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3节 故事原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超维术士牧狐第1543节 故事原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而按照记忆碎片中,“他”自己曾提到的过往,他在凡人时的名字和这位男爵同名。

  也就意味着,他以前也叫做亚历克斯。

  在“他”消失后,指甲婆婆已经寻找“他”很多年。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用亚历克斯这个曾用名,去寻找他的踪迹。可当这个名字不经意的从凡纳森口中说出来时,她沉寂多年的心脏,突然砰砰砰的跳动了起来。

  虽然她知道,很有可能凡纳森提到的亚历克斯,只是一个巧合,名字只是恰巧与曾经的他相同罢了。

  但这是指甲婆婆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亚历克斯这个名字。

  或许是感怀,或许是激动,又或者是一种冥冥中的感应。

  指甲婆婆思忖再三后,决定还是亲自来看看凡纳森口中的这个主角:亚历克斯。

  哪怕指甲婆婆知道,这只是安格尔炼制的一出话剧,哪怕这出话剧有极大可能是杜撰出来,主角名字也是虚构的,可她依旧不想放过任何一点点的线索。

  更何况这个名字还真实的触动了她的心绪与回忆,说不定这也是一种巫师的预兆,在潜意识里指引着她,来到了这里。

  ……

  当诡异悠长的恐怖声响离她越来越远,指甲婆婆只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条狭长而幽邃的通道。被一双无形的手,推进了黑暗且未知的箱庭。

  这是进入幻境的征兆。

  以指甲婆婆的能力,可以轻松的挣脱。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顺着这股蕴荡在空气中的暗潮,将自己沉入了一片未知的幻境海洋。

  当鼻尖微微有些沁凉,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时,指甲婆婆带着期待的心绪,睁开了眼。

  这是一个没有星月的夜晚。

  指甲婆婆的视角在高空,俯瞰着一片笼罩在幽沉夜色下的孤独小镇。

  她一眼便尽收了这座阒然小镇的大致分布,作为一个经历丰富的巫师,也下意识的评估起了这里的环境、城镇建筑以及可能对应的所在地。

  因为太过黑暗,月色又给小镇添加了一层森白外衣,让城镇本来的样貌也因此而变形。且指甲婆婆不能动用能量去改变能见度,所以一时难以判断具体所在。

  但从建筑的分布与风格来说,是典型的人类城镇,不过看上去还是颇有些原始,既没有铁路也没有钢筋建筑,也就是说,没有在意荣国的辐射范围内。

  指甲婆婆还想继续观察情况的时候,画面突然一转。

  她从俯瞰的视角,进入了一个旁观的视角。而如今她所在地,并非在高空,而是在一座有些陈旧的小教堂内。

  教堂虽小,却灯火通明,一群信徒抱拳抵额,对着一个有些残破的石像,念诵着充满宗教味道的祈祷词。

  指甲婆婆沿着教堂的中央过道慢慢往下走,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

  她记得凡纳森说过,只有来到了当前场景的核心人物附近,激活了剧情,才会进入下一个场景。

  而这个教堂的核心人物,她记得很清楚,正是一个性格淡漠的神父。

  也是这场特殊话剧的主角,亚历克斯。

  当指甲婆婆走到过道中央时,突然听到一阵声音:“一切以神典的教训出发,你的思考方式,与逻辑举证也需要以父神的教义为主,你明白吗?”

  在念诵低语的教堂内,这声音十分突兀,立即吸引了它的注意。

  她转头看去。

  却见教堂的一侧,一个老神父正低声的与一个少年对话。

  当她目光聚焦在他们身上时,画面视角非常自然的开始拉近,指甲婆婆明白,她找到了场景的核心人物。

  指甲婆婆带着期待的眼神打量着这两人,准确的说,是打量着那少年。她知道,这个少年应该就是凡纳森口中的亚历克斯。

  当她看到少年的第一眼,她的心脏微微一颤。

  少年是白发,在壁烛的油灯下,发丝反着光,有种耀眼的银色质感。

  而“他”也是一头白发,纯粹的宛若初雪。

  虽然长短不同,但一样颜色与质感的白发出现在她眼前。她的心脏开始加速的跳动着,难道,这个少年真的与“他”有关?

