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立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曲尽星河以善立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晦涩的长月大街上,一队和尚拱卫着一顶肩舆,正在奔驰急行。



  他们肌肉发达,鼓鼓的胸膛上扣着胸甲,手提嵌铜的哨棒,脸上涂着铜彩,马步分成两段,左右分成两纵,虽有肩舆却不减飞驰。每每有巡城的兵丁拦截,为首的只要亮一亮腰牌,就在兵丁的避让中继续疾驰。



  雪花悄悄飞舞,若碎屑倾洒,使得这场景愈发萧索肃穆,不知哪里的信徒念起佛经,颂起佛音,更增他们龙虎般若的气质。



  他们的目标是霸上城郊的一座草堂。



  周围的邻居都知道,那儿住着一位信佛的军汉。



  一年多来,他敲木鱼念诵佛经,在宅院中负石推碾。时常有无赖儿来此向他求学武艺,给他送壶好酒,吃完喝完,他也肯教,问他所教授的武艺,则自称是镇北八极。



  僧慧来此住了两天。



  马天佑给他腾了房屋,他就在这里居住。



  与同门的分歧使他开始受到排斥,佛寺之中已无安宁,本是来看马天佑,劝说一起去陈州的,没想到来到之后,马天佑侍奉自己如父母高堂,他便在这里住下,筹备去陈州的事情。



  天渐渐黑了,师徒几人用完饭,庭院中观雪说话。



  随僧慧住进来的一名弟子忍不住问:“师傅。咱们还是要去陈州么?!听说东夏中途反悔,打进了关中,只怕他们与陈州的叛贼早已勾结在一起,救陈州百姓还有何意义?如此大家还要和师门众师叔伯师兄弟决裂,去陈州么?”



  僧慧闭目不言。



  战争非他可以决定,但救治黎庶的决心一下。



  他怀疑这是佛主给他的顿悟。



  佛凭什么得人信仰?



  盖寺庙吗?



  给无赖儿撒钱,传播信佛好吗?



  四大皆空吗?



  不,信仰需要有灵魂,没有向善的力量,就只是架子而没有灵魂,他唱了个喏。弟子们也跟着唱喏。



  塑造信仰谈何容易,然而为了佛门的千秋大业,师门的误解算得了什么,险恶的陈州算什么,佛若不能舍生取义,又会有坚定的弟子和信徒么?



  他盘腿而坐,示意弟子们坐下,待所有人都坐了,这便说:“你们若是怕危险,怕吃苦,出我门回寺庙,为师绝不怪罪。为师心意已决,上有佛祖指引,下有良知在怀,不会更易了呀。你们在入我门下时,时常问贫僧,我为何信佛,这便是告知汝等,为何信佛,信仰,需要尔等觉得值得。“



  马天佑唱诺,轻言道:“师傅度我,我信师傅。”



  僧慧点了点头,又说:“今日是否饮酒?要用心将之戒除。日后我门弟子,为坚定佛心,不可沾染恶习,恶习,是破坏向善的力量,恶习,会造成你等贪念痴嗔,会毁掉信徒对大家的信仰。那李虎出身王室,食不求精,衣只为保暖,不近女色,不贪钱财,心有大善,故而能拒敌兵数万,百姓信他。诸位要宣扬佛法,岂不从他身上看到力量从何而来?”



  雪花不住飘舞。



  僧慧带领他们做起晚课。



  曾几何时,僧慧出入豪门,为佛事奔走于将相,也是美色入怀,千杯不停,然而这一刻,却是觉今是而昨非,心神天地俱籁。



  其实往来士林,读书只为机辩之用,佛经并未一一读透,忽这一日顿悟,万般佛法似纷沓而来,令他脸上有



  



  一种安详的神采。



  门外已是武僧林立。



  门内,僧慧与一干僧人在雪下晚课。



  一声清脆的木鱼声。



  像是打开了众妙之门。



  僧慧唱道:“世人自色身是城,眼耳鼻舌是门,外有五门,内有意门。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无。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坏。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



  柴门破开,武僧蜂拥而入。



  众弟子惊起,僧慧亦睁开双眼。



  马天佑已经迎上去,双臂撑起挥舞的棍棒,怒吼一声,飞肘身靠,打飞一名武僧,旋即手脚并用,拽下一根哨棒,如大枪一般,荡得武僧人仰马翻。



  雪不住下。



  马天佑怒吼道:“师傅快走。”



  他一回头,两根哨棒就呼啸着打在他的后背上,断成四截。



  僧慧的眼神中不由漾出泪花。



  然而马天佑这种历经战阵之人的凶猛,在室内练习棍棒的僧人又如何见得,他怒吼一声,回棒一扫,又一脚,一僧腾空,倒撞柴门,柴门塌了,他又点了几点,门口的武僧几乎都在地上横七竖八。



  柴门巨响,惊动四舍。



  农户们纷纷出门,便有僧人警告他们:“佛门清理败类,闲人避远。”



  小轿落地。



  达摩在小轿中低眉。



  有些事情往往是身不由己。



  事情的发展早已是超出预料,自己引以为傲的腹心弟子,自己却要被迫捉拿,扣他一顶帽子“佛门败类”。



  他真希翼僧慧能跑掉,跑回他东北的地盘,否则,他迫于朝廷和众佛门的压力,真要不得不手刃爱徒。



  和尚无二。



  爱徒即其子呀。



  达摩心里翻江倒海,心道:曾几何时,我为了出名为了受人供奉,不惜西天取经,然而取经回来,功成名就,却被逼杀死爱徒!?



