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我叫左朝阳(1)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血狱江湖第一百三十三章:我叫左朝阳(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血魔的眼睛,不似血魔奴一样,如充血般让人心悸的红。而且透着残忍和戾色。

  血魔眸子有一缕淡淡的红。就如黑亮的珍珠,淡淡涂了一层胭脂红。柔和而玄妙。这让血魔眸子更显独一无二。

  血魔睁开眼,铁面神君和南北二怪赶紧跪拜在床下。

  铁面神君道:“我的主人,你终于醒了!”

  南北二怪则更是激动颤声道:“血祖祖宗,你……你醒了……”

  血魔吁了口气,如风中一声轻叹。

  血魔略歪斜头颅,看着床前跪着的三人。

  似不认得他们了。

  他脸上那张魔面神情,嘲弄之意浓了。

  也许在嘲弄这一切,太过荒唐。

  南北二怪相视一眼。

  难道这次血祖清醒过来,头脑又处在迷糊中了?

  血魔神质时尔清醒,时尔迷乱,也真让南北二怪无解决办法。他们真是悔恨,当初应该计划再周详些,将北宫无羊也掳来。

  毕竟血魔是北宫无羊复活的。

  北宫无羊定有办法让血祖神质完全恢复正常。

  血魔突然开口,他的声音又如女子又似男儿,让人难辨雌雄。而且他的声音如遥远的回音,似穿越了两百年,回响在这石洞中。

  而且他说话也如学语婴儿模糊不清。

  “仙(现)在……晶(情)况如何?(注:为了不对大家阅读造成障碍。以后血魔说话表达,用正常方式。大家知道他说话说婴儿学语一般便可。”

  南北二怪暗吁口气,听这话意,这次血祖神质是清楚的。

  二怪也不敢隐瞒当前严峻局势。

  余北血用手指头戳了陈南血一下,意思陈南血擅自主张探风暴露,就由他来回禀。

  陈南血只能硬着头皮道:“血祖老祖宗,东西二门的人带着大批人在山中开始搜索。他们……他们竟搜到了这副近。我和余北血担心被发现,大家就合计了下。最后决定我带着北血的聋儿子出去勘探。没想到,出了差子……”

  陈南血还未说话,血魔轻轻抬起一只雪白晶莹的手,示意他住口。

  陈南血赶紧闭上嘴。

  血魔道:“这么说,你侥幸跑回来。聋子被他们捉了。”

  陈南血忙道:“血祖老祖宗英明。”

  血魔那奇异的眸子中,闪过一缕不快。。

  血魔道:“蠢到极点!”

  陈南血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

  血魔道:“能搜索到这里。南北二门的人本事不小。真是小看……他们了。现在开启黑色机关。机关一开,入口处几丈都会坍塌。”

  余北血道:“祖宗,毁了……大家怎么出去?”

  血魔道:“那就不出去了。这么蠢,出去做什么。你们死不足惜,难道,还想连累我这老祖宗吗!”

  血魔声音还是那样雌雄难辨轻飘如回音。咬字还是模糊不清。但是他魔面嘲弄神情,有了怒色。

  余北血道:“可是,我那聋儿子……”

  血魔打断他的话道:“正因为你那聋儿子被捉了,所以必须得毁了洞口。因为,他们会用你聋儿子做文章。你就当他死了吧。等我彻底恢复,天下,谁能奈我何……”

  余北血只得道:“遵命!”

  血魔又将目光转向铁面神君。

  看着铁面神君,他脸上怒容消失,又恢复原来玩世嘲弄笑意了。

  血魔对铁面神君道:“还是你最听话,去,看着他们将洞口毁了。”

  铁面神君才不管洞口毁了如何出去,他道:“是!”

  然后铁面神君站起,怒视二怪道:“走!”

  铁面神君曾遭受二怪折磨,心里充满恨意。但是二怪会那可怕生死笛,他也只能就范。现在血魔才是他的主人,所以铁面神君也不再忌惮二怪。

  南北二怪站起,随着铁面神君出石室摧毁洞口去了。

  三人走后,血魔仍盘腿坐在原处。

  双手仍放在膝盖上。

  他缓缓闭上眼睛。

  他如梦呓般轻语:两百年来,江湖无我,但是我仍在江湖。如今,江湖我重现。奈何,苍海桑田,故人都成鬼……

  过了一顿茶功夫,突然一声响传来。

  然后整个地府都晃动了几下,如强烈地震。

  南北二怪开启了机关,将洞口毁了。

  毁后,三人又回到石室中。

  余北血又将熬好的药汤伺候血魔喝了。

  血魔道:“这药熬的火候差了分毫……影响药力……”

  余北血道:“血祖,我尽力了。”

  血魔现在已知复活他的人是北宫无羊。

  南北二怪已将关于北宫无羊的一切都详细禀报了血魔。

  血魔道:“那个复活我的北宫无羊,罕见奇才。虽然……那本‘血神语’是我所著,然后传世,为日后复活我做准备。但是书中一些东西,我也只是设想,未实践过。而这北宫无羊,竟然将许多变为现实。又奇迹般将我复活。奇!你们……真应该将他也带出来……”

  从云宫脱身经过,南北二怪还未详细禀报血魔。

  因为血魔醒后,有太多信息需要知道。

  所以他们也只是挑重要的禀明。

  余北血道:“血祖,当时情况很复杂……大家只能带血祖出来。而且此人,对当今的相爷万分重要。真是难将把他也带出来。”

  血魔微微点下头道:“那,日后我去找他。”

  南北二怪兴奋道:“望血祖老祖宗,早日恢复。”

  血魔抬起一只手,摆了一下,示意二人出去。

  南北二怪便先出去。

  室中只留血魔和铁面神君。

  血魔朝铁面神君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了两下,示意他近前。

  铁面神君便凑到血魔面前,血魔道:“没有你的血瞳魔影,我难复活。我还未见过你真容,现在……把你面具摘下。让我看看你。”

  铁面神君对血魔可谓是奉若神明。

  他就将脸上铁面摘下。

  于是,露出左朝阳本来面目。

  只是现在这张面孔上,而满细细血线。

  如神秘的蛛网一般。

  但是仍难掩饰他俊朗之气。

  血魔仔细端详着左朝阳的脸,眼中闪动着奇妙光泽。

  血魔神出一只手,轻抚左朝阳面孔。

  被血魔轻抚,左朝阳顿时感觉身心无比惬意。简直就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奇妙感觉。所有悲伤,所有痛苦、所有内心的纷乱和焦虑,此刻都化为乌有。

  内心也无比静恬了。

  如月光下平静的海。

  血魔柔声道:“你注定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告诉我,你叫什么?”


血狱江湖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74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