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老鬼,憋坏了吧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叔,你命中缺我第293章 老鬼,憋坏了吧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一声夫君叫得当真是缠绵悱恻,酥麻入骨。

  秦星看着冷月紧绷的表情,哈哈笑了一声,猛地凑过去,在他唇亲了一口。

  冷月这一次没有回避,他眸子半阖,似乎享受起了这种亲昵。

  一吻结束,他睁眼看她,神情似乎有些懊恼,但又十分坚定,“我做了以前我最不耻的事情。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挑个良辰吉日娶你。”

  秦星现在已经不打酒嗝儿了,但她脸还是酡红酡红的,闻言,她笑眯眯地看他,“本来头不晕的,跟你接吻过后,我感觉我头好晕。老鬼,你这么想娶我啊?”

  冷月看她这样,有些犹豫地问道“秦姑娘,你平时虽也言语大胆,但并不像今晚这般孟浪,你……是不是喝多了?”

  “我没喝多!”秦星立马反驳“我喝多了是会耍酒疯的,我现在耍酒疯了吗?我只是有些头晕,睡一觉好了。不然我唱一首好汉歌给你听?我爸以前最喜欢听这首歌,我也喜欢,只要我一唱,保准精神抖擞。”

  “大河向东流啊!天的星星参北斗啊……”

  冷月……

  “秦姑娘,别唱了,你唱得实在难以入耳。”

  “不要,我偏要唱。大河向东流,天的——唔唔唔,姓冷的,刚才跟个小媳妇似的,我好哄歹哄才让我亲一口,现在居然敢主动亲我了?你这个假和尚,你唔——”

  一番深入的唇齿纠缠之后,冷月言辞凿凿地道“因为已经坏了礼数,再坚守底线已经没了任何意义了。”

  秦星闭着眼,嘴角微微一弯,“你个老色鬼,憋了一两千年憋坏了吧,还给自己找一堆道理。”

  冷月沉默,只是紧紧抱着她,“我很快来娶你。”

  “秦姑娘,请你告知岳父岳母的生辰八字。”

  “你想干嘛?”

  “我要去给跟岳父岳母提亲。”

  秦星听到这话,被逗得不行,“请问冷公子,你要怎么提?”

  “自然是托梦。”

  秦星朝他竖起大拇指,“你牛掰。”

  然后,往旁边一滚,睡觉。

  “秦姑娘,你别睡,快告知我岳父岳母的生辰八字。”冷月轻轻推了推她。

  “啃都啃了,还叫什么秦姑娘,叫我星儿或者小星好。”

  “……小星姑娘?”

  “去掉姑娘两个字,谢谢。”

  “小星,请告知我你爹娘的生辰八字,如此我才好门提亲,你我虽私定了终身,此事还是要告知你的父母才行,不然以后我无言面见岳父岳母。”

  秦星被他念得不行,把自个儿爹妈的生辰都说了,“只有年月日和大概时间,我爸是晚生的,我妈是下午生的,他们那个年代不兴记几点几分,算当时候记得,后来也忘了。”

  “八字里有六字,足矣。”

  “我困了,先睡了。”

  “好。”冷月看着躺在身侧的女子,一直睁着眼,眼里偶尔掠过一道芒光。

  如此轻薄了他,还想脱身?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他虽年纪轻轻便入了官场,但却从父亲叔父祖父那里学到了不少为官之道,在官场浸淫数载,尔虞我诈见多了,他若真是那任由欺凌的主儿,又哪能一路高升,坐大司徒的位置。

  等秦星熟睡后,冷月一点点靠近,覆女子的唇,辗转片刻后,在嘴唇重重一咬。

  “嘶~”秦星被疼得睁眼,只是那眼睛还未完全睁开,便被冷月食指点了点额头。

  一阵凉意入骨,她又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秦星缓缓睁眼,只觉眼皮和身子都沉重不已。

  昨晚明明睡得很早,现在却还是困得不行,不仅困,还很累。

  而且,头有些昏沉沉,嘴唇也莫名其妙地有些刺痛。

  屋里有一面简陋的方形玻璃镜,秦星拖着身子懒洋洋地走到镜子前,打算看看,自己这嘴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在看到镜子的那一秒,秦星一声惊呼出声,连忙凑近了看。

  我去!

  什么鬼?

  为什么她的嘴巴破皮了,不禁破皮了,还肿得跟腊肠一样!

  等等,这又是什么?

  秦星拨开衣领子,在脖间看到了一个一个的红点,好大一片,看着怪吓人的。

  昨天熏驱蚊水了,应该不是蚊虫咬的,而且也不痒,所以,这是过敏了?

  她昨天也没吃什么怪的东西啊。

  秦星在脖间搓了搓,越搓越红,还有一些轻微的痛感。

  等等!

  秦星陡然间瞪大了眼,又往镜子前凑近了一些。

  一片青红下面,怎么好像是几排……牙印呢?

  “我的天,这到底怎么回事?”秦星惊呼一声,不停地挠自己的头。

  她连忙去检查房屋门窗,在确定门窗都关死了之后,心里松了口气,然而更加纳闷。

  “冷琅玕?”秦星连忙掏出白玉扳指,对着那扳指叫人。

  一连叫了好几声,那被肌肤温热了的白玉扳指才散发出一阵凉意,男人清朗的嗓音响起,“我在。抱歉,方才在修炼,没及时回应你。”

  “没事没事,我想问问你,你知道昨晚这屋里进人了吗?好怪。我的脖子间多了几排牙印,嘴也被人咬了,可我很确定昨晚没人靠近我,真是见鬼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玉扳指里的声音沉默了很久才重新响起,再响起时那声音降了好几度,“昨晚的事情,你都……忘了?”

  秦星纳闷,“昨晚,昨晚我一早睡了啊,发生啥事了?”

  “秦姑娘,你真的……一点儿记不起来了?”声音更冷了。

  秦星挠头,使劲儿挠头,“你别生气啊,我告诉我,说不定我记起来了,我记性虽然不太好,但也不算太差。所以,你稍微提点一下?”

  秦星这话才出,屋子里突然狂风大作。一阵阵的阴风吹得屋里的东西东倒西歪,木架子的水盆直接被吹翻在地,发出砰地一声脆响,还来回震动了好久。

  “秦星,你怎能如此对我?你怎敢!”那声音恼怒不已。

  秦星被这阵仗吓到了,连忙往屋外跑,可是平时一踹开的屋门此时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焊死了,一动不动。

  “冷琅玕,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啊,你这、这是干嘛?我这几天为了你的事情来回奔波,人都瘦了一圈了,现在事情了了,你要过河拆桥了吗?不管做人做鬼都不能这样吧!”

  秦星从未见这只老鬼如此暴怒,她背靠屋门,真的被吓到了。

  她昨天到底做什么了?

叔,你命中缺我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551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