   一晃眼儿,在大长公主生辰来前,唐母寿辰先到了。

  唐玥合了账本,看着窗外绿杨垂叶,天光云影共徘徊,起身走至亭边,靠在栏杆上端了一叠子鱼食,“你方才说祖母今年想吃素斋?”

  半夏恭谨站在一旁顺眼低眉“方才翠翘姐姐过来传话,是这个意思,素锅素油做素菜,不得见一点荤腥。”

  杨柳这时候端了一碟子洗好了桑葚过来,是庄子上新送来的,趁着唐母寿辰,一并也送了些灰条儿果,干菜,风干的果子狸,皮毛,还送了一窝新出生的兔子给唐玥,“我倒是听说是李姨娘那位游医嬷嬷出的主意,说老太太之前那中风就是得的富贵病,合该清淡过日子,倒是老太太多心,又寻人请佛像,日日清香瓜果供奉的礼佛,今年除了做素斋外还要在白露寺捐两百两香油钱。”

  “李姨娘?”唐玥幽幽笑,自上次酒酿清蒸鸭之后,李姨娘亲自上门赔罪,唐玥也没做得太绝,只当这人儿不存在,倒是没成想这人还有几把刷子,又哄住了唐母。

  “她怎么说明上次的事儿?”她要是没记错,唐母因为她害唐瑿身上有了污点,可是极其不待见此人的,其实换个角度想,唐瑿身上有了污点,于长房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说,一个*传出去,谁都不好听。

  还是半夏消息多,眼神一撇嘴角不屑“还不是哭了。闹了出以死证清白的戏,又巴巴的拉起家常,那是李家仅剩的女儿,老夫人怎么着也不会真要了她的命。”

  “一哭二闹三上吊,果然是制胜法宝。”风铃抱剑感叹,风露也一脸赞同。

  唐玥耸肩“女人可不就这些招数吗?”

  “得,她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安心做她的老封君就好。”唐玥是不指望这位祖母能心疼心疼她可怜的老爹和两位哥哥了,别折腾出什么事就好。

  只是……为什么她心里这么不踏实?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

  “对了,风铃,安弦那里有消息吗?”

  风铃靠上来在她耳侧喃语,半夏和杨柳立时后退三步,各占一个方向。

  “主子已经找到了世子爷和林姑娘。”

  唐玥多了个心眼,撒了把鱼饵,看着金色绯色的鱼鳞泛起层层波光,“卢家那边呢?”她信卢文君,却也不敢尽信。

  她和白黎不熟,她可不指望卢文君能拿身家性命做赌注,和白黎通信,只怕老早就撤手了。

  “那边似乎已经弃车保帅了。”

  “联络地点全然断开联系,林姑娘的玉佩只怕也不管用。”

  “她是聪明人。白黎去了之后才断开的联系,收回了人。剩下的于他们而言不过鸡肋。帮不上什么忙,也拖不得什么后腿,更重要的是――”唐玥眸中一丝讥讽,世家女啊!真不知道她老哥和这位姐姐之间的纠葛于他们而言是福是祸“无论如何,江南那边的人就算叛变也咬不到她。”

  “我记得你之前说江南那边米价被抬高了?”

  “是。”

  “我记得去岁爹爹忧心雪灾和哥哥一起囤了不少米。”唐玥把玩着胸前的系带,苏绣的针法素来齐整匀顺。

  杨柳闻弦音而知雅意“姑娘是想――”

  “他们不是要囤米吗?”唐玥红唇轻扯,柔软的阳光落在她下颌上陡然变得幽邃,于她唇角时更如刀锋冷锐“骗他们一把好了。”

  “这事……”杨柳有些犹豫,这些事唐家人只怕做不得。

  风铃扬眉“姑娘若是信得过,不如交给平王府的人去办?”发一发这比财,攒点家底,不管上头那位如何行事,总有安身立命之本。

  唐玥眼眸悠悠扫在风铃身上,如柳絮清扬“安弦的人,我如何信不过?”

  “我记得之前青云山那边……”唐玥压低了声音,此事本与她无关,不过那时候她多嘴问了一句,知道些大概,那边的山匪是先平王旧部,风铃自然也知道一些,只是不甚相熟罢了“你拿安弦的信物,亲自去寻那边的人,就说请他们出手相助平王,以保先平王嫡系血脉。”

  “是。”风铃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姑娘竟然谨慎至此,江南那边……果真是风起云涌了吗?

  “对了,不管如何,你们不可暴露真实身份。江南素有鱼米之乡的称呼,你们寻一些本地人,取而代之。”

  “姑娘放心。除了风夏外,府中尚有擅长易容之辈。”

  “杨柳,母亲在江南可有庄子?”杨柳管着她母亲的嫁妆单子,唐玥只模糊记得个大概,并不清楚。

  “有两处。”杨柳道“只是是留给大公子和二公子的。”

  这下好了,连身份都是现成的。

  “不过那地方似是有些偏僻。”杨柳蹙眉。

  “大哥二哥那里我去说,至于那两处庄子,留作联络用。”两处庄子,她还亏得起。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弃车保帅罢了。

