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要吃薯片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只所长,虽然说想要展现出一副所长的威严来,但是实际上很胆小。

  怕死。

  准确点说,是害怕什么都没做成就死了。

  因此这会儿躲在玛修背后,又努力做出啥也不怕的姿态,挺有反差萌的。

  “玛修虽然和从者融合,成为亚从者,但是还不够成熟。”沈河看向了咕哒子,“战斗就交给大家吧。”

  “虽然很想说让大家也出一把力,但由于战斗的是玛修,所以......”咕哒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拜托你们了。”

  有了旁边的所长作为对比,这只咕哒子就显得更加亮眼。

  最起码在她的身上看不见多少恐惧和迟疑。

  不过。

  这种面对面的看着自己过去带入的游戏角色感觉,还真的有些奇妙。

  “一方通行,交给你了。”沈河看你想一方通行。

  “很简单的事情。”

  一方通行的脚下轻点,身形瞬间消失。

  奥尔加玛丽的眼瞳猛然收缩。

  身躯强化魔术?

  但这也太快了,这样的加速度全靠人体爆发的话,根本就承受不住。

  而且......

  力道太强大了!

  “他是你们从异世界得到的成果之一吗?”奥尔加玛丽忍不住问道。

  胆小归胆小。

  但是只要能够确定安全,她也不会在这样害怕中耽误太多的时间。

  “这么说也没错,但是,一方通行是大家从异世界带回来的伙伴。”沈河笑着说明道,“他自身就是相当强大的超能力者,展现完全姿态的话,毁掉这座城市也轻易而居吧。”

  “什,什么——!?”

  奥尔加玛丽忍不住瞪圆了眼睛。

  超能力者什么的。

  即便是在现实世界也是存在的,但要说能够毁掉一整座城市,这难道是魔法使吗?

  而且......

  她又忍不住看向了一旁脸上一直带着期待笑容艾斯德斯,单单以气场来看,这一位似乎还要更加强大一些。

  似乎注意到了奥尔加玛丽的视线,艾斯德斯看了过去。

  一瞬间,奥尔加玛丽就好像被什么超强大的人物盯上了一下,浑身都快要炸毛了。

  而就在这时。

  一方通行已经解决掉了所有的敌人。

  面对这种数量,近乎没有用到一分钟的时间。

  “什么嘛......”奥尔加玛丽稍稍的放松了些,“既然你们这么强大的话,看来大家的调查可以更大胆一些了,沈河,还没问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也是通过灵子转移吗?”

  “不,不是,灵子转移的数据已经被毁坏的差不多了。”沈河摇摇头,“刚刚已经说过了,大家的总部位于一处空间夹缝中,那里脱离了时间,空间,可以直接以那里为跳板转移。”

  这个世界的灵子转移的确非常神奇。

  但是说实话。

  和真正的时间穿梭机,平行世界跃迁机等等这些技术比起来,还是差的很远。

  沈河没有必要强行做一个。

  “竟然还存在着这么神奇的地方。”奥尔加玛丽有些惊叹。

  “好了,既然调查可以大胆一些,那我就将大家得知的信息分享给你们吧。”沈河在这个时候得到了阿尔托莉雅传来的信息,知道时间差不多了,“你应该已经知道,在零四年的冬木市,曾经发生过一场圣杯战争,最后,saber取得了胜利......”

  沈河将原本的剧情中,奥尔加玛丽对咕哒子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忽然庆幸当年认认真真的将游戏剧情都看完了。

  这款游戏的本质。

  其实就是穿越到一个又一个特异点中,对被改变和破坏的历史进行修正。

  而这第一特异点。

  就是以第四次圣杯战争为背景,与樱那个世界不同是,saber最后获胜。

  但既然是特异点,显然产生了某种怪异的变化。

  “也就是说,大家只要找到毁灭冬木市的原因,然后将其排除和修正就行了吧。”咕哒子很快的理解一切。

  “简单来说,就是这样。”沈河笑着点点头,“所以大家现在正在前往教会,如果是圣杯导致了这样的变化,那教会里应该会有些什么......”

