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众说纷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变臣第四百二十六章众说纷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月十五日,帝都永昌笼罩在一片濛濛阴雨中。



  每月的初一、十五是朔望朝参之日,京中星星点点的灯笼从寅时便开始在京城各坊中亮起,四面八方汇聚成河,朝着皇城朱雀门涌来。宽阔的大道两旁梧桐树在秋风冷雨中一片萧瑟,枯黄的落叶落在湿漉漉的地面上,被零乱的脚步踩成烂泥,没有人会在意。



  殿庑下已有朝臣在等候,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寒喧,低声交流着信息,庑外风雨飘扬,庑内阴晦莫名。御史中丞李明益脸色潮红,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笏板,心紧张地“迸迸”直跳,仿如第一次弹劾宿州刺史杨和林时紧张不安。



  不时有人上前与他打招呼,李明行来了,拍拍他的肩膀没有做声,兄弟俩并肩而立,一起看着庑外渐急的风雨。事到临头需放胆,李明益将心横下,对着李明行道:“大兄,监察御史已经在传班了,你去站班吧,没事。”



  坤安宫,石方真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正要出门,王皇后拿了件大氅替他披上,细心叮咛道:“秋天风寒,万岁莫要伤了风。刘维国,这样的天怎么不备辇。”



  石方真紧了紧衣扣,笑道:“是朕让他们不要备辇的,这点风雨不算什么,皇后你回宫歇息吧,朕上朝去了。”



  “起驾”,幽长的呼声响起,宫女持灯照亮,石方真沿着长廊向宣政殿走去,今日朝会众臣要弹劾江安义,他们弹劾江安义是表面文章,怕是对朕打压世家有所不满,群情汹汹的风口浪尖,朕得小心了。



  众官在监察御史的带领下,按品级站好,听到鼓乐齐鸣,知道天子升座,百官在典仪唱赞下拜贺,山呼万岁。



  石方真坐在高高的御座上,看着殿下趴伏行礼的臣子,心情如同殿外的阴雨天,这群臣子之中有几人是心向社稷,忠君爱国之人。一阵急风吹进窗棂,刮得烛光摇曳,香烟缭乱。



  朝议的内容大多事先由左右相拟定,按照程序一样样地走着形式,众人听得昏昏欲睡,强打着精神等待大事的发生。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天色依旧昏暗不明,风雨没有止歇的意思。



  “臣,门下侍郎黄映河启奏万岁,化州别驾张文津参奏化州代刺史江安义巧立明目,涸泽而渔,盘剥乡绅,堵塞商路……”



  众人精神一振,支起耳朵细听。李明益有些愕然,黄家居然先行发难,自己不用做出头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心中筹划着如何添上一把火。  



  石方真默无表情地听黄映河说完,目光从大殿上扫过,语气清冷地道:“众卿还有什么要说的?”



  不少人心头一突,如果天子大发雷霆这些人更有准备,如此不咸不淡地问一句,天子究竟在想什么?原本打算出班附议的大臣们脚步停住,准备谋定而后动。



  别人能等李明益不能等,李明益心中暗骂,早知道还不如自己第一个出头,现在出班准没好下场。硬着头皮站起来,过于紧张之下声音尖锐发颤,倒有几分跟太监的声音相仿了。



  众人不敢笑,李明益尖着声音道:“臣,御史中丞李明启奏万岁,化州刺史江安义执政以来,倚仗皇恩胡作非为,欺压同僚盘剥地方……”



  李明益把黄映河所说江安义的罪状一条条坐实,还加上了因小故罢免乌云县令白治光,纵兵为患与民争利,纵容刁民邀买民心等等十余条罪名,众官听得头皮发麻,暗自佩服,这位李中丞不愧是弹劾的专家,这盆污水结结实实地泼在了江安义身上。



  等李明益奏完,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顺序,朝班中的大臣一个个出班附议,要求罢免江安义的化州刺史,调回京中审查。  



  石方真的脸色如同天色般阴沉,李明益弹劾的这些事情江安义大多在奏折中申辩过了,对照乌云县主簿寄来的暗奏石方真知道江安义是被冤枉的,他原本还有些恼怒江安义用心不纯,有心借助自己与群臣打对台戏,现在看来是错怪江卿了,这么多的文武大臣都恨不得置他于死地,朕不保他谁能保得住他。  



  李家人、黄家人、柳家人、刘家人,石方真看着那些出班附议的臣子,在心中细细盘算着,朕没有料错,这些人打击江安义,其实还是冲着朕来的。



  “……东市市面萧条,货物价格上涨四成,百姓苦不堪言,这都是江安义阻断商路之过,臣请万岁……”



  满身正气慷慨陈词的是工部侍郎宁泽,他是化州人,家中靠着西域贸易豪富,据龙卫禀报良田三万顷,东市有铺面十三家,分别经营西域的香料、玉器、器皿和葡萄酒,难怪他如此义愤填膺,他家的财路被江安义断了。



  看着宁泽居然挤出几滴眼泪,哽咽地道:“臣是化州人,实不愿家乡被恶官弄得民不聊生,臣冒死替化州百姓直言,请万岁重惩江安义。”大概入戏太深,宁侍郎居然涕泪直流,一不小心居然吹出来个鼻涕泡来。



  石方真忍不住笑出声来,满腹的怒气被这个滑稽的鼻涕泡弄得烟消雾散。发觉自己的不爽,石方真重新板起脸问道:“众位爱卿谁还有什么话说?”



