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晚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穿越战国之常磐红叶第三百二十五章 晚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2月30日下午,织田家的诸位重要家臣,就纷纷来到了清州城的天守阁内,欢庆永禄八年的到来。不过,他们毕竟不是市井小民,思虑没有那样的单纯,不少的人即使在宴会上都是勾心斗角。



  但是,总是会有那么几个思虑单纯的傻瓜,像老百姓过年一样庆祝节日。



  “来!兄弟们!今天一定要不醉不归啊!”前田利家高高举着手里了的酒杯,朝着周围的兄弟们遥遥地比了一圈,就畅快地一饮而尽。



  “来来来,我会怕你吗?”池田恒兴毫不客气地从桌案上抓起一个酒壶,对着自己的嘴巴就猛着灌了几口,“我尾张千杯不倒恒兴!比喝酒,就没怕过谁!”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稳重点啊。”一旁的丹羽长秀看着两个精力旺盛的后辈,哭笑不得地提醒道,“你们的夫人还在呢,不能注意点啊?”



  这一次宴会,各个武士都带着自己的家眷一起赴宴。此刻,前田利家他们几个的女眷,就都围坐在远处,一边看着自己的丈夫在那里胡闹,一边不知道在热火朝天地讨论什么。



  “为啥注意点?几个娘们凭啥管大家?”佐胁良之明显喝高了,脸红脖子粗地大声嚷嚷道,又拍了拍前田利家的肩膀,兴奋地道:“你说是不是,哥?”



  然而,出乎佐胁良之意料的是,平时一贯豪迈不已的前田利家,此刻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佐胁良之愣了一下,往女眷那边一看,忽然发现他的嫂子阿松夫人正用阴狠的目光注视着前田利家的后背——也难怪他冷汗直流。



  “什么嘛,阿犬!怕老婆啊!”池田恒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奚落前田利家的好机会,哈哈大笑道:“你怎么跟红叶那小子一个德行?”



  他话音刚落,背后就想起了雨秋平的笑声。



  “背后言人是非,可非君子所为,更何况是咱们的尾张逼王呢?”



  “你小子,怎么来得这么晚?”池田恒兴笑着转身,却一下怔住了。



  和他一起怔住的,还有聚在那里一起喝酒的好几个兄弟。



  他们当然不是因为看到雨秋平才怔住的,而是因为那个挽着雨秋平手臂的佳人。



  今川枫平日里一直不爱化妆,通常都是以素颜见人——但是这就让雨秋平非常遗憾,没能满足他给夫人梳妆的梦想。这次要来参加除夕晚宴,有了名正言顺理由的雨秋平,和今川枫软磨硬泡了一个上午,终于得到了给今川枫梳妆的机会。



  今川枫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和服,上面点缀着许多深红色的枫叶图样。白皙的脸颊上微施薄粉,而因为众人注视而脸红的模样却比胭脂更为醉人。诱人的嘴唇上涂了朱红,娇嫩地惹人心动。而那一双如烟的水眸稍经勾勒后,便拥有了摄人心魄的魅力。乌黑柔顺如缎子般的长发被雨秋平盘成了复杂而又优雅的发式,更为她绝世的容颜增色不少。而即使是最不凸显身材的和服,却依旧难以掩饰她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



  这样一位优雅而又妩媚的少妇,她的美丽宛若仙子下凡一般,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我就说了嘛,你化妆之后肯定更好看。”雨秋平凑到今川枫的耳边低声说道,满意地看着她的耳根因为自己的呼吸而渐渐泛红。



  “瞎说什么呢,你这欺心的骗子。”今川枫眉目间虽然隐隐带着喜色,嘴上却兀自强辩着。



  “你看看呀,那么多大男人,看你都看呆了。”雨秋平轻声取笑了一句,把手从今川枫的手臂中挣脱出来,一把搂住了她,“以后可是要把你看紧点咯!”



  今川枫的脸色更红了,小手在雨秋平的腰上狠狠地拧了一下,把后者疼得表情都扭曲了。



  “市公主远嫁之后,这尾张第一美人之称,怕是就不再有争议啦。”生驹亲正回过神来后,情不自禁地赞叹道:“即使是吉乃夫人和归蝶夫人的姿色,怕是也比不上雨秋夫人啊。”



  生驹亲正的一声赞美,立即引起了其他几人的起哄。今川枫即使害羞得红了脸,依然落落大方地行礼道谢。



  “好啦,几位大人就别取笑大家女人家了。”善解人意的宁宁看出了今川枫的尴尬,从人群中走出,挽起今川枫的手,就向着女人们聚集的那边走去,“大家这些女人家,不打扰诸位大人讨论大事啦。”



  ·



  “这半年你们过得怎么样?”雨秋平落座后,就和几个老兄弟攀谈起来。



  “好得很呐!”池田恒兴第一个兴奋地喊道,“跑到了犬山那边,天高皇帝远,再也不用整天待在主公眼皮底下老老实实的了!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恒兴。”坐在远端的森可成闻言后有些不满地低声道:“犬山是东北防御重地,岂可如此儿戏?”