  “记得先给那些人安排好后路。”若是伤及无辜旧人,那倒是罪过了。

  自重生来,唐玥除了报仇,并不愿多沾血腥,白露寺那位神秘的方丈说过,多行好事,莫问前程。

  说着容易,又何其难啊!唐玥悠悠感慨,命人请了仓庚过府。她与仓庚义结金兰,仓庚也算唐母半个孙女,如今也是特意等着过了唐母生辰才与欧阳瑾瑜一道回老家看顾祖母。

  至于姜觅……唐玥唤了风夏过来“可准备好人皮面具了?”她要的是两张,一张给城外乱葬岗寻与姜觅差不多身形年纪的刚死之人,将其易容成姜觅模样,一张则普普通通,放路人堆里就找不见,留给姜觅,让她能混在丫鬟堆里离开。若非尸体难寻,姜觅的计划也不用等这么多天,她怕露馅,改了主意去过一次,再拖下去只怕生变,唐玥才决定明夜让姜觅暴毙身亡。

  刚好,明夜她祖母寿辰,去不得。

  “姑娘放心,一切都已妥当。”两张面具,一具尸体,明夜她就是唐府派去给姜觅送药的丫鬟。

  “辛苦你了。”唐玥拍了拍风夏的肩膀,眼神放空,再次思量这件事……究竟是好是坏。

  寿宴只一桌,一家人和乐罢了。

  仓庚听说唐母寿宴点名要了素宴,看唐玥模样懒散并不上心,知道她家中家事难办母亲之死早让她伤心欲绝,又怕当日有什么人要来,于是敲了唐玥脑门一下,自己挽了袖子上阵。

  “你说你这么忙活干什么?她又不会记你的好。”唐玥端了盆洗干净的桑葚坐在一旁凳子上,一边看着仓庚忙碌一边皱着秀气的鼻子,一脸不高兴,为仓庚打抱不平。

  她家那祖母,除了二房,心里容不得别人,亲孙子亲孙女亲儿子都当没看见,更何况仓庚了。唐玥就是不明白一个素宴么,她随便请个厨子不好么?

  哼(ノ=Д=)ノ┻━┻

  仓庚白了她一眼,手底下刀光犀利“你要是真随便找个厨子来,要是晚上来了客人我看你怎么办!”

  “国孝期间,不得宴饮。”唐玥冷哼,借口,她早想好了!“所以请帖……不好意思没有,今年生辰一家人过得了。连两月后我爹生辰我都打算随便应付的。”

  国孝,她能有什么办法?她也很无奈啊!

  仓庚无言,“你啊!那怎么说也是你祖母,做差了你面子上过得去?那个李姨娘还不得给你上眼药?还有你那个最近特别殷勤的妹妹?”

  “管他们的。”唐玥不高兴,靠着一旁的桌子一脸懒散,早没了淑女模样“一个几乎是弃子,另一个就是个花瓶。我倒是怀疑唐莹和别人有勾结,不过我明里暗里查了好多次,都没有线索。”

  “倒是可疑的事,每次她都送汤送点心给我,还非要我吃了给她提意见。”唐玥皱眉,虽然她每次都事后吐掉,可这抠嗓子催吐这种事做多了谁乐意?

  “那你吃了吗?”仓庚皱眉,有些紧张,连刀也不管了,擦了手靠着唐玥坐下,这入口的东西可不能随便乱吃的!她之前在宫里险些就着了别人的道!

  “吃是吃了,不过有吐出来。”唐玥道“而且事后我验过,没毒。”

  仓庚松了口气。

  “反正我不相信无缘无故的她对我这么好,要知道我可是把她娘,把她扔庄子上去了,还害得他们母子不能相见。总觉得奇怪。”

  这么一听……仓庚拧着眉头犹豫的说“你确定你没有吃过其他东西?会不会唐莹的东西没毒?真的有问题的在别人那里?”

  唐玥面色随即一沉,仔细思索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花……那她身边的人?

  “别人送的东西我没吃过,入口的都是杨柳他们几个亲自弄的,不然也是盯着做的。”唐玥摇头,但是心里莫名有些惴惴不安,她身体并无异样,难不成是多想了?

  “还是找个时间寻高太医看看为好。”仓庚不放心,但时候不早了,还得备菜,一边说一边动刀子,眉头就没松过。

  唐玥这时候记起来,无星给她算过,命有三劫,浴火重生。第一劫已过,这后面的应在哪儿?

  由不得她多想,寿宴已要开始了。

  干果点心皆备,瓜果蔬菜都齐。

  胭脂萝卜,翡翠白玉,玫瑰卤菜,糯米藕,五彩锦囊,四喜饺子,三杯酒酿素鸭,五香酱爆圆白菜,宫保芋丝,百合脆芹,水晶素肉包,寿桃,碧粳米粥,百花团云汤。

  占尽鲜,香二字。

  众人入座,唐母满面春风,一身松石绿锦缎长袄绣绿松白鹤,戴了万福如意抹额,簪了绿宝石对簪,倒是富贵又低调。

  “都坐吧。”

  唐母发话了,唐斳先举杯敬酒,祝她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酒未饮,便有门人传“老夫人,老爷,贺王来了。”

  唐玥唐瑚唐珑面色齐齐一沉,诡异的是唐瑿面色也不好,苍白无血色,浑身发抖似是下一刻便要晕厥过去,只是众人因贺王来了一事太过惊愕,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倒是唐莹……

  粉面桃腮,眉目羞怯,低头时眸光潋滟敛尽一方春水,抬眸时波光平静只剩心头暗动。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