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富家九千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三哥的拳头第三百五十九章 富家九千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百五十九章富家九千金

  “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和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交手来两次,都被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轻轻松松的打败,而且这个段伯像是占尽先机,对“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的武功是了如指掌一样。

  虽说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在武功上一次次的打败“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但是,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已经放话出来,要么,你段伯杀了他,要不然,他是还会找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和少门主段侠的麻烦。

  这个倒是让人头疼的事情,杀又不是,不杀又不是,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好像有点儿无可奈何。

  “侯爷,您在那个屋顶上已经呆了好久了,还不下来帮忙处理好这件事情啊!”忽然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回过头仰头朝着坐在屋顶上观战的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他们两个人说道:“老夫久不走江湖,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就恳请侯爷帮忙了。”

  “曼曼,走吧,段伯已经在叫本侯爷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回过头对着南宫曼曼说道:“大家就下去吧!”

  “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看到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仰头朝着旁边的屋顶上张望,嘴里自言自语的,甚是觉得奇怪,心想,这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段伯,是不是老年痴呆了,怎么会自言自语了,当他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从屋顶上面手拉着南宫曼曼飞身而下之际,他才知道,原来他和这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之间的打斗,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早就尽收眼底了。

  “见过侯爷!”那些在现场看热闹的人有很多人都双手抱拳躬身行礼说道:“侯爷,‘长安霸王枪’霸长安让我等过来找寻侯爷的!”

  “辛苦大家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手抱拳说道:“本侯爷瞧那间‘客至如归’客栈恐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就随着这里的‘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回来了,本想今天晚上大家都住在这个‘五龙断魂刀’的总坛里面,本侯爷没有想到你们怎么会起了冲突啊。”

  “侯爷,您千万不要被这对狗父子给迷惑了,他们父子都不是好鸟!”这个时候那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突然现身,神情比较激动,连忙跑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面前双手抱拳躬身说道:“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纵容他的儿子欺男霸女,就是个恶霸!”

  “哦,难道本侯爷看错人了,南堂主,如果你能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有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本侯爷定不会饶他!”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道:“本侯爷是什么人你们大家都知道。”

  “侯爷,您看?”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用手指着瘫坐在旁边的那个烂醉如泥的段侠说道:“这个人始乱终弃,毁了人家小姑娘清白,现在又死活不要人家,大家一路走来,刚刚到这个地方,就看见那个小姑娘准备用匕首自杀,小姑娘身上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了,我这个人实在看不得天底下有如此负心负义的这种事情,所以就插手管这件事情了,我本想上前责问这个始乱终弃的坏小子,可是他确说我是多管闲事,所以大家就打起来。”

  “哦,竟然有这种事情,本侯爷倒要看看竟然是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缓缓的走向了那个烂醉如泥探底在地上的白衣少年段侠,他每往前走一步的脚步声,就像千斤大铁锤一样敲打在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和那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心上,因为他们两个人都知道,只要这个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一出手,这个烂醉如泥瘫倒在地上的段侠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路一条”;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走到了那个双手抱膝,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双膝之中的小姑娘面前淡淡的说道:“有本侯爷在,无论你有多大的委屈,本侯爷都能帮你解决!”

  “我的事情任何人都解决不了!”这个时候那个双手抱膝将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自己双膝之中的小姑娘声音细弱的喃喃自语般的说道:“我喜欢他,他有不喜欢我,这种事情,谁能帮得了我?”

  是的,这种事情谁也帮不上忙。

  一个人如果不喜欢另外一个人,你就是强迫他喜欢又有什么用?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一下子愣在当场,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侯爷,老夫坚信段侠这个少年不是大家眼里的这种背信弃义的少年,肯定有什么地方误会了,在这个大街上说话也不方便,不如回到‘五龙断魂刀’的总堂,那里有地方让大家坐下来慢慢的细说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走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面前说道:“侯爷,老夫以人格担保,段侠不是这种人,如果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老夫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侯爷,段某作为段侠的爹爹,段某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请侯爷给段某一个机会,大家带着众位江湖好汉一起去‘五龙断魂刀’的总坛坐坐。”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双手抱拳对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道:“如果段某的儿子真如南大侠嘴里所说的那么不堪,你们要打要杀,段某也无颜阻挡,段某也没有那个能力阻挡此事。”

  “好吧,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大家就想办法把事情处理好,大家耗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情。”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说道:“南堂主,你叫兄弟们跟着本侯爷一起出发吧!”

