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朱雀圣兽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对于百鸟兽裔来说,在信仰中屹立不倒的是血管里血脉的来源祖先,在现实中给予他们强大自信的却是圣主。

  可此时,他们的圣主和圣夫人皆被邪妖一只手捅穿了。

  从这两人身上落下的鲜血比脚下任何一滩都要来的震撼!

  非邑原本缩在混沌空间中,心知不能再退缩,凤泠二人伤口处迅速蔓延的染邪让他根本来不及思考,瞬息张开了混沌空间。

  这并不能阻止邪妖,但足够让他把人救出来。

  从那女人手中把人带走,到放下不过三秒钟,可是从混沌空间中反噬回来的力量却让他痛不欲生!

  实在是太强了——结界承受不住力量才消失,那女人就来到了他背后!

  “咯咯,抓到你了~”

  千钧一发之际,非邑将‘虚映’丢了过去,赢得一丝逃窜的机会。

  可是这圣域之大却没有他的容身之处,因为没有任何人或是物能在他和邪妖之间设下一丁点障碍!

  大约是不急着弄死他,那女人轻轻一踹,就让他连同两个伤者飞了百十米,在地上砸了个大坑。

  废了好大的决心,非邑才收起拿凤泠当垫背的打算,可也因为这样,他站不起来了。

  这种五脏六腑都碎了的痛近乎带着亲切感……

  完了……

  他直挺挺、软踏踏的躺着,眼睛向上还能看见其他活下来的兽裔们麻木中带着绝望的表情。

  那女人又来了,一双纤纤玉手长着近十厘米长的指甲,啧,他再次调动最后的神力,别以为他就会这样投降!

  金色的契约大阵蓦地亮起,扶欲才踏入其中就被黑色鎏金的混沌之力拦住,不得已停了下来,不待人心中升起希翼,就这样冲了出来!

  就这样,穿过了混沌之力!

  这一刻非邑算是彻底认清了邪妖的力量……这还怎么打?

  恍然间,那纤长的爪子已经来到眼前!

  噗嗤——

  一滴,两滴……非邑缓缓睁开眼睛,瞳孔猛地一缩,急得呕出了血!

  凤叁此时鬓角生长着几簇火红的羽翎,身周原本旺盛的火焰摇曳将熄。想笑一下,一张口却吐出破损的内脏来,鲜血顺着衣服滴滴答答落下,说道:“谢谢你救了他们,另外,对不……”

  起字还没有说出来,一只褐色的手便插入他的后脑自口中伸出!

  此番痛苦使青年双目都要凸出眼眶,就这样被两只手臂插着,抽搐着,战栗着,却因为灵力护体没能立即死去!

  身后,女人张大了鲜红的口猛地咬在他的脖子上,一扯,撕下一大块带着筋和血管的肉,贪婪地咀嚼着!

  这一幕仿佛是惊雷轰在众人头上。

  “弟弟……弟弟——”

  凤壹紧紧将凤贰拉住,将她按在胸口,那里剧烈地跳动着,“不要……去。”他不敢看,又忍不住看。

  有的人吓得双目赤红哭都不敢哭,有的则是看着女人吃得极香的模样转过头就吐了……非邑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直勾勾地看着女人一口,一口,一口的咬下凤叁的肉,咀嚼,吞咽,听见她的牙齿磕在骨头上的声音。

  当凤叁极度痛苦的金眸一点点暗淡的时候,他浑身发寒,心脏被攥得死紧!

  “住手……停下来,停下来!”

  不管是什么,一股脑儿往女人那边丢去,哪怕是混沌之力,都无法将之撼动……非邑哭了,声嘶力竭地让她停下来。

  可直到凤叁肩膀露出森森白骨,直到他的心脏被女人一把掏出喂进嘴里,非邑都只能看着,无能为力。

  痛苦得几乎要昏过去!

  邪妖一把丢开残留的尸体,开始享受心脏。

  尚有余温的尸体就这样砸在非邑身上,他甚至能感觉到内脏里流出来的粘稠的血液浸透衣服,擦过毛孔在地上氤氲开……

  嘎吱——邪妖咬开心脏的声音如雷灌入耳中,血,也溅在了眼睛里。

  非邑眨了眨眼睛,血红一片,“凤……凤叁……啊——”

  脑海中不受控制的回想起认识凤叁的过往,一遍是青年活生生的笑着,一遍是青年在眼前被生食的惨状,他要疯了!