  当视角越来越近,最后彻底聚焦在这一老一少身上时,指甲婆婆反倒是皱起了眉。

  因为,少年的模样,和记忆中的“他”,没有丝毫相似处。

  “果然,希望又再次落空。”指甲婆婆轻轻叹了一口气,虽然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翼,可这种被期冀拱上云端,又再次被现实推落大地的落差感,让她也忍不住有些失落。

  指甲婆婆这些年失望的次数也很多,很快便调整心绪。反正来都来了,就当看一场新兴的话剧吧。

  后面的剧情慢慢的展开来。

  连环杀人案以极其震撼的画面表现力,铺陈在她的面前。

  紧接着,各方人物慢慢登场,每个人物在拥有自己戏份的同时,也在推动着剧情向前。其中最惹眼的自然是那位笼罩在流光溢彩中,自称时空旅人的角色,他俨然成了主角的活体外挂。本来好好的破案故事,因为他的出现,走向了一个诡异的展开。

  后来解谜出来的樊笼,以及慢慢揭开真相伯伦朗神父,藏在最深处的修女,都是时空旅人在暗处发现的。

  不过,指甲婆婆却并没有在意故事剧情,一来,凡纳森说过剧情的大概,也说明了结局的仓促留白;二来,她的所有注意力,再次被那个主角亚历克斯吸引住。

  她原本已经放下了,不再去过度联想。可是,当这个主角开始与时空旅人交流时,她的疑惑再次升起。

  这出话剧中,其他所有人的口音,都非常古怪。指甲婆婆在南域待了这么多年,从未听过类似的口音。

  可主角亚历克斯的口音,她却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其中某些拟声词以及尾音的处理,非常偏向石桑王朝第十三印安洲的语调。

  指甲婆婆之所以关注亚历克斯的口音,是因为……她没记错的话,“他”也是来自石桑王朝第十三印安洲。

  虽然主角亚历克斯的口音还融入了一些其他地方的语调,但其中占据主体的几种口音里,肯定有第十三印安洲。

  这就让指甲婆婆有些怀疑了:名字类似,发色相同,连语调都接近。

  “真的,只是巧合吗?”

  指甲婆婆不敢立即生出希望,但心田里却有一颗疑惑的种子在破土发芽。

  等到幻境结束后,课堂上绝大多数人还沉浸在之前震撼的幻境中。

  虽然结局有些过快,但故事总体是完整的,而且他们更加欣赏的是炼金幻境本身,以及这种非常特殊的新兴艺术的表现方式。

  就算以前有人尝试用幻术构造过故事,但安格尔这种用画面的自然切换,来代表时间轴的推进,以及故事的深化,却是头一次出现。

  在大家赞叹不已的时候,指甲婆婆的眼神却一片恍惚。

  “这个故事的源头是什么?那个主角……”指甲婆婆看向身边的安格尔:“他有原型吗?”

  安格尔有些意外指甲婆婆会提出这个问题,他炼制这个樊笼之影,原本就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人知道这片樊笼在哪里,用以来确定空幻之门的能力。

  可迄今为止,除了桑德斯确认了亚历克斯的口音偏向石桑王朝外,他并没有得到其他的信息。

  安格尔已经打定主意,等回去后找多多洛来预言一下,如果实在不行,去石桑王朝第十三印安洲碰碰运气。

  可现在指甲婆婆那慎重的表情,似乎在说明着一个事实。

  她好像知道些什么?

  安格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对指甲婆婆传声道:“我先将课堂结束,等会我再和婆婆详谈。”

  说罢,安格尔来到了环形课堂中央,简单的说了几句总结,然后便结束了这堂课。

  半小时后,芒士魔材街,指甲炼金屋内。

  在空旷的二楼大厅中,仅有安格尔与指甲婆婆相对而坐。

  指甲婆婆一路上都沉默着,似乎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哪怕他们坐下来,也一直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空气中飘散的时间香氛已经从正午的馨香,变成了夜晚的幽香时,指甲婆婆才回过神。

  指甲婆婆看向安格尔,缓缓开口。

  她询问的事,和之前在课堂上说的一样:“樊笼之影里的故事源头是什么?主角亚历克斯,他有原型吗?”

  安格尔:“婆婆为什么会这么问?”

  指甲婆婆沉思了几秒,说道:“因为,我有一些事情想确认。”

  这句话,在此前进入樊笼之影幻境前,指甲婆婆就曾说过。安格尔好奇道:“难道,经历了幻境后,婆婆还是无法确认你想知道的事情吗?”

  指甲婆婆点点头:“是的,总觉得是巧合,但巧合却也太多了,让我生出了‘可能是真的’这种……”奢望的念头。

  安格尔不知道指甲婆婆所指是什么,但他也没有立即去追问,而是用一句话回答了她之前的提问。

  “樊笼之影里面的故事源头是什么,我很难回答。但我可以说的是,幻境虽然是我虚构的,但这个故事却是真实存在的。”

超维术士牧狐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9058_2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