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剑拔弩张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变臣第二百二十八章剑拔弩张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的味道,蔷薇的清怡、栀子的馥郁、百合的轻盈、兰草的延绵交杂在一起,数道无形的劲气在空气中碰撞、发散,借助冰冷的眼光袭人肺腑。



  江安义的名头不小,但程希全没有放在心上,就算江安义圣眷再隆,就算将来当上了丞相,对程家也无可奈何。大郑国文官治政,武将被排除在外,却不意味着武将的身份低下,相反以朱太尉为首的这群公侯,为国征战沙场,在天子的心中分量比文臣还要重上三分。文治武功,两条腿走路,这是大郑开国皇帝定下的基调,相比文臣,天子对武将更为宽容厚待。



  “原来余二嘴里的大东家是你啊”,程希全不屑地笑道:“我刚才跟余二说了,这香水的生意我要占三成股,该多少钱你说话,不会少了你的。”



  江安义心中震动,难怪当初余家、郭家都不赞成冒然推出香水,生意才开张几天,寻事的就来了。幸好自己打通了皇后和太子的关节,要不然今天就要吃不兜着走了。



  “程公子,小本生意有劳错爱,入股之事恕江某不能答应。”江安义不亢不卑地应道。



  “什么?”程希全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还有人不給自己面子。上下重新打量了一番江安义,程希全嗤笑道:“难怪被人称为‘二愣子’,真他妈够愣的。”



  下巴冲两名护卫一点,冷喝道:“給本公子继续砸。”



  两名护卫不管三七二十一,重新抄起板凳向店中横扫,江安义怒不可遏,还没见过如此蛮横无礼之人。腿一挑,地上的一根断凳腿飞起,江安义伸手持稳,向着程希全冲去。



  程希全真没想过江安义会直接奔自己来,吓了一跳,身子往后退,不料身后站着几名女子,一时不查立足不稳,和众女滚成一团。



  那护卫身经百战,身子一纵,挡住江安义的去路。江安义气急出手,凳腿上贯注真气,向着拦路的护卫头顶砸去。



  恶风不善,护卫不敢大意,双手握拳交叉,用铁护腕向凳腿迎去。“咔”的一声响,凳腿断裂,木屑飞溅。那护卫感觉被重锤击中一般,身形往下一沉,双腿用劲迸住,牛皮靴生生踩破,露出脚趾来,双腕疼痛难忍,铁护腕被砸瘪,凹进去一块。  



  木屑似针,在空中飞舞,插在门上、墙上,劲气十足。程希乐闪得慢了点,被根飞溅的木刺扎在胳膊上,一绺腥红的血迹顺着衣袖渗了出来。



  “唉呀,少国公受伤了。”身旁女子惊叫出声。众女如丧考妣,尖叫声犹如重唱,此起彼伏。



  身为武将之后,程希全虽然纨绔,却从小也在温国公的督促下打熬身体,这一点点扎伤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只是,伤口事小,面子事大。



  “给我废了他。”程希全拔出木刺,轻轻地在嘴唇边抹过,淡淡的血腥味唤醒他的回忆,上一次见血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两年前,昌阳侯长子在酒楼与自己起了冲突,自己只带了两名护卫,被他的二十多名手下打破了头。报出名姓后,那个将门虎子成了病猫,任由自己抽了二十皮鞭,不敢反抗。姓江的小子误伤到我,至少要废掉他一只胳膊。



  旁边的女子见到程希全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暗暗惋惜,可怜这个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状元郎就要变成残废了。余庆乐一看要出大事,急忙上前赔笑脸道:“程爷,您息怒,有话好商量。”



  不等余庆乐说完,程希全凶睛一鼓,骂道:“滚开,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收拾。”



  自打程希全与昌阳侯长子争风被打后,温国公重金聘请了十多位武林高手在府中,程希全无论去哪里,身旁至少有两名高手化装成车夫相随。今日这两位是师兄弟,是天罡门掌门禇子贡的师弟,章镇远和刘平实。天罡拳拳出刚烈,劲气伤人于无形,掌门禇子贡一双铁拳能击铁碎金,十步伤人,与西北的透骨掌罗元实并称。



  章镇远被江安义一凳腿拍得腕骨欲裂,平日争斗就算被铁棍击中也不会像这样疼痛,心知眼前这小伙是高手,招呼道:“刘二,点子扎手,并肩。”



  刘平实一愣,虽说永昌帝都藏龙卧虎,但进京两年多还没碰到过。刘平实是个武痴,见遇到敌手,兴奋得两眼放光,两手握拳,跃跃欲试。



  江安义见店中一片狼籍,再要在店中打斗一番,估计连房子都要拆了。冲着两人摆手道:“此处狭窄,大家找个宽处比划比划。”