  不知是哭着,还是嘶吼着。

  混沌之力受到召唤,开始疯狂涌动……遥远的某处,两块灵玉寂静的千万年,一白一玄,忽然亮了起来……

  “吼什么吼?”扶欲轻轻打了个饱隔,站在混沌之力的中心毫发无伤,慢慢地舔舐还沾着鲜血的手指,“凤凰裔的味道真不错。”

  说着,她的目光竟然放在了昏迷过去的凤泠身上,“不知道重明鸟怎么样?”

  凤贰已经昏过去,凤壹强忍着恶心和愤怒,正要上前,眼前忽然被一抹火红充斥——

  倒在非邑身上的凤叁的尸体燃烧了起来。

  熊熊的火焰瞬息蔓延开来,地上的鲜血好似都成了燃料,那火,漫过广场,草地,山林然后整个圣域的结界都燃烧起来!

  人间界中,正是天空将亮的鱼肚白,上早班的人类纷纷抬起头来望着天际,某个方向,火红一片犹如大火烧天,便感慨道:

  “好漂亮的朝霞。”

  兽裔们惴惴不安的望着周遭的火焰,一个个被火光薰成了赤金色,如此灼热的火焰,却没有伤害他们分毫,相反,感觉到了久违的,血液的滚烫!

  昏迷的凤泠和重眀梦猛地惊醒过来,见状纷纷瞪大了眼睛:

  “这是……”

  “啊——”

  当邪妖凄厉的尖叫声响起,邪灵瞬间灰飞烟灭时,所有的百鸟兽裔忽然跪倒在地——他们虔诚地跪拜着,神情肃穆,庄严——

  “祖先果然没有抛弃大家!”

  凤泠激动地说完后一撩衣摆跪了下去!

  “唳——”

  当这来自亘古的鸣叫响起时,隐隐的啜泣响了起来。

  嘹亮婉转的叫声传得很远,天空似乎都着火了,异象降临了。

  地上所有的火焰都飞向空中,邪现和乌云早已逃走,火红的空中,火焰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火球,凝聚着,酝酿着,猛然爆发!

  星星点点的火焰中——赤红的身影长近两丈,华丽的羽冠和尾羽,锐利的喙,金色眼,浴火而生!

  从他身上传来的和青龙一模一样的气息让非邑瞬间确定——朱雀圣兽!

  扶欲见到这赤红的身影时,从容不再,慌手慌脚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开混沌空间准备逃走,但朱雀圣兽岂会放过她,双翼猛地展开,张口吐出一道赤红烈焰。

  邪妖惨叫都来不及发出,被天地间至纯至烈的火焰临头滚过,最后化作一尊散发着雪白柔光的晶石!

  在所有百鸟兽裔顶礼膜拜的时候,天空中的异象慢慢消散,漫山遍野的火焰褪去,寸草未伤。

  朱雀圣兽自空中缓缓落下,来到非邑面前,金色的眸子中倒映着青年狼狈的姿态,带着莫名的情绪。

  火光闪过,出现在眼前的是凤叁。

  不过他的赤金色头发变成了火红,面容也发生了些许变化,更锐利了一些。

  是了,之前青龙就说过:朱雀堕入了轮回。

  此时凤叁手里托着一团火焰,递过去。

  “凤凰涅槃之炎没有,不过有朱雀的。”

  听见他的声音,所有人都瞬间抬起头,凤泠和重眀梦似乎早有预料,惊喜之余带着感慨,相比较之下,其他兽裔都已经蒙了。

  凤贰惊醒过来,看见熟悉的身影一度以为自己做梦了,直到听他喊了一声姐,就像是按了开关似的放声大哭……

  非邑小心翼翼地收了涅槃之炎,望着劫后余生的百鸟兽裔百感交集,将仙丹分发下去后就准备离开了。

  “我跟你一起。”凤叁来到他面前。

  这时候当然不行,非邑拒绝了,“现在百鸟兽裔需要你的安抚,而且后续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扶欲是被解决了,可是这只是个开端。

  凤叁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族人,重伤难行的父母,默然,然后指着另一边扶欲化成的晶石,“拿走,大家留着也没用。”

  非邑心头一跳,咽了咽口水,“你确定?”

