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南宫歌舞北宫愁(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血狱江湖第八十八章:南宫歌舞北宫愁(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令狐藏魂进来,大厅的空气瞬间仿佛如凝结了一般。品 书 网 w w w . v o d t w . c o m

  萧怜琴环顾众人,然后慎重道:“令狐藏王是苏侯爷请来喝喜酒的。虽然藏王与大家是敌,但是江湖中人讲究恩怨分明,藏王对苏小姐照顾有加想必大家也早有所闻,今日小姐大婚,所以苏侯爷请令狐藏王来喝杯酒,大家不必疑虑,请继续欢娱。”

  令狐藏魂对苏锦儿极好,这早已在江湖中流传开来。

  人们尽管不知令狐藏魂为何对苏锦儿如此青睐呵护,但是苏轻侯能在嫁女之日摈弃前嫌请令狐藏魂来喝一杯喜酒,也彰显其大家风度。

  虽然厅中有不少人恨令狐藏魂杀了太多南境人马,但是正如萧怜琴所说,江湖中人应恩怨分明。恩就是恩,怨就是怨。有怨了怨,有恩也得报恩,这无可厚非。令狐藏魂现在是苏轻侯的客,众人也不便给他难堪。

  人们遂又慢慢开始高谈阔论起来。当然,他们也不理采令狐藏魂。除了梁九音也再无人和令狐藏魂打招呼。

  当然,令狐藏魂更是视他们如无物一般。

  萧怜琴和望归来带着令狐藏魂来到一张桌旁,这张桌就是特意为令狐藏魂准备。桌上也无别人坐。

  萧怜琴请令狐藏魂坐下,望归来便与令狐藏魂同桌,一是陪,二也是防令狐藏魂节外生枝。但是人们那里知道,令狐藏魂当苏锦儿是他女儿的。他怎么可能在“女儿”婚礼上生事。如果别人生事,他还不答应呢。

  望归来笑着对令狐藏魂道:“嘿嘿,你我恨不得啖对方血肉为快,却没想到你我竟然能同桌畅饮。真是世事荒唐又难料啊。”

  令狐藏魂道:“也就你配和我同桌。今日是锦儿大喜日子,别的废话不要说。”

  望归来道:“不说不说,一会儿你我就开怀畅饮。我定让你酩酊大醉。”

  令狐藏魂冷声道:“打过我的人还未生出来,能喝过我的,也没生出来。”

  于是众宾客一边聊天一边等着林屹迎娶苏锦儿到喜堂举行婚典仪式。

  而此刻林屹也准备去苏轻侯所住院落迎娶苏锦儿了。林屹今日穿一身苏绣大红锦袍,腰系五彩蚕丝带,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整个人更显风流倜傥神采不凡。

  林屹在左朝阳和曾腾云等人簇拥下出了院子。守候在院门口那帮孩子便哗一下冲过来挡住新郎倌,个个口中道喜伸出手讨喜钱。

  曾小童赶紧提了装喜钱的锦袋到了林屹身边,打开袋口。

  林屹便从口袋中抓了喜钱给孩子发。最后他又连抓两把喜钱抛向空中,孩子们一片欢声争先恐后去捡那些喜钱。

  迎亲队伍已准备好。

  林屹上马,左朝阳和曾腾云等人随在身后,花轿也抬起,然后又是一阵鞭炮声响起。随着鞭炮声迎亲的鼓乐手们也铆足了劲,顿时鼓乐齐鸣。甚是喜庆热闹。

  迎亲队伍所经之处,南院和南境联盟诸众夹道贺喜欢呼,曾小童带人给众人分发喜钱。迎亲队伍到了苏轻侯所住院落,然后林屹进去迎亲。

  苏锦儿霞披凤冠,头上盖着大红喜帕,早已在屋中心如鹿撞等候着心上人迎娶的大花轿了。

  苏轻侯今日也是一身崭新锦袍,面对即将出嫁女儿,苏轻侯心里百感交集。按照习俗应该由新娘子娘亲“哭轿”,上次在北府成亲是伊婴宁“哭轿”,现在苏锦儿的二娘(苏轻牧之妻)“哭轿”。苏锦儿二娘拉着苏锦儿边哭边淳淳叮咛。苏锦儿的叔伯姐妹则在一边陪哭。