  “等等,各位,有数位从者朝着你们冲过去了,那是真正的从者反应!”医生的声音忽然响起。

  “从者——!?”奥尔加玛丽再次惊叫起来,“的确,如果这里是圣杯战争的战场,那会有从者也不出其。”

  “但如果有沈河他们在的话......”咕哒子依旧保持沉着。

  实际上,冲来的从者的确带有完全的从者反应,和刚刚的那些怪物不同,但是相同之处是,浑身也被包裹在黑泥当中。

  被腐蚀的从者。

  这场圣杯战争中,已经被saber击败的失败者。

  沈河打了个响指。

  啪的一声。

  追过来的复数位影子从者直接被无形的刀刃切割消散。

  奥尔加玛丽不由张大了嘴巴。

  御主这么简单的秒杀了从者?

  “躲在那边的人,再不出来的话,连你也一同消灭哦。”沈河不紧不慢的看向一个方向。

  “还真是可怕......”从那里走出了一个男子。

  穿着蓝色的风衣,深蓝色短发的俊美男子,手中也是拿着犹如法杖一样的木制品长棍。

  一看就是英灵。

  而且与刚刚的那些英灵完全不同。

  “怎么会有像你们这么强大的存在,所以说,大家英灵被召唤出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啊。”男子的表情充斥着无奈。

  “魔术师阶级?”沈河装模作样的打量了他一眼,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虽然说也是不错的英灵,但并不是我想要的,说起来,你应该知道这座城市中发生了些什么吧。”

  “如果......你们愿意帮忙的话。”这位魔术师将事情大致的讲了遍。

  其实非常简答。

  本来好好的圣杯战争,一夜之间,城市被大火吞没,而saber忽然开始大杀特杀,到最后也仅仅只有他活了下来。

  按照圣杯战争的规矩。

  只要他死了,或者saber死了,圣杯战争也就结束了。

  “虽然不确定击败saber后是否会让这个特异点复原,但是......既然你们这么强的话,直接去问个清楚也行吧。”奥尔加玛丽插话进来。

  她算是知道了。

  一般的从者根本就不会是沈河这几个人的对手。

  来自异世界的另一个迦勒底御主......简直就是犯规般的存在。

  “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魔术师也点点头。

  “我也觉得可行。”咕哒子也点点头。

  “我,我的话......”

  “你就不用说了,反正你听你御主的,对吗?”沈河打断了玛修的声音,耸耸肩,“那还等什么呢,带路吧。”

  这样一个背景单调,剧情单调的第一个特异点,的确没有耽误时间的必要。

  而且,沈河想一下此刻的saber已经变成他的人了,就觉得会比较有趣。

  众人在魔术师的带领下,朝着saber的藏身点走去。

  那是大圣杯的隐藏地点。

  一处洞穴中。

  途中也遇到了几次敌人,但因为沈河不打算浪费时间的缘故,这些敌人,无论是怪物还是被黑泥腐蚀的从者,全部都在沈河的响指中干脆的消失了。

  连带着众人都有些麻木。

  甚至觉得他们此行的目标,那位传说中的圣剑,也会像这样在响指中干脆的消失也说不定。

  “好了,最强大的家伙就在里面,现在有人想要退出吗?”魔术师站在洞穴的门口,转过身看着所有人。

  “少说废话,冲进去干脆的拿到大圣杯,然后结束掉这个特异点吧。”奥尔加玛丽双手环胸,完全恢复了身为所长的气势。

  “所以说,看起来好像强大的就是所长你一样。”医生忍不住吐槽,“明明只是借助沈河他们的力量啊。”

  “哼,他们也是迦勒底,我也是迦勒底,有什么不同?”奥尔加玛丽完全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倒是你,给我好好的监控四周,等我回来之后,迦勒底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做呢。”

  现场完全没有什么紧张的氛围。

  甚至玛修也依旧没有展开自己的宝具。

  沈河觉得。

  或许他们的插手,会让咕哒子和玛修变成真正的咸鱼也说不定。

  总之,众人直接进入洞穴当中。

  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巨大的圣杯,以及站在圣杯面前,手持大剑,身穿黑色战甲,浑身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女人。