  这白色的一团确实是从未见过的东西,但绝不影响熟悉感——信仰之力。

  这是邪妖化成的信仰之力!饶是以他现在的见识也不得不为之倾倒!

  凤叁就看不过他这副明明恨不得抢回去却偏要装作淡定的傻、逼样,摆了摆手,“就当是谢礼。”

  下一秒,那晶石就被非邑收了,他好像生怕人会反悔似的,忙不迭说道:“时间来不及了,先走一步。”

  话音落下的时候,人就已经跑到了外面……

  “你都全给他了?”

  凤贰叉着腰哼哼道。

  “他该得。”

  凤叁回忆起冥冥之中牵引他的那股力量,总觉得遗漏了很重要的东西,忽然,他望了眼天际某处,对凤壹说道:

  “大哥,这里先交给你,我去去就来。”

  当凤壹转过头回来看他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某处山巅上,青灵看着来人,却皱起了眉头,“这算怎么回事?”

  朱雀,或者称为赤灵,苦笑着摇了摇头,“恐怕是因为法则在所以被牵引了。”

  “恢复了多少?”

  青年还是摇头,青灵的心沉了下去。

  凤叁也知道他在忧虑什么,可是却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情况已经不会更糟了,“本以为入了轮回好歹能收集些灵力,可……到底是本源缺失实在是无能为力,白灵和玄灵呢?”

  青灵侧过身去凝望着某一处,“方才有些许反应,或许是因为你的觉醒而引起的。”

  难道,只剩下那一个方法了吗?

  他的神情过于沉重,赤灵想了想,低声道:

  “或许情况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糟。”顿了一下,直视青灵的目光,说道:“至少大家找到她了。”

  及不可查的一声嗯从青灵口中出来,长风而来,带着血腥和风雨气息。

  非邑死命的在赶路,循着青丘长暝给的灵识标记,呈直线奔了过去,来到某一处天空后顾不得什么探查一头撞了进去——

  险些被烤熟!

  和深夜对视一秒,瞬间钻进了混沌空间!

  他轻轻一碰衣服,就跟烈日下的枯叶似的变成了碎渣;而深夜,则是一层焦卷,就像是烫了个时尚的卷毛。

  虽然场合不对,但是非邑还是没忍住扑哧一声,立马挨了一爪子。

  “蠢货,你怎么没早点说汤谷圣域这么热!?”

  “这我也不知道啊。”

  非邑悄悄扒开一道口子,结果热气钻进来瞬间给他的手指烫了个燎泡,连神力都不能阻隔!

  这么一耽搁,时限就到了,青丘长暝暴跳如雷的声音传来让震耳欲聋,他赶忙安抚道:

  “别急,大家已经到了,你在哪儿?”

  青丘长暝半信半疑,“用这颗珠子就能找到我。”

  “那等着。”

  非邑当然不敢放鸽子,将珠子悬浮在面前,神识一动,珠子便朝着某个方向飞去,在虚无的混沌空间中似乎找得到路。

  这是进入气冲天之后才能做到的事情,空间的蔓延。现实中他们或许还是在哪一个小小的黑点中,但在这个世界却已经行出很远。

  当珠子停下时,非邑让深夜退开点,在珠子的正下方开了个洞,灼热的气息瞬间涌进来!

  他在手上施了道神言之术使之裹了一层五厘米厚的水,深吸一口气,快速探出去,拖回来!

  然后猛地将手上快要烧开的水甩了,通红一片。

  “靠,还不如不上水!”

  “哟,真来了?”

  青丘长暝意识到位置的变化表情是惊喜的,可是语气却带着嘲讽。

  非邑没办法怪他:此时的青丘圣主衣衫褴褛,到处是烫伤,长发被烧焦短了一截,脸上也布满焦黑,嘴唇一层苍白的死皮,一动就裂口子出血……用狼狈来形容都不够贴切。

  赶忙给了颗仙丹让他恢复些灵力。

  青丘长暝有了灵力第一时间是打理自己,洗干净,疗伤。

  “有衣服没?”他的储物灵器全都已经化为灰烬。

  “有。”

  摸着那质量非常下等的料子,青丘长暝看了看自己破烂的衣服,最后还是换上了,索性两人身形差距不大,能穿。

  卫衣和休闲裤,愣是让人穿得跟礼服似的。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直到青丘长暝恢复过来,一把掐住了非邑的脖子……

  面具下的神明



面具下的神明 /html/book/53/5385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