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1节 赛鲁姆的希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超维术士牧狐第1551节 赛鲁姆的希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对于海伦,安格尔其实很有好感。不过,这种好感并不限于浅薄的爱恋,而是一种人格的欣赏。

  他很欣赏海伦的行为处事,果决明断,进退有节。在处事上,海伦和娜乌西卡颇为相似,不过人生信条她们却不一样,娜乌西卡对自由向往,不羁洒脱,而海伦则更倾向守序律己。

  正因为对海伦的欣赏,安格尔其实时不时的也会想起她。

  虽然他对于丝蔓并无太多好感,但丝蔓似乎非常喜欢海伦,有丝蔓的照顾,海伦应该过的还不错吧?

  在安格尔如此想着的时候,在擂台另一方的观众席上,一个微胖的女子目光看向对面安格尔所在的地方,嘴角浅笑,眼里闪过一丝怀念。

  而擂台之上,一头紫发的丝蔓,目光先是瞥了一眼微胖女子,然后顺着她看向了安格尔。

  丝蔓眉头微皱,她其实一进擂台就看到了安格尔,因为只有安格尔周围的位置是空着的,太显眼了。她有些不明白,安格尔为何会突然来看这场比赛,而且还没有以评判的身份。

  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对面的夕梨?

  亦或者,为了海伦?

  丝蔓知道海伦以前似乎对安格尔有过好感,但当时安格尔明显委婉的拒绝了她,海伦自己也果断退了一步……难道说,安格尔是打算吃回头草?

  丝蔓陡然复杂的心思,安格尔却是不知道。他这次来的目的,其实根本与丝蔓无关,甚至一开始他都不知道影鹅女就是丝蔓。

  “话题扯远了,我刚才说的你听到了吗?幽光到底属于哪一种?她输给冷目猫,是自身实力不济,还是真的在隐藏实力?”赛鲁姆竭力的将话题拉回正轨。

  安格尔听后摇摇头:“我没看那场比赛,我也不知道。”

  赛鲁姆:“好吧,那这场比赛呢?你觉得幽光能赢,还是影鹅女能赢?”

  安格尔看向擂台上两个选手:“影鹅女的实力不错,经过改造后的影鹅形态,应该可以让她迅速的获得空中优势。我对幽光并不熟悉,就看她在对空能力上,有没有办法了。”

  赛鲁姆嘀咕道:“我希翼影鹅女能赢,如果不能赢,也最好将幽光的实力都给骗出来,可以让我想好应对方法。”

  这是赛鲁姆特意来观战的原因。

  这种方法固然是好的,可如果双方的差距极大,那就不管用。

  就像,所有人都知道桑德斯的幻术能力强,可真到了对战时候,就算用出了各种克制幻术的手段,还是打不过。因为差距太大,一力降十会。

  而赛鲁姆看完这场比赛,心中就有这种感觉。

  他一直祈祷,夕梨当初向冷目猫认输,是因为实力不济。可比赛过半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夕梨绝对不是实力不济,她的续航能力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擂台上,夕梨站在黑暗中,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而她面前则是一片黑暗的漩涡。

  “三级戏法,漆黑之轮。”说话的是一道成熟的男声,听上去优雅的就像是有贵族在你耳边细语,不过说话的人却并不是贵族,而是一本厚壳书——

  赛鲁姆的《黑暗狱典》。

  赛鲁姆没有为黑典买票,所以他只能用书的形态,被赛鲁姆端在手上。此时,黑暗狱典的封面,出现了一张嘴,声音便是从这张嘴里传出。

  “而且,包括之前的黑暗枪决与深邃幽雾,这已经是夕梨释放的第五次三级戏法了。看上去还游刃有余,这种魔源储量,恐怕比起九成的三级学徒,都还要高。”黑典说完后,还不忘补枪:“而同为黑暗系学徒的主人,你目前还只会一个伪三级戏法,还不一定能在实战中用出来。”

  赛鲁姆的脸色一黑,从牙齿缝里憋出一句话:“说她就行了,别提到我。”

