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节 掌火雕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超维术士牧狐第1156节 掌火雕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地下大厅。

  墙壁上的油灯在之前的追逐战中,大量的被打翻,黑漆漆的灯油洒了一地,火星循着地面的油缓缓燃烧,并且逐渐的向外蔓延。

  安格尔在大火即将烧起来的时候,走向了离开的大门。

  站在门口,回首看向大厅。

  如今,地下大厅空空荡荡,就连残酷学者的雕像也碎成了粉末。再加上这一场大火,曾经留在这里最巅峰的铭文印记,却是付之一炬。

  这里是拉苏德兰能够亘古存在的源头,同样的,这里也是拉苏德兰走向毁灭的尽头。

  所有的一切,终将逝去。

  而这里只是开始。

  安格尔心中思绪万千,最终只是轻叹一句,然后转身朝着螺旋而上的楼梯走去。

  ……

  深幽的过道里,传来轻微的步履声。

  这是一条无窗的走廊,地毯是血红色,两边墙壁上挂着恐怖的魔物头颅标本,其中甚至还有人类的,表情均是惊恐与害怕。

  长廊的中段,偶尔能看到面容狰狞怪异的掌火雕像,借着它们散发的火光,隐隐看到了步履声的主人。

  一个高大的金发青年。身姿挺拔,面容俊美,唯独脸色苍白,带着异样的疲乏病态。

  他正是安格尔。

  从地下大厅离开后,安格尔便来到了虚空巨塔的一层。

  原本他以为可以很快的就找到离开的路,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塔内简直就是迷宫,他走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道,甚至连一扇通往阳台的窗户都没看到。

  而构建墙壁的材料也不是凡物,对任何能量都有削弱和屏蔽的作用,对于大恶魔那种阶层而言,并不会成为障碍,但就安格尔目前的实力,却是无法用精神力来探查墙背后的路。

  在这回廊里走了已经好一会儿,安格尔不仅没有看到窗,甚至连一扇门都没有看到。

  感受着前方一眼望不见头的黑幽寂静,让安格尔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自己进入了一个怪物的无漏腔道里,或者说,来到了一个无尽回环的廊道。

  又走了一会儿,安格尔来到了走廊中段的一个歇息处。

  歇息处的空间,比走廊要宽一些,可以容纳长桌与沙发,旁边依旧存在掌火的雕像。

  桌子上摆满了餐盘,只不过如今这些餐盘看上去很狼藉。安格尔在这里,闻到了朱庇特那恶臭的口水味。

  估计,朱庇特在去到地下室之前,曾经在这里吃过东西。

  安格尔想了想,没有继续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而是暂时在歇息处停留,然后拿出了探察傀儡,向着黑暗深处放了出去。

  探察傀儡在寻找路线时,安格尔则拿出了残酷学者的雕像,放在了桌子上。

  “降物。”安格尔轻声呢喃,这是伊亚达塞说的,显然就是这个雕像的名字。可这个降物,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从之前残酷学者的话语中可以听出,这个雕像似乎可以使用,可如何使用?以及使用的效果和后果,又会是什么?却依旧是个迷。

  安格尔看着那雕像,此时雕像和最初时在地下大厅看到的一样,双翼闭合且包裹着本体。虽然看不到它的面貌,但不知为何,安格尔总有种发毛的感觉,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遥远的黑暗中,盯着自己。

  安格尔思忖了片刻,将右手的手套取了下来。

  环绕在右手的绿纹,瞬间跃于眼前。

  这些绿纹不停的变幻着,且绕着右手移动。安格尔很快就锁定了其中一道绿纹,这是之前他才得到的新的绿纹。

  虽然他并没有像其他绿纹那般,深刻的去剖析过它的内在数据,但当得到这个绿纹的刹那,他便明白这绿纹的涵义——「屏蔽」。

  不过,按照其他绿纹的意义而言,这个屏蔽估计也只是最表层的涵义,它内在应该还有其他的意思,只能等以后空闲下来,再去进行深入的分析。

  他看着那代表「屏蔽」涵义的绿纹许久,最后,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将右手慢慢流泻出来的魇界气息,作为启动绿纹的动力源,安格尔尝试着激活这个绿纹。

  没有任何光影,也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那枚代表「屏蔽」涵义的绿纹就这么平淡无奇的消融了。或者说,用肉眼来看,它消失了;但安格尔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绿纹化为了一层薄膜,将自己全方位的包裹住。