  “不用,就在这里打,顺便拆了他的店。”程希全看出江安义的打算,阴狠地嚷道。



  一辆马车飞驰而来,在店前停下,韦祐成来了。江安义得到信后,生怕场面不好收拾,让田守楼前去请韦祐成来镇场子,正好赶上关键时候。



  程希全见韦祐成分开人群走进来,眉头暗皱,这个主可不比他差。韦家原是世家,韦义深是丞相,而韦祐成还是天子的女婿,光那位安寿公主就惹不起。如果香水铺的东家有韦家的份额,自己想强占股份还真有点难了。



  双手抱拳,程希全笑道:“韦兄怎么来了?这店铺莫非有韦家的股份,那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程某孟浪了。庆乐,你早告诉我韦公子是东家,就不会伤和气了。”



  余庆乐讪讪地说不出话来,他心中纳闷,没听安义说韦家也有股份啊。



  韦祐成看了一眼零乱的店铺,这个程希全就是京中恶霸,这场面让自己说些什么。苦笑地拱手道:“程兄,你太鲁莽了,这铺子不是我韦家的产业,安义让我来圆场的,可是,这,这……”



  听说店铺不是韦家的,韦祐成只是江安义搬来的救兵,程希全不以为然地笑道:“既然如此,我給韦兄一个面子,这件事就算了,改天我请韦兄喝茶。告辞了。”



  “站住”,江安义气急,将店砸完了,还給韦祐成一个面子算了,你当我是死人啊。程希全诧异地看向江安义,心想莫非这小子见我势大,想趁机讨好我,哼,没有二成股份休想。



  “程公子,这店被你砸了,香水也被你摔了,您就这样走了,有点说不过去吧。”



  “哈哈哈哈”,程希全被江安义气乐了,用扇子点头江安义道:“莫非你还要我赔你不成。”



  众女子像看白痴一样地望着江安义,这位状元郎读书读傻了,少国公都不计较了,他还要程公子赔钱,这不是找削嘛。



  江安义冷笑道:“《大郑律》规定,损人财物,照价赔偿。”



  “啧啧啧”,程希全背着手围着江安义转了一圈,像在观赏南疆进贡来的大象,用扇子捅着江安义的胸口,冷笑道:“《大郑律》是为尔等所设,能管到我吗?”



  韦祐成一皱眉,这是大实话,但却不能在大庭广众下说出来,而且当着江安义的面,要知道天子就是嘉许他“一心为公”,程希全这不是送把柄給江安义吗,官司打到天子处,程希全也讨不了好。



  “程兄,你多少意思一下?”韦祐成背着江安义,挤眉弄眼地道。



  程希全不傻,看到韦祐成的暗示一愣,心中快速地重新衡量了一番江安义,没觉出江安义哪点值得自己注意。算了,給韦祐成面子,程希全从怀中掏出一张百两银票,随手一抛,道:“这一百两银子就算本公子的赔偿了。”



  银票晃悠悠地飘落,落在满是瓷碎片的地上。程希全鼻子一哼,晃着肩膀就要出门,江安义手一伸,拦住他道:“程公子,这点钱买卖柜台都不够,您还是稍等,等掌柜的算出价来再说吧。”



  程希全出离地愤怒了,他自觉已经一忍再忍,眼前这个姓江的居然登鼻子上脸,居然敢欺负上老子了。自打懂事以来,本公子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气,今天就算得罪韦祐成,也要把姓江的打得骨断筋折。



  “給我狠狠地打。”程希全退后一步,怨毒地嘶叫道。



  刘平实早就手心发痒,箭步上前,举拳就擂。江安义伸出巴掌抵住拳头,示意韦祐成等人道:“拳腿无眼,你们避一避。”



  韦祐成听说过江安义会武功,而且传奇式地从大漠王庭挟持人质逃脱最终返还,年青人血总是热的,对打打杀杀总感兴趣。自幼被教育成温文尔雅的君子,江安义在望远楼上写下的“若个书生万户侯”,也曾鼓动得韦祐成热血沸腾,充满了对建功立业渴望。



  自打认识江安义以来,韦祐成一直把江安义视为对手,想着有一天能把江安义甩在后面。他一年前开始暗中请家中的护院教他习武,习练拳腿以来自觉力气大增,家中的护院都不是他的对手,因此,韦祐成想着哪天能跟江安义交交手。



  机会难得,韦祐成笑道:“后院宽敞,你们去那里比试,我顺道开开眼界。”



  



变臣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15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