  其实爱徒何罪之有?



  他无非是拿着李虎的一封信,见我不敢答应,自己挺身答应了。



  事到如今。



  这一身是成功还是失败?



  僧慧亦透过倒掉的柴门,看到了肩舆。他大喊:“师傅。可是师傅来了?徒儿有话要与师傅讲,只求师傅一见。”



  见还是不见?



  达摩老泪纵横。



  他心说,我只是个普通的老和尚,不想成了教宗,我只想享两年福,不想大冬天半夜坐在健布门外,不想被墨门请走看他们放铳,不想皇帝召对,问怎么治国强兵,更不想站在徒弟面前,大喊一声“纳命来”。那前去西方,师徒一起跋涉,凶险的流沙,是人进去就不见影,四周茫茫,他僧慧一直陪着自己,水快喝完了,他把最后的留给自己,他自己几次昏迷,他是自己的徒弟,也是自己的儿子呀。



  达摩绷不住了。



  吐沫和眼泪一起迸射,他在轿子里无声大哭。



  庭院里仍在打斗,马天佑像是一架不知道疲倦的机器,护住师傅和众师兄弟,而且越出手越狠,越不留情。



  院子里开始有断胳膊短腿的武僧,人已被他镇住,满满打转而不敢紧逼,只是那墙外,武僧依旧林立,像军队一样数量众多,密密麻麻。



  达摩收拾了一下心情。



  



  他轻声跟轿边的人说:“让他束手就擒,我肯给他回寺面壁思过的机会。”



  僧人立即传达他的意思。



  照数不清的武僧看来,这是他僧慧放弃抵抗,跪地流涕求饶的时候。僧慧却拒绝了,如果他被抓回去思过,立下的宏愿怎么办?还不如当场一死。他朗声道:“师傅,弟子只求一见,然后是生是死,全凭师傅决断。”



  见还是不见?



  达摩怕见了心软,回去难以交代。



  但是这也许是最后一面呀。



  他咬了咬牙,下轿了。



  制止武僧们,他走进倒塌的柴门,僧慧跪拜,然后示意室内谈话,他上前一步,却被僧人拦住警告说:“教宗。不安全。”



  不安全?



  他僧慧一个书生,达摩却是玄功大成,之所以要进屋子,无非是想说几句不想让外人听到的话。



  不只僧慧想单独说话,他达摩一样想。



  达摩喝斥众僧,走向僧慧,两人一起进了草堂。



  在里头,油灯闪亮,僧慧又突然跪地,达摩以为他要求饶,不料僧慧却道:“师傅。你须给弟子一个机会。百年后救我佛教的机会呀。”



  他叩首道:“弟子回来,见您千难万难,根本没有与师傅促膝长谈的机会,弟子今日借机斗胆问您,佛教发展下去,如何收场?”



  达摩震惊。



  大家都在为佛教怎么发展努力,他僧慧张口道“如何收场“。



  僧慧道:“师傅。皇帝靠和尚,能打赢东夏,内圣外王么?如果不能,皇帝醒悟了呢?大厦倾颓了呢?”



  达摩道:“那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吧,你怎么和一个叫李虎的纠缠不清了呢?东夏那里不需要你栽花结果,有狄宝信佛。”



  僧慧道:“师傅明鉴。东夏有佛无佛不在狄宝,在李虎。在人心里怎么看待佛。师傅你也认为我勾结外敌,颠覆佛门么?”



  达摩叹气道:“众人之见,覆水难收。”



  僧慧道:“弟子不为自己乞命,为我佛乞苗裔。西方僧国的模样,真的是师傅心中的天国吗?西方?真的是极乐之土吗?也许是大家僧侣的极乐之土,凡人呢?在中土,儒道两家深入人心,佛门与之相抗,有几层胜算?若今日不能早做打算,异日无立锥之地呀。弟子出,看似不服佛门,欲两立,实则为我佛门延命而已。佛这信仰,还没灵魂,没有灵魂之物,故大而虚,膨胀而不实,一早崩塌而不幸存。求师傅垂怜,给弟子一个机会,若弟子是对的,于师傅何损?百年之后,今日佛门在,师傅为天下赞颂,今日佛门不在,另有佛门存,师傅仍为天下赞颂,为我中原佛教之祖。”



  达摩陷入沉吟。



  僧慧从怀中掏出一个册子,双手递过,轻声道:“师傅。此乃弟子定的阴司,叫六道轮回……师傅一看便知,它的灵魂就是向善,非善不可。儒有仁,道有德,而我佛,则需以善立身。”



  他叩首道:“阴司裁决,不好以俗世律法,亦唯有以善,不杀生,方得圆满。”



  达摩翻看一二,片刻之后,念叨说:“善。善。”突然,他动情道:“僧慧,老衲做主了,你走吧。你是有才具的人,也许日后的佛门真的救靠你了。你若见得他狄阿鸟,与他言,非达摩负他,实在是身不由己,情不得已。”



  



  (本章完)



  曲尽星河



曲尽星河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1351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