  “好,好恐怖的魔力。”

  即便不需要医生检测,在场的众人也都能感受到了,那宛如实质化一般的恐怖魔力。

  “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王者的实力吗?”玛修喃喃道。

  如果没有遇到沈河等人,凭借着她的实力,是绝对不会是这个人的对手。

  御主会在一瞬间就被那柄大剑蒸发掉的。

  于是。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沈河。

  而沈河——

  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阿尔托莉雅。

  她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装作木头人。

  这家伙。

  “喂,应该怎么办?”奥尔加玛丽忍不住插嘴道,“不要说连你也没有办法战胜这个人。”

  “所以说......”沈河无奈的转过头,“你们呀,身为御主,看见强大的英灵难道就没有什么反应吗?感受到这魔力没有,看见那美丽的身姿没有?这样集强大和美丽为一体的存在,你们怎么能想着消灭呢?我在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决定了——我要她作为我的从者。”

  “......”

  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沈河。

  “这种事情,应该不太可能吧。”咕哒子忍不住插话道,“即便是我这样的菜鸟也是明白的,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契约英灵成为从者,得用媒介进行召唤才行,更不用说......她能不能沟通还不一定呢。”

  “没错,竟然说这么天真的话!”奥尔加玛丽也不住的点头,“快点消灭她啊,都到了这里了难道还想要退缩吗?”

  “我也觉得......想要契约完全没有可能性。”魔术师同样开口。

  总之,这里所有的人都觉得沈河是在说梦话。

  而且还是没有半点道理的,不切实际的梦话。

  “不,我的座右铭,就是一切皆有可能。”沈河依旧保持着微笑道:“根据亚瑟王的传说,她的爱好应该是精美的美食,而面前这个,不出意外的是处于反转状态,将一切都反过来的话......有了。”

  沈河就这样一步步的朝着阿尔托莉雅走过去。

  完全没有动手的打算。

  看的其余人都完全傻了。

  “喂喂,你们的御主是不是着魔了?”奥尔加玛丽连忙看向艾斯德斯和一方通信两人。

  “对于御主而言,就没有做不到的事。”艾斯德斯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总之,你们就只需要好好看着就行了。”

  “......”

  奥尔加玛丽忍不住捂住额头。

  再怎么盲目的自信,也要讲究基本法啊。

  她忽然有些悔恨自己太相信沈河他们了。

  而这时。

  沈河已经站在了阿尔托莉雅的面前。

  “呦——”他笑着打着招呼。

  阿尔托莉雅就这样看着他。

  在其他人看不见的地方,视线也在憋着笑意。

  然后。

  沈河手掌一翻,拿出了一袋薯片。

  “打打杀杀多不好,要不然吃点东西?”

  沈河脸上带着笑容,然后撕开包装,竟然大胆的将薯片递到阿尔托莉雅的嘴边。

  完了。

  奥尔加玛丽都快要绝望了。

  亚瑟王可是数千年前的王者,怎么可能会吃薯片那样的东西,而且这样毫无防备的靠的这么近,下一秒就会被大剑直接拦腰砍成两节吧!

  咔嚓——

  清脆的响声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面格外明显。

  阿尔托莉雅一口咬下了递到嘴边的薯片。

  “很好吃。”她发出了声音,一瞬间就好像从宛如死物的石雕活了过来一般,“还有吗?”

  “——!”

  奥尔加玛丽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那个穿着一身战甲,散发着强烈的不详气息和庞大魔力的骑士王,就这样咔嚓咔嚓的大口吃着沈河喂给她的薯片。

  还很享受!

  还有可乐!

  “玛修。”她一把抓住身边玛修的手掌,“你捏我一下看看。”

  玛修就真的毫不客气的捏了一把。

  然后奥尔加玛丽痛的惊呼了一声。

  揉了揉眼睛。

  没有在做梦!

  面前还是那样就好像三流薯片广告一样的场景!

  漫威世界的御主



漫威世界的御主 /html/book/48/4895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