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去干宏图大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独家宠婚【第192章】去干宏图大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韩柏杨转动着手里闪着银光的签字笔,来来回回地转了一圈又一圈,一言不发思考着韩叙所提建设性意见的可行性。

  许久之后,终是摇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我还是觉得不妥!

  何况,大家搞出这么大的动作,曝光了行业的通病,等于是背叛了整个地产行业,正因为你跟宋家有扯不断的关系,等到众多小地产商蜂拥而起,借着媒体大肆宣传的时候,媒体再逼着宋氏地产表态,你想让你的婆婆和君泽说点什么?”

  正在脑中描绘美好蓝图的韩叙,霎时眸光一顿。

  韩柏杨放下了手中的银笔,眼神笃定地看向她:“是让你婆婆和君泽为了你而站在整个行业的对立面,还是你在旁边看着他们让媒体天天堵在企业和家门口,整日东躲西藏,被逼着说明宋氏地产这几十年来,是否存在韩氏所曝光的潜规则操作?”

  韩叙一下子就乱了思路,她没想过那么多,或许也是她的阅历让她想不了那么远,此刻被老爹韩柏杨的一席话,骤然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真像老爹说的那样,那自己就等于把宋氏地产推进了火坑。

  宋氏会面临极度尴尬的局面。

  韩叙木然的转头看出去,落地窗外那下面的广场上,依然是那些期盼的面孔。

  她还是选择作罢了,老爹吃过的盐,比她吃过的米还多,多听听总没错。

  一个人回到宋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

  宋清云吃完晚饭后在花园里消完食,也才刚刚回到客厅里坐下。

  意外的是这时候南君泽也回来了,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母子两人温声细语的聊着什么。

  韩叙一进去,宋清云就看见了她,笑容满面的朝她招手:“叙啊,来来,过来跟妈说说,今天长乐渡销售状况如何啊?”

  南君泽抬眸宠溺地看着她,显然也在等她说今天的盛况。

  从在长乐渡老爹韩柏杨跟她分析过利弊之后,韩叙这一路回来就在思忖着这事,心中多有不甘,显得郁闷不乐,此刻只得强颜欢笑的在南君泽身旁坐了下来。

  “我不是太懂,好像挺多人的,听售楼部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说,好像全部都卖完了。”

  宋清云和南君泽两人都笑了笑。

  这母子俩笑的是什么,韩叙心里清楚的很,都在笑她单纯不懂商业操作。

  南君泽放下电脑将她揽到身前,笑意犹在:“那可要恭喜岳父和我那小舅子了,今天走不开,不过长乐渡这个盘,我是一定会过去看看的,哪天抽出空来了,再去拜会岳父大人。”

  宋清云含笑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韩叙在长乐渡折腾了一天,觉得浑身困乏,淡淡地回了声:“没事,你在企业里那么忙,别总是分心,我有点困,先回房洗个澡。”

  南君泽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俊朗的脸庞尽是心疼:“看你,眼睛都熬红了,今天中午都没休息吧?”

  宋清云比南君泽还要心疼她,立即轻声责备起来:“你这孩子,长乐渡开盘,自有老杨和你弟弟在运筹帷幄,你跑去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做什么呢?快上楼去,好好泡个热水澡睡觉。”

  韩叙连忙称是,自己也觉得今天这一天忙的莫名其妙,折腾了一天,除了被突然出现的宋浔给警告了一顿,就是跟老爹商量了个没有实际用途的宏图大计。

  这一天弄下来,真是什么忙都没帮上不说,还落个满怀忧心忡忡。

  拖着疲惫沉重的步伐一阶一阶的往楼上走,走了好几阶才想起来应该去乘电梯,人已经累得连这两段宽敞且并不陡的楼梯都不想走了。

  韩叙果真退下来,拐了个角来到电梯门前,忽然听见客厅里宋清云和南君泽说话的声音,伸出去触电梯按钮的手停了下来。

  从她回到家里,宋清云和南君泽都只忙着关心她,就没跟她提过宋浔出现在长乐渡剪彩仪式上的这件事,刚才离开客厅爬楼梯的时候她还在想,是婆婆和老公都忘了,还是觉得宋浔出现在长乐渡这件事,根本就无关大体。

  而此刻,宋清云和南君泽正在聊的,偏偏就是这件事。

  如果没有什么隐瞒,为什么等她从客厅离开后才谈起?

  韩叙站在拐角的电梯门口,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他们究竟是什么态度。

  宋清云的声音很缓慢:“你今天抽不出空去长乐渡,让你大哥代你去的?”

