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梅mgm7991
美高梅mgm7991 > 影片风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周先生是个学问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周先生是个学问人

进入新版阅读   

  上综艺最重要的,就是综艺感,说白了就是得接梗、抛梗。

  这对周瑾来说毫无难度,因为他平时都是把老郭的相声,当背景音乐放的。

  嗬,嚯,没听说过,甭来这套,你死不死啊?

  真要放开了,他能把主持人捧到怀疑人生。

  “那你们中间谁拍戏最容易出错呢?NG王是谁?”阿雅问,“胡戈先来。”

  胡戈道:“每次提到这个问题时,我都会说我就是罪魁祸首。”

  “你那么容易笑场吗?”

  “不,因为我是搞笑的那个,NG就是我制造的啊。”

  “那你有自己笑场的时候吗?”

  唐烟接茬道:“哎哎,就是华叔那个,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什么,那是什么?”

  老胡装模作样地看看,“华叔走了吧?”

  “走了,谁走谁倒霉,你说吧。”

  老胡道:“其实也不能怪他,他那一段十几句文言文,全都是大道理,他说了几句背不住了,就开始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然后他说到十几三四的时候,突然来一句,景兄弟你明白了吗?”

  “那是第一次,我就笑场了。”

  阿雅道:“原来拍戏这么容易的吗?那我也行啊。”

  老胡道:“我还见过升级版的,那个演员这样说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JQK。”

  众人大笑,周瑾都听懵了,这不是后世小鲜肉的专利吗?

  现在就这么玩了,为毛没人告诉我啊?

  阿雅看到周瑾的表情,问:“你怎么了,有经验是不是?”

  周瑾道:“我也有一场,十几句文言文,没人告诉我可以一二三四啊……”

  唐烟笑道:“对对对,就是给华叔摆灵堂的那一场,他好利害的,全都背下来了。”

  刘思思道:“然后还要一边舞剑,一边背台词,大家还得跟着做反应,就是没懂什么意思。”

  “那你还记得台词吗?都说的什么?”阿雅问。

  周瑾笑道:“记倒是记得,不过我也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

  “那你给大家现场来一段,需要宝剑吗?”

  后台跑来一个哥们,还真给递了把宝剑。

  “来,大家掌声鼓励一下。”

  周瑾吸口气,横剑当胸,左手呈剑指状,然后挽了个剑花。

  底下观众挺给面子的鼓鼓掌。

  到底也是历练出来了,周瑾对表情和情绪的控制,已经有了一定的功底。

  几个瞬间,就仿佛回到了当初的场景,而且感染力还要犹有胜之。

  只见他眼神悲痛中又带着坚强,沉郁顿挫地道:

  “人生本是一团腥秽物,涂搽模样巧成魔

  千古迷人看不足,万种狂心

  六道奔波浮更沉。”

  周瑾几个转身,长剑纵横,然后单膝跪下,长剑重重地顿在地上。

  “解离破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下士闻道,大笑之

  不笑,不足以为道

  ……

  师兄,好走!”

  “好!”

  现场观众一部分是雇来的,一部分是真的粉丝,哪见过这个啊,疯了似的鼓掌。

  “他刚刚说他演谁啊,这么帅的?”

  “不记得了,好像是二师兄?”

  “哇,我开始有点期待了……”

  底下窃窃私语,阿雅也挺惊奇,快步走过来,“快起来,快起来,大过年的,我这也没带红包。”

  周瑾站起来,抹抹眼角。

  “他好有感觉啊,”阿雅道:“刚刚那几句文言文一念,感觉一下子就进入到那个场景里了。”

  “对对对,真的好有剑仙的感觉啊。”其他人附和。

  周瑾笑道:“这其实不是我演的好,而是大家传统的文言文的魅力。”

  阿睿轻哼一声,“背倒是背得不错,你倒是知道什么意思吗?”

  周瑾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你对我哪来的敌意呢?

  阿雅倒是明白,如果两人都是群演,那还能同病相怜。

  可是周瑾这一番秀下来,阿睿发现这家伙很可能真的会红,那心里自然就不平衡了。

  而且我在舞台上混了一年多,观众从没给过这么热烈的掌声,凭什么你舞一段剑,就有人喝彩啊?

  这圈里资源就这么多,你下去了,兴许我就能上去。

  所以他就打算顺手给周瑾挖个坑,反正你自己刚刚说的,你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阿雅看穿了他那点心思,不过也没点破,反而挺期待地看着周瑾。

  既然能表演出这样的感染力,说明应该把台词吃透了吧?

  三,二……阿雅在心里默数着。

  如果数到一,还没回答,那她就只好嘻嘻哈哈,糊弄过去了。

  周瑾沉吟两秒钟,觉得这个逼还是得装一下,“其实仙剑三是一部挺有文学底蕴的电视剧,这一段都是道家的经典。”

  “人生本是一团腥秽物,涂搽模样巧成魔,这一句是全真七子之一,丘处机写的,后面的那些是道德经里面的。”

  阿睿打断道:“丘处机?那还有郭靖?黄蓉?”

  “呃,”周瑾瞥他一眼,你个没学问的,“其实还挺深奥的,想要读懂这些,起码得读过九年义务教育吧。”

  又道:“编剧很巧妙地把这些经典化用进来,大概的意思就是,人总有一死,但是道却能永存。”

  “所以师兄你虽然死了,但是你的精神和你的事业,我都会继承下来,然后发扬光大。”

  “哇,”底下观众特夸张地一阵鼓掌。

  这年头,有学问的演员可不多见了。

  再过几年,会解个二元一次方程组,都敢叫学霸了。

  牛逼一点的,还跟说自己拿了诺贝尔数学奖。

  周瑾毕竟还是个学问人,比上不足,比下还是很有优势的。

  阿雅也一直觉得,自己是圈里为数不多的学问人,这下对周瑾倒是刮目相看了。

  “哦~”她夸张地拖长音,“原来是这个意思。”

  “不过我先生居然就这么死了吗?”她一副很悲痛的样子。

  “没有没有,”老胡接过去道:“后来又复活了。”

  周瑾吐槽:“然后你就挂了,咱们这四个人里,就剩我一个活下来了。”

  “这么惨的吗?到底都发生了什么?”阿雅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周瑾把宝剑递给阿睿,朝他微微一笑,然后悄摸站到一旁。

  刘思思悄悄拉他的衣角,你不是说不知道意思的吗?

  周瑾回个眼神,我也是瞎编的啊。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