  随着这层薄膜的出现,安格尔目光再次看向桌子上的雕像,却是没有再出现之前那种心悸感。

  虽然安格尔觉得这样做似乎有点太过被害妄想,但这个降物,毕竟是出自大魔神之手。魔神之物,任何的小心应对,都不为过。

  而且,激活了屏蔽绿纹后,安格尔其实也不用担心它消失,因为右手其实一直在释放着魇界气息,这些魇界气息目前来说足以维持绿纹的存在。

  除非他用右手释放魇幻之术,否则对于这个绿纹而言,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影响的。

  安格尔放下心来后,目光自然放到了探察傀儡的那一边。

  不过,当安格尔看过去的时候才注意到,探察傀儡此时正停在一扇破开的大门前。

  这扇门,正是之前安格尔从地下大厅上来的那扇门。

  等于说,探察傀儡绕着这个回廊走了一圈,最后没有任何发现。唯一看到的门,还是这扇通往地下大厅的门。

  整个回廊只有这么一扇门,这显然不可能。

  “要么就是进入了迷局,要么就是路被隐藏起来了。”

  如果是迷局的话,安格尔估计以自己的能力,肯定是破不开的。而且,按照他的推测,本身虚空巨塔就有铭文的手段,再设置迷局的可能性很低。

  那就是说,路被隐藏起来了?

  安格尔收起桌上的雕像,朝着黑暗的走廊走去。他一边走,也一边在观察着周围,可是直到他重新走到了地下大厅的门口,也依旧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

  仔细想想,如果迷局都不可能,那么把路隐藏起来,似乎也有些不符合推测。

  而且,按照安格尔这段时间的观察,除了以影响精神为主的恶魔外,其他恶魔大多都不喜欢麻烦。打杀玩诡的事不少,但藏来揶去的情况,很少发生。

  “难道说,其实路一直没有隐藏起来,只不过我忽略了?”

  安格尔沿着来路,重新走了一遍,这一次他走的很慢。除了偶尔能看到的墙壁上头颅标本外,一路再也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在安格尔一筹莫展的时候,前方的黑暗中亮起了淡淡的光辉。

  抬起头一看,却是长廊里时不时出现的掌火雕像。这些雕像,狰狞恐怖,横在墙壁上,伸出长长手臂,手心上则是亮着的灯火。

  安格尔看着这个掌火雕像,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对于嫌麻烦的恶魔而言,如果是路,肯定有明显的标志。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长廊里,最明显的,便是这些燃着火光的雕像。

  难道说,这些雕像就是路?

  安格尔疑惑的伸出手,碰了碰雕像的长手臂。

  然后他根本没用力,就听到“咔咔——”的声响,掌火雕像以及其背后的墙壁,直接翻转了过来,出现了一个大门。

  安格尔:“……”原来还真的是路。

  安格尔一边吐槽着这个设计,一边朝着门后走去。

  门后是一个狭窄逼仄的房间。辅一进来,安格尔立即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仔细一看,却见小小的房间内,布满了各种腐烂的血肉,看样子似乎是某些魔物的血肉,有些已经开始长出了白白的蛆虫。

  在房间的正中央,有一个斜下去通路,看上去就像是滑梯。但这个滑梯上,有陈年漆黑的血迹,也有鲜艳的新近血痕。

  安格尔让探察傀儡沿着滑梯往下看了看,却见下方是一间血腥的地下室。

  一个脖子上和四肢都绑着锁链的肥胖恶魔,正拿着大砍刀不停的砍着一个魔物……说起来,那个魔物上面还挂着猎物馆的编号,似乎是从猎物馆得来的。

  肥胖恶魔四周都是碎肉与烂肉,还有各种看上去就恶心的餐盘调料。

  探察傀儡的动静,似乎惊到了这个肥胖恶魔,它转过头怒喝了一声,拿着菜刀朝着探察傀儡冲了过来。

  不过才冲到一半,就被锁链给拖住了。

  安格尔看到这一幕后,默默的从这个房间退了出去。那餐盘的样式基本和歇息处的餐盘一样,也许是朱庇特抓来的厨师?

  回廊里的掌火雕像很多,安格尔很快就找到了新的房间。

  然而,这依旧是一个厨房,厨房底下也同样关押着一个肥胖恶魔。

  说来,这些恶魔厨师用的食材,都是深渊的魔物,对于安格尔而言,都是上好的魔材。不过想要得到,必然要下去面对这些恐怖厨师。

  安格尔不认为自己能打的赢,只能遗憾的撤退。

  这一路上,安格尔进了很多掌火雕像背后的房间,然而十之八九都是‘厨房’,从这来看,就知道朱庇特有多能吃。

  而剩下的房间,基本都是空荡荡的。

  也不是全然没有东西,譬如眼下的这一间。


超维术士牧狐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9058_2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