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02章 城外遇伏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最强吞噬升级正文 第002章 城外遇伏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陆天望挥手让属下抬走了吴管事的尸体,自己独自站在垂钓亭前陷入了沉思。



  尸体上的那道伤口别人不认识,他却是知道的。或者说,整个陆家也只有他认识——这是曾经的宛丘城第一天才陆天波,自创的近身格斗~刀法。



  当初自己还嘲笑他作为一个修炼者,竟然还去搞什么近身格斗。



  如今陆天波早成了冢中枯骨,但这刀法却再现人间。



  突然,陆天望想到了陆平安。



  可是这小孽畜明明被废掉了修为,即便他会使用这个刀法,也没有办法做到让武道境三重的吴管事一刀毙命啊!难道天才之后仍是天才,真的有天才血脉之说?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天波,你怎么就是阴魂不散呢!”陆天望喃喃道。



  当年在家族比试中,自己就败给了这个所谓的天才,丢尽了脸面,这个屈辱刻进了他的骨髓。



  这时,一阵微风拂过,将陆天望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刚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一身白衣的陆千秋向着垂钓亭走来。



  “千秋,你怎么来了?”



  “大伯父,我是来跟您告别的。一会儿我便要启程前往国教院了。”陆千秋恭敬地做了一揖,回答道。



  “嗯,千秋,伯父我膝下无子,一直将你视若己出。这次你能得家主看中,将唯一一个家族推荐的名额给了你,你要好好珍惜。”



  “是!大伯父请放心,千秋晓得。只是那陆平安?”



  陆千秋偷眼看了看陆天望,他想要在走之前获得一个肯定的答复,此前大伯父只是废掉了陆平安的修为,他还是不放心。



  “陆平安的事,你就别管了,我自会处理干净。我希翼,你今后不要沉醉于这些蝇营狗苟的算计,想要走出这宛丘城,前往更大的天地,应该把眼光放得更远。”



  陆天望单手轻捋胡须,语重心长地对陆千秋说教道。



  陆千秋闻言,点了点头便告辞了。大伯父这个人他太了解了,既然他说他会处理干净,那么陆平安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



  ……



  午后,和风煦暖



  陆平安站在陆府大门口,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随后慢悠悠地离开了陆家,向着宛丘城的城主府走去。



  他与宛丘城的少城主田和私下交好,今日他便是应着田和的邀请去城主府一聚。



  因为昨夜意外收获了一枚灵兽核,这一整天陆平安的心情都格外的舒畅。



  一路上他还在思考着怎么跟田和分享一下他的快乐。



  然而,就在陆平安走过一道偏僻街巷之时,砰!砰!砰!



  数道破空声便从背后传来。



  “不好!”



  陆平安排时头皮一炸,暗道不妙。



  倏地,两枚袖箭紧贴陆平安后背,迅速掠过。



  陆平安蜷起身躯,一个翻滚,避过了箭羽。借着余光,他看到两个黑衣人迅速遁入地表面,消失不见。



  “遁地术!”陆平安的脑中迅速闪过这三个字。



  遁地术虽然是一种十分常见的术法,并不难学,但它却要求施术的境界达到武道境五重。



  不同于只能无差别向身体外释放灵气的武道境四重,达到武道境五重后,就可以有目的性地,将灵气聚集于手心,将其用于攻击。



  能打出劈空掌、使剑斩出剑气,都要求达到武道境五重。



  而现在的陆平安不过才武道境四重,再加上以少敌多,先前又无准备,仓促应战,眼下的局面可谓九死一生。



  “三哥,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普通人。”



  就在陆平安思考着应敌脱身之策时,刚才遁入地下的一名黑衣人,凭空出现在树下骑马的男人身后,诧异问道。



  “不管是不是,他都必须死!”



  树下那人轻眯双目,紧盯着陆平安道。



  他



  



  们几人都是陆天望培养了多年的死士,为首的叫张玄,正是树下这个男人。此时他们的面上都覆有人皮~面具,即便是他们的主子,也无法轻易辨认出来。



  “锦彪,你和老五在地底掩护,我亲自对付他。”



  言罢,张玄飞身下马,从两袖中抽出一对六棱梅花峨眉刺,朝陆平安猛冲而来。



  峨嵋刺外形酷似女人的发簪,民间多传为女子所创,实则不然。事实上,峨眉刺是由四百年前峨眉山上的白眉道长所创。



  由于短小精悍,易于藏纳,峨眉刺十分适用于刺杀、暗害,在水下战斗,或者配合遁地术使用时,同样效果拔群。



  而张玄的这对峨眉刺上更是淬有剧毒,一般情况下,只要沾染到些微,武道境六重以下的修炼者必死无疑。



  然而,就在张玄以为自己胜券在握之时,异象发生了。



  “这……”



  张玄惊讶地发现,他的手臂竟然连同峨眉刺,整根刺入了陆平安的胸口。但是,那种利刃刺穿皮肉的感觉却并没有传来。



  “不好!幻像!”张玄头皮一炸,急切喊道,“锦彪,老五,快出来!”