  “好好好,森前辈说什么都对。”池田恒兴笑着打了个马虎眼,“我也就没事的时候玩一玩,平日里防务可没有玩忽职守啊!”



  “尾张逼王,你还嘚瑟了!”前田利家看着池田恒兴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外放了开心死了吧!像大家这种天天待在主公身边的,活得是真的累啊!”



  “就是就是,主公那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佐胁良之也在一旁跟着抱怨道,“好的时候千好白好,就算值班迟到也没啥大事。但万一哪天触了他的眉头,衣服上有皱褶都能把你给骂得狗血喷头!”



  雨秋平本来正听着佐胁良之的抱怨,忽然间猛烈地咳嗽了一声。



  “小子,咳嗽什么咳嗽!”前田利家仰脖子喝了一杯酒,不满地高声道:“你这个一过来就外放了的家伙!根本没有体会过主公有多恐怖!”



  这一次,不仅雨秋平,连丹羽长秀和坐在一边的塙直政也咳嗽起来。



  “丹羽大人,塙大人!你们怎么也咳嗽了!”佐胁良之看到居然连丹羽长秀和塙直政也跟雨秋平做出了一样的动作,“咱们都是常年跟随在主公身边的人,主公啥脾气两位心里没点数么?”



  “什么啊!那两位大人一向聪明,早就摸顺了主公的毛了!”前田利家不爽地哼了一声,“坐着说话不蛋疼!主公一年才骂他们几次,又骂我几次?”



  前田利家说完这句话后,雨秋平、丹羽长秀等人彻底不出声了,居然连咳嗽都不咳嗽了。前田利家和佐胁良之两人看着众人诡异地安静下来,不知所措地面面相觑。



  “你们两个挨骂,不是没有原因的啊。”雨秋平哭笑不得地深深扶额,“皮这一下,你们开心吗?”



  前田利家和佐胁良之听罢后,似乎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原本正对视的二人齐齐转身——只见一身黑衣的织田信长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两个人的身后,额头上青筋暴起,满面怒容,显然已经听完了两人刚才所有的对话。



  “主…主主主公…!”前田利家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佐胁良之也是舌头直打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刻,织田信长就举起双手,给两个人的脑袋上一人一个狠狠地爆栗!



  “阿犬,藤八!你们两个臭小子!”织田信长愤怒地咆哮道,“对余很不满是吧,觉得余的脾气很大是吧!晚饭不要吃了,都给余滚去扫厕所!”



  前田利家和佐胁良之连滚带爬地逃走后,织田信长就气哼哼地走向了主位,今晚的除夕晚宴也就召开了。不过,由于那对难兄难弟把织田信长惹得够呛,这次晚宴上后者一直板着脸,按照流程走了一遍后,就拂袖而去。林秀贞只好走出来,替他主持完了剩下的晚宴。



  每次到了除夕晚宴的环节,雨秋平总是会莫名地怀念起当年在今川家的晚宴。说起来,他一共不过参加了三次罢了,而在织田家却已经待了五年了。



  还记得刚参加今川义元喜欢的那种公卿式的风雅晚宴时,大家都要穿得怪里怪气,画上难受的浓妆,那些茶饼的味道雨秋平也谈不上喜欢。可是随着时间的沉淀,他竟然越来越怀念起过去,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伤让雨秋平心中一阵难受。



  或许,我想的不是茶会,而是参加茶会的那群人?



  潇洒高贵,待我恩重如山的家督殿下;总是一样的宽厚稳重,如同我的亲生父亲一样的濑名殿下;还有那搞怪的大哥朝比奈泰亨,虽然只比他大了几岁却成熟许多的朝比奈泰朝…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那时的我,还是那样的单纯善良,决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去为天下百姓减轻痛苦,去结束治乱循环的悲剧。



  如今的我,却早已变了。经历了乱世的洗涤,变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模样。



  雨秋平想着想着,眼眶竟然微微有些泛红。



  忽然,一只柔软的小手钻进了他有些发冷的手里,温暖了他的手心。雨秋平诧异地扭过头去,发现今川枫正侧着脸,朝着他甜甜地笑。



  幸好你还在。



  



穿越战国之常磐红叶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4968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