  南君泽手指敲动电脑的声音停了停:“大哥?他怎么会代表我?应该也是收到邀请函过去的。”

  宋清云轻轻一叹:“你说这个阿浔,企业里上上下下忙着盘点,人仰马翻的,都忙成这样了,他整天整天的见不着人影,要不是他去长乐渡剪彩出现在资讯上,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到他这个人,哎,都二十八的人了,也不成个家,还是没玩够。”

  南君泽轻声笑道:“妈,大哥有他自己的事要忙,不是非得到企业一起盘点才叫做事,您也别老是操心大哥结不结婚了,凭他那条件,用得着操心吗?”

  韩叙眨了眨困顿的双眼,干涩的微微刺痛,伸手按下了电梯门,一个人默默地上了楼。

  她的心底在为楼下的这对母子鸣不平,她们可知道,自己关心的宋浔,正惦记着要谋走南君泽的账目?

  回房泡澡的时候,困乏让她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

  没过多久,韩叙忽然惊悸地睁开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她挣扎着从浴缸里迅速爬了起来,擦干了身上的水,胡乱套上了睡衣站在玻璃窗前,大大的眼睛穿过玻璃看去外面并不光亮的夜色,似乎想将整个夜里的黑暗全部窥探出来。

  她懂了!

  终于清醒地认识到,宋浔今天去长乐渡的真实目的。

  宋浔并不是为了警告她而去,也不是真的专门只为了答应韩二要带当红明星去。

  宋浔,去长乐渡剪彩,不惧宋清云和南君泽的猜疑,也不顾会不会对她引发联想,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媒体镜头前,就是做给宋清云和南君泽两人看的。

  他这个举动,就是为了告诉宋清云和南君泽,他游手好闲,对宋氏集团的资产不屑一顾,资产大盘查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关他的事。

  可他却在私下,逼着她盗取南君泽的账目。

  他本就是个善于玩弄手段,工于心计的男人!

  从她第一天认识他开始,她就知道!

  为什么到今天才警惕?

  韩叙绝望地发现,是自己私心在作祟,总被他伪装的表面所迷惑,一步一步踏进他设定好的圈套里,还总会为了他的狠心手段,而暗暗为他给自己辩解,她是自己陷进去了。

  就好比现在,明知宋浔去长乐渡招摇,是在做戏给宋清云和南君泽看,她也无可奈何,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提醒宋清云和南君泽。

  提醒了她们,势必就要说明这种无端猜测宋浔的根据,她不可能找到合理的借口。

  难道还能跟南君泽坦白,说宋浔让她去偷资产账目吗?

  如此一来,等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公之于众,自己跟宋浔苟且过往,会让宋清云和南君泽一览而尽。

  可如果让她就这么无动于衷,放任宋清云和南君泽继续被蒙在鼓里,任由宋浔继续去谋划着不知道是什么的诡计。

  等看到宋清云和南君泽被宋浔踩在脚下的那天……

  韩叙彷徨又心痛的想了想那时的画面,自己不知该如何自处,又能以何种脸面去面对疼爱自己的婆婆,和无时不在宠溺自己的老公南君泽。

  想到这里,韩叙独自站在房间里打了个寒颤。

  她不忍心看着宋清云和南君泽被宋浔玩弄于股掌之中,暗暗决定,一定要阻止宋浔的阴谋诡计。

  思来想去,既然不能就这样平白无故的站出去,敞开大门提醒宋清云和南君泽,那就先打乱南君泽的资产大盘查。

  宋浔一心想要拿到宋氏地产的真实资产账目,且看他样子,十分着急。

  如果她去打乱了南君泽的工作进度,让资产账目盘点一拖再拖,宋浔的计划就不能轻易得逞。

  之前被她弄坏了电脑,导致南君泽从头重新做帐,会往后拖延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可这还远远不够。

  必须一直拖下去,拖到南君泽产生警惕,把一心工作的目光转移到宋浔身上。

  到了那时,她才可以放手。

  此刻,韩叙别无选择的当即决定,去实现自己那个野心勃勃的宏图大计。

  韩叙第二天一早醒来,时间不过是早上七点多钟,南君泽理所当然的已经去了企业,每天都给她留下半边冰凉的床铺,也给她留下了微微的一点小失落。

  下到一楼餐厅,没有看见宋清云,大概是还没有起床。

  韩叙草草用了早餐,开着宋清云的车子呼啸着从花园前庭出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她来到长乐渡。

  韩柏杨和韩二自是还没有这么早过来,他们夜里会回临江的韩家别墅,如果不是特意起个大早,不可能在八点多钟就赶到长乐渡。

独家宠婚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678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