  朝班之中门下左给事中韦祐成出班道:“臣启奏万岁,江安义是封疆大员,不能仅凭捕风捉影的弹劾就定罪,臣请万岁细查之后再做定论。” 



  自己的女婿出来说公道话,石方真还是很欣慰,朝堂之上不好夸奖,只是点点头,示意他退回朝班。有韦祐成带头,余知节、张玉诚也出列为江安义详解,邓怀肃见风向有变,出班也附议查明后再定夺。



  一时之间,朝堂上争论不休。石方真早有打算,他与两个丞相事先打过招呼,用“拖”字诀,一切等年后再说。如果江安义能依言上缴国库二百万 税银,石方真说什么也要保住他,如果江安义做不到,石方真就会考虑暂时压压江安义,至于是贬职还是罚银还是视税银的多少而定。石方真在心中叹了口气,都说天子金口玉言,朕这个天子倒是越做越谨小慎微起来。



  事先与左右相都通过气,石方真看看时间不早,目光瞟向陈成济和孔省,这两人是文官之首,由他们两人来发话总结,按事先的商量先将弹劾江安义的事情压下再说。



  朝列之中理匦右监王克复先喜后急,他与江安义算是大仇,儿子被打,自己因之免职,好不容易才起复,如果能见江安义丢官罢职,王克复举双手赞成。事前有人找到他,让他在朝堂上附议惩处江安义,他没有答应。



  答复的话自然冠冕堂皇,其实王克复知道天子不喜欢自己,甚至极讨厌自己,前次丽州富罗县自己就曾因为江安义触过霉头,这次去凑热闹的话,说不定天子记住以前的事,不仅不怪罪江安义,反而要处罚自己,搬石头砸脚的事可不能干。



  不过,王克复也不是没有准备,众人在争论的时候,他在注意观察天子的脸色。理匦右监是正四品下的官阶,队列稍靠前,他的眼神好,天子脸上的细微表情都看得一清二楚。



  起初天子的脸上乌云密布,王克复暗暗叫苦,看来这个江安义真是圣眷深厚,这么多人弹劾他天子都不为所动,看样子护定了他。后来宁泽出来弹劾的时候,天子不知因何笑了,看样子心情不错,今日的弹劾应该没有效果。



  韦祐成出来保江安义,王克复分明看到天子脸上写着嘉许,王克复有些泄气,有些猜到天子准备“和稀泥”。天子“和稀泥”的态度却让王克复看到一线曙光,至少表明天子对世家还是有所忌惮,不准备直接起冲突,这样看来,事犹有可为。



  微微侧转身,以目示意身后不远的理匦少监周思和,事先商量过,周思和心领神会,该自己出场了。此刻大殿上逐渐安静了下来,陈左相标准的清咳正好响起,大伙都知道,陈左相要做总结性发言了。



  周思和抢先一步出班道:“臣,理匦少监周思和有本上奏。”



  这一声把左相正要出言的话逼了回去,陈成济回身怒目而视,这姓周的小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陈成济认识周思和,这个周思和是他任左相后从孟州司马升任理匦少监的,为人还算老实,怎么今日在朝堂上胆大妄为。



  周思和见到陈相瞪自己,心里直“突突”,有苦说不出。他是宣帝年间的进士,在主簿、县丞、县令、州司马的位置上辗转了近二十年,苦于没有门路得不到升迁。朝庭重启铜匦,他身为司马掌管州一级的铜匦,平反了几件冤案,被陈相看中,提迁到理匦监。



  可是京城居更不易,他没有任何靠山在京中步步难行,理匦右监释放善意,自己当然得接着,王家是皇后的娘家,能攀上这棵大树自己便能在京中站稳脚跟了。前日右监大人拿了封告密信,信中举报化州刺史江安义收揽朝庭逃犯卢子越,让自己在朝会上伺机向天子禀报,右监大人暗示事后替自己说项,转到刑部做侍郎。



  周思和深知机会不常有,而且向天子举报铜匦事项是他的职责,周思和心头火热,选择性地突略了右监大人为何不亲自举报。当周思和把江安义收揽朝庭逃犯卢子越的举报说出,朝堂上一片死寂,先前弹劾江安义的事件可大可小,顶多让江安义贬官罚银,而收揽朝庭逃犯的罪名可不小,一个不好,江安义要连坐判罪。



  石方真面沉似水,朝堂上大伙屏住呼吸,有的时候没有发怒有时比雷霆大怒更为可怕。



  



变臣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152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