  对于黑典的话,安格尔其实也同意,短短几分钟内,夕梨释放了五次三级戏法,这不仅说明了她的魔源储量,也可见夕梨对戏法释放时机的掌握。

  夕梨的续航能力绝对不存在只能打半局这种说法。

  估计,当初夕梨之所以向野赫认输,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影鹅女丝蔓的发挥,其实也非常的出色,要知道三级戏法常常是一场比赛决定胜负的关键,很多时候,学徒的比赛能释放出一次三级戏法,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遑论夕梨释放了五次。而丝蔓能抗住五次,也可见她的实力丝毫不弱。

  只是,与夕梨那恐怖的攻击相比,丝蔓的表现就被压制了,相形见绌。

  而且安格尔还注意到,比赛时,夕梨一直行走在黑暗里,但她嘴里却不停的念叨着:“希翼。”

  包括她眼神中的渴求、嘴里的念叨、还有逐渐发散的光能量,无不再说明一件事,夕梨似乎还有以“希翼”为本质的力量在酝酿着。

  这应该是夕梨的杀手锏。

  可惜的是,丝蔓虽然化为了黑翼的影鹅,看上去掌握了制空,可一直被夕梨的黑暗所笼罩,最后无奈的认了输,并没有将夕梨的杀手锏逼迫出来。

  这场比赛结束后,赛鲁姆的表情一直很严肃。

  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夕梨的实力绝非传言中的半场琉璃,甚至赛鲁姆觉得,如果她真的用出全力去和冷目猫野赫相争,最后胜利者是谁,还未可知。

  冷目猫属于潜力榜上的超新星,那么夕梨不弱于他,在潜力榜上肯定也是前段班。

  这就让赛鲁姆很痛苦了,他只是一个中后段班的选手,要和这种超新星比赛,他真的有希翼吗?

  见赛鲁姆一脸的纠结,黑典从书中钻出上半身,面对赛鲁姆:“亲爱的主人,需要我帮你分析一下吗?”

  赛鲁姆点点头,用希望的眼神看向黑典。

  黑典非常严肃的道:“那么接下来我会分析,你该如何机智的认输,在女士面前既不会丢面子,而且身上受伤也不会太严重。等到比赛开始的时候,你可以先这么做……”

  黑典还没说完,赛鲁姆就面色阴寒的将厚壳书一把合上。

  黑典话才说到一半,直接化为烟雾,消失不见。

  里昂迟疑了一下,问道:“黑典,他不会有事吧?”这段时间,里昂住在芳龄馆,黑典经常给他指点,所以里昂对于黑典还是很尊重的。

  赛鲁姆黑着脸道:“放心吧,一般而言恶人活的都比好人长。”

  在平复了心情后,赛鲁姆将希翼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想了想,他其实也和黑典的想法差不多,赛鲁姆目前其实还没真正的达到三级水平,想要和夕梨对战,天然就输了一截。不过赛鲁姆也不是没有优势,他有黑典,而且还有贤者之体,不过这些优势能对夕梨造成多大的伤害,安格尔其实并不清楚。

  思及此,他对赛鲁姆道:“这样吧,我先了解一下你的实力。”

  一小时后,在无限战塔封闭的一个擂台上。

  赛鲁姆满头大汗的趴在地上,喘着大气,他的对面则是化为儒雅中年的黑典与安格尔,他们站在一起,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就在不久前,赛鲁姆释放着自己各种手段,与安格尔制造出来的一个幻象战斗。

  幻象是安格尔今日看完夕梨比赛后,模拟的夕梨。

  这场比赛在赛鲁姆释放完自己绝大多数攻击手段后,安格尔才停了下来,与黑典商量所谓的对策。

  过了好一会儿,在赛鲁姆气息平复后,安格尔这边也与黑典讨论完毕。

  在赛鲁姆希望的眼神中,安格尔道:“具体来说,你比夕梨还是差了一大截。”

  赛鲁姆眼神露出失望,这时安格尔却说了一个但书。

  “不过,我和黑典商量过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

  在赛鲁姆重燃光亮的眼神下,安格尔缓缓道:“黑典执掌天秤,进行律条重演。”

  赛鲁姆猛地抬头:“只有这个办法?”

  安格尔点点头:“是的。”

  赛鲁姆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超维术士牧狐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39058_27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