  高大巍峨的大殿,连绵不断的房屋,坐落在这条大街的最深处。

  “五龙断魂刀”的门派虽说在江湖上不是十分有名气,但是,这个“五龙断魂刀”的祖产真的是超出大家的想象。

  大街两边的店铺是这个“五龙断魂刀”的产业,这个“五龙断魂刀”的总坛又有如此规模宏大的建筑群,足足有几百间房屋,就那么围绕在这个“五龙断魂刀”的总坛周围,这个“五龙断魂刀”的总坛,当初的设计者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才。

  因为这个“五龙断魂刀”的总坛被设计在绿叶葱葱、风景秀丽的三面环山的山坳里,“五龙断魂刀”的大门牌坊处就是一条数里长的大街,两边的店铺能有数千间。

  “五龙断魂刀”的总坛的大厅真的好大,大得超乎一个人的见过的最大、最高、最宽的想象,在大家的印象当中,武林盟主的盟主堡也算是众人见过的超大的大厅了,可是这个“五龙断魂刀”的大厅竟然比武林盟主的盟主堡的大厅还要大和宽!

  众人分宾主落座,“五龙断魂刀”的门人给众人泡好了茶水,然后众人都齐刷刷的望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

  “段门主,你的儿子难道是每天都这样烂醉如泥吗?”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望着那个现在要两个人扶着坐在椅子上的“五龙断魂刀”的少门主段侠对着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问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侯爷,您也看到了,大家‘五龙断魂刀’为什么在江湖上籍籍无名,是因为大家‘五龙断魂刀’的祖产太多太多,大家自己照料祖产都有点儿手忙脚乱的,哪有哪个闲功夫出去闯荡江湖。”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说道:“段侠本来不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躲着我,我都有大半年没有看见他了。”

  “你是他的爹爹,你怎么能看不见他呢?你不会瞎说八道吧?”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说道:“现在不要说那么多废话,就说说你儿子为什么要做出始乱终弃的事情!”

  “唉,这么大的一个家业,我要管这里又要管那里,我都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在忙了。”“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说道:“段侠在段某印象中一直是一个听话的少年,不知道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变成如此这副模样。”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显得很无奈的说道:“现在只能让他自己来说说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老夫有办法让他马上醒过来!”这个时候,那个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站起身来,走到了烂醉如泥的段侠面前一伸手在段侠的身上点了几下,众人就看见那个烂醉如泥的东西一张嘴,从嘴里喷出来许许多多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喷在坐在他旁边的那个浑身上下是鲜血的小姑娘身上。

  如果是别的人碰到被人喷了这么多污垢之物在身上,肯定要大发雷霆,但是这个浑身是血的小姑娘向一个没事人似的,好像她已经习惯了这个段侠把嘴里面的污秽之物喷在她身上一样,无动于衷。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轻声慢语的问道:“你是怎么认识大家家的段侠的呢?”

  “我认识你,你不一定认识我。”这个时候那个浑身上下是血的小姑娘用手拂了一下垂在自己脸颊上的那个缕散乱的头发,露出了那张白洁的脸蛋,然后说道:“我叫富九妹,也是你们家的租户,大家家就在大街上是卖那个陶瓷玉器的。”

  “哦,那个富万金是你的爹爹?”这个“五龙断魂刀”的门主段人命惊讶的问道:“你难道是他的女儿?”

  “不错,我是富万金的女儿,唉,可惜我不是他唯一的女儿!”富九妹说完失声痛哭,哭得甚是悲戚,只听见她接着说道:“我如果是爹爹的唯一女儿,段郎也不会如此痛苦不堪了!”

  “这话如何讲?难道少门主爱上了你还和你姐姐们有什么不清不白的事情不成?”这个时候头发花白、腰杆挺直的段伯插嘴问道:“你叫富九妹,那么你到底有几个姐姐?”

  “唉,是我,我是个癞蛤蟆!”富九妹哭得更加可怜兮兮的说道:“段郎根本都不正眼瞧我一眼,他怎么会看上我呢!”

  “姑娘,请你就不要哭哭啼啼的了,有什么事情把它说出来,让大家给你评评理,看看到底谁对谁错!”这个“龙虎堂”的副堂主南朝天对着这个富九妹大声说道:“你就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大家吧!”

  “唉,你们全部错怪了段郎,一切都是我不好!”富九妹忽然嚎啕大哭,哭得甚是悲惨,好像天底下再没有什么事情比她的事情还要悲惨了。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这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哭得如此伤心欲绝呢?

三哥的拳头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395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