  而苏轻侯拉着女儿的手不舍,从此,女儿便是他人妻了。

  苏轻侯心里有一种难言的失落之感……

  苏锦儿也知道父亲难舍她,她便哭了起来。

  最后苏锦儿在喜娘搀扶下上了花轿,又是一阵鞭炮声和鼓乐响起。

  花轿抬到喜堂,苏锦儿又被搀扶出轿,围观人们发出阵阵欢声。

  林屹和苏锦儿进入大厅,便由梁九音主持大婚仪式……

  待拜过天地后,又拜高堂。林屹和苏锦儿跪拜在苏轻侯面前,双双给苏轻侯敬了酒。

  而令狐藏魂看到此情形,心里不是滋味。自己“女儿”大婚,他不远千里奔来,把“碧血蓝”赠给女儿,为了适合婚礼现场,他又不顾别人言论和异样眼光,穿了这么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裳。但是却他始终是客,不会得到女儿一拜。也不会敬他一杯酒。

  令狐藏魂心里苦闷,把面前的酒端起以手遮嘴一饮而尽。

  林屹和苏锦儿拜完苏轻侯起身,梁九音正欲进行下一流程。苏锦儿抬手示意了一下,梁九音不知其意,便先暂停。

  然后让在场所有人都未想到,苏锦儿拉了林屹到了令狐藏魂面前。苏锦儿知道林屹不可能向令狐藏魂跪拜,但是她朝令狐藏魂盈盈一拜,虽然不那么正式。但是这也是苏锦儿最大限度而为了。

  这不光让在场所有人都意外,苏轻侯也甚感意外,他蹙了一下眉头。

  苏锦儿起身对令狐藏魂道:“令狐伯伯,谢你一直庇佑锦儿。今日锦儿和林屹大婚,令狐伯伯也一定希翼大家能天长地久平平安安。现在我和林屹给令狐伯伯敬酒……”

  众人哪里知道冰雪聪明的苏锦儿的用意啊。

  一来她是谢恩,二来她是希翼令狐藏魂与林屹日后大战时候,令狐藏魂能念旧今日之情形,饶林屹一命啊。尤其苏锦儿说的那句“令狐伯伯也一定希翼大家能天长地久平平安安”,就是在暗示令狐藏魂。

  令狐藏魂更是没想到苏锦儿竟然当众和林屹来给他敬酒,锦儿还当众给他一拜。令狐藏魂此时心情已难用语言形容。

  他什么话也没说,接过苏锦儿敬的酒,他的手指竟似有些颤抖。然后他端起锦儿敬来的酒,一饮而尽。这是他一生,喝的滋味最美的酒了。看着披着红盖头的女儿,他目光此刻也如寒冰消融。

  然后令狐藏魂略一犹豫,又喝了林屹敬来的酒。

  林屹又看着望归来,自己的二爷爷,心里颇不是滋味。今日最应该拜的人是二爷爷,但是他却不能拜。但是他可以敬酒。

  林屹和苏锦儿又给望归来敬了酒。

  林屹传音入密对望归来道:“二爷爷,今日孙儿大喜,孙儿不能当众拜你。不能喊你一声二爷爷,日后孙儿一定补上,给你磕几个响头。”

  孙儿大婚,尽管囿于形势,孙儿和孙媳妇难拜他,但是望归来此时还是无比欢喜。他笑呵呵喝了二人敬的酒。又意味深长看了孙子一眼。孙爷俩一切尽在不言中。

  二人回到仪式场中,梁九音又高声道:“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林屹和苏锦儿对拜完,并未先入洞房。

血狱江湖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74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