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玄门,殷大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叔,你命中缺我第264章 玄门,殷大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264章 玄门,殷大师

  那人点开手机,给苏可可看她下单的地址。手机端 m.vodtW.com

  “是这个地址。”苏可可回道。

  两人表情变了变,还真是鑫苑。

  景苑、香苑和鑫苑都是早年修建的一批现代化别墅区,位于帝都最繁华地段。

  景苑最牛叉,住在里面的那都是流圈子里的人,无一不有权有势,是一个算钱再多也不一定能住进去的地方!

  香苑次之,只景苑差了那么一点儿,住在里面的大半是帝都的名门望族,家底十分雄厚,剩下一部分也是近十年崛起的商界大佬。

  而鑫苑,虽然不如前两个,却也是有钱人才能住得起的地方,是个非常有名的土豪窝。

  一个住在乡下破旧茅草屋的小女孩现在要搬去这种土豪窝,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两人有理由怀疑这小女孩是不是得了什么臆想症。

  “妹子你是要去投靠亲戚?”小伙子甲笑呵呵地问。

  苏可可摇头,“是师父留给我的房子。”

  师父在帝都买了三套房子,两套是早年买的,一套是近两年买的。

  在发现那套新买的房恰好在小桥流水别墅区后,苏可可被这巧合惊了一跳。

  更巧合的是,师父买的这套房,不仅在小桥流水别墅区,而且在叔那栋别墅的后面!

  之前她还因为一直没见过后面那栋别墅的主人,所以问过叔,叔只说他住进来的时候,那别墅没人住,大概跟他一样,并不常住。

  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居然是挨着的!

  随后,在发现师父买的另一套刚好又在香苑之后,苏可可的震惊达之情到了。

  她记得,叔之前常住的地方并不是小桥流水,而是……香苑。

  这到底是多大的巧合,师父买的三套房子里有两套跟叔一个小区?

  苏可可无语过后,选了剩下的那一套,鑫苑。

  虽然离香苑只隔了两条街,但总在一个小区里好。

  她现在还不想见叔,得远着一点儿。

  搬家的两个小伙子听到苏可可的话,顿时明白了。

  原来是家产。

  不过,家产真这么牛逼的话,为啥会住在这种一吹倒的茅草屋里?

  有钱人的世界果真难懂。

  苏可可的家当要么是陈旧的木箱子,要么是旧桌布裹好的大包小包,搬家的两个年轻小伙子嘀咕不已,一副实在无法理解的表情,亏苏可可还在旁边再三嘱咐道“里面的东西很贵重,小心些。”

  两人……

  无法想象,这些个破箱子破桌布里面能藏着什么贵重东西。

  小区关卡很严,门卫再三核实身份后才放了苏可可和搬家小卡车进去。

  早年的别墅楼,不算大,小二层,还是防盗门,但苏可可很喜欢这个大小,一个人住的话房子不宜太大,房大人少乃风水忌讳。

  直到苏可可掏出钥匙开了别墅大门,搬家企业的两个小伙子才终于信了,人还真是住在这儿的!

  东西都搬进屋里后,帮忙搬家的小伙子走了,苏可可一个人站在别墅间,环视四周,一阵恍惚。

  屋子里的家具都很齐全,全部用布遮着,因为许久没有住人,布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

  苏可可没去掀布,明天过后她要离开了,不会在这儿住太久,所以她只收拾出一间卧室和浴室。把家当也全部分类放好后,她洗了个澡,一头倒在了床。

  天色还早,苏可可没有贪睡,小憩半个小时后便爬了起来,先找地方吃饭,顺便再看看附近的风水。

  这一转悠,苏可可才发现,鑫苑、香苑、景苑三个别墅小区挨得很近,而且建筑格局十分特。

  繁华都市里的风水格局已经无法用以前的方法来判定,因为这里没有连绵的群山,没有环抱的活水,也没有低矮山丘的护砂。

  但一条人流极大的街道便可视为一条水,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流便如水流。

  一层墙则视作一层砂,门前的街道和公园可视作明堂,后面的高楼是靠山,对面的屋宇是案山,左右房屋则视作青龙和白虎。

  这三个小区的风水格局十分相似,外有川流不息的街道微微环抱,后有高楼作靠山,“护砂”、“案山”皆满足吉风水格局。

  每个小区各有穴场和穴心,当然,此“穴”非彼穴,只是也能汇聚天地灵气,旺人气运。

  但苏可可知道,不仅仅如此。

  整个帝都之所以这么繁华,是因为帝都有两条龙脉,一条旱脉,贯穿子午轴线,一条水脉,环绕于帝都街巷。

  这三个小区刚好位于旱脉之,景苑居正,香苑和鑫苑左右护翼,又被水脉远远环绕着,风水极好。

  苏可可不得不感叹一句,师父真是高瞻远瞩,早早在这种风水宝地买了房,一买是两套。

  她毫不怀疑,要是当时师父的资金更足,师父肯定还会多买几套。

  这么一圈逛下来便是晚了,苏可可没有再溜达,回了鑫苑。

  路过一栋别墅时,她突然感觉到什么,蓦地驻足,抬头看去。

  两个男人正好一前一后地从那别墅楼下来。

  为首之人看着五六十岁,穿着一身黑色唐装,模样很是精神,后面那人则五十出头,富贵之相,正十分恭敬地对前面那人说着什么。

  苏可可目光落在那为首之人身。

  ……同行。

  “殷大师,真不用我开车送您?”

  “留步吧,我想在附近走走。”

  那人朝苏可可这边走来,路过的时候看了她一眼,这一眼让他微微一怔。

  他走到苏可可面前定住,开门见山地问了句“孩子,你师承何处?”

  苏可可微微垂头,回道“师承玄门苏氏。”

  “倒是没听过。孩子,你可认得我?”对方问,表情威严透着两分和蔼。

  苏可可摇摇头,又点点头。

  “这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苏可可一脸认真地道“我不认得你,但我认得殷少离,他与您的长相有五分相似,你们应有血缘关系,您是殷少离的父亲?叔伯?”

  对方闻言,威严的表情变得愈发和缓,嘴角勾起一抹笑,“难怪,原来认识少离,我是少离他爷爷,今年已经七十了。”

  苏可可的嘴巴顿时张成了o型,惊叹道“您看起来很年轻!”

  对方笑了起来,看着苏可可时,眼里流露出几分对晚辈的喜欢,他主动邀请道“下个月我玄门殷氏招收弟子,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来现场看看。”

叔,你命中缺我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551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