  “三哥,出什么事了?”听到张玄的喊声,剃着光头的老五迅速从地底遁出。



  “唉!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身上还有这种东西。”



  张玄说着,单脚猛踏地面,随着灵气的扩散,地上的沙土剧烈震荡,就见一个卷轴从中滚落出来。



  随即,那道陆平安的幻像也消失不见了。



  “啧啧,不愧是陆天波的儿子,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



  张玄弯腰捡起卷轴,啧啧出声,眼中充满了艳羡之色。



  这是一个法术卷轴,内部可以储存各种术法,在使用时,只需注入少量的灵气就可以触发。



  虽然只是一次性的,但法术卷轴却极为昂贵,即便是最普通的一类,也得上百颗黄阶灵石起步。



  因为从理论上讲,如果卷轴中存储的术法足够强大,那么别说对战的双方相差一两个小境界,就算是一个大境界,也未尝不可以以弱胜强。



  当然,像那种杀伤力极强的术法,在市面上极为罕见,因为术法的威能越强,对卷轴的要求就越高,打造的成本实在太大。



  “三哥,咱们现在该怎么办?”老五神情凝重地问道。



  一旦被陆平安脱逃,他们无法向主子交代。



  “还能怎么办?追!”张玄没好气地回道。



  虽然主子提供的情报有误,但陆平安既然选择了逃跑,并且还用上了珍贵的法术卷轴,那就说明他的实力不如他们。



  所以,只要在陆平安逃回陆家之前将其拦截,那么一切就还有回旋的陆地。



  “三哥,东南方向有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我猜那就是陆平安的。”这时,锦彪也从地底遁出,向张玄汇报道。



  “东南方?”张玄略一沉吟,做出了安排,“老五,你去城门附近蹲守,我和锦彪前去追击。将那陆平安逼出宛丘城。等到了山野之地,就由不得他了!”



  东南方一路出了宛丘城有一大片空旷地带。到了那里,便是那陆平安再能躲也没地儿可去。



  “锦彪,待会儿追上他的时候切记不可大意,那小子可能还留着后手,小心阴沟翻船。”



  追击的过程中,张玄不忘提醒同伴道。



  张玄作为陆天望精心培养的死士,经常参与暗害行动,可谓经验丰富。



  在他看来,除了那个幻像卷轴,陆平安的身上肯定还有其它的法术卷轴,不然这个小鬼刚才不可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事实上,张玄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此时的陆平安已经黔驴技穷,除了死命狂奔,再没有任何脱身的手段。



  陆平安的母亲端木蓉虽然血脉资质平庸,但却是鹅城大富商的女儿,陆平安刚才使用的幻像卷轴和隐身卷轴,就是母亲当年陪嫁的嫁妆。



  在河东商会对外的价目表上,这两



  



  个卷轴加起来,足足价值五十颗地阶下品灵石,足够一名武道境九重的修炼者进阶到真武境,可见其昂贵程度!



  不过陆平安此时可没时间心疼,如果小命没了,那一切就全没了。但是他也不是盲目瞎跑,他看出张玄等人一路追着他是想把他逼到宛丘城外的空地上。但是过了这片空地便是大圩山的边界。



  大圩山绵延百里,其间妖兽横行,地形复杂,虽然危险,但却是一个甩开追杀的好地方。只需要跑得够快,就能进入大圩山躲过这一劫。



  然而,有锦彪施展遁地术在地底追击,陆平安根本无法甩脱二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施加在陆平安身上的隐身术渐渐消失。陆平安整个人终于出在了张玄的视野中。



  “三哥,前面是悬崖,他跑不掉了!”锦彪语气兴奋地从地底向张玄传音道。



  锦彪和老五、张玄组队多年,各有所长,他本人专修地听术,通过向周边释放出少量的灵气,根据反馈回来的波动,可以探知到周围的地形。



  果然,锦彪话音刚落,远处的陆平安就停止了奔跑,站在原地。



  “你们是谁派来的?!”



  陆平安转身面对慢慢靠近的二人,沉声问道。



  虽身陷绝境,却毫无畏惧。



  “呵呵,你一个将死之人,用不着知道那么多。”



  张玄冷笑着走上前,手中的峨眉刺泛起冷冽的寒光。



  虽然这次的行动中出现了一些小插曲,但好在结果没有变化。



  见陆平安丝毫没有要反抗的架势,张玄还以为他就要引颈就戮。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就在双方还有几步之隔时,陆平安的嘴角突然上扬起来,眼神无比的坚毅:“很遗憾,我是死是活,由不得你作主。你不过是陆天望豢养的一条狗罢了!”



  声音落罢,陆平安毫不犹豫,纵身跃入悬崖。



  此处悬崖深不见底,以武道境修炼者能够施展出的神通,坠落后生还的几率十分渺茫。



  但陆平安知道,如果继续留在悬崖上,他就连那万分之一的希翼都没有了,所以他只能这么做。



  “休走!”见陆平安选择了跳崖,张玄心中大骇。



  如果不能取得陆平安尸首,怕是不好向主子交差,想到这里,张玄快步冲到悬崖前,将手中的峨眉刺朝坠落悬崖的陆平安掷去。



  “锦彪,你先回去报信,我下去查看一下。”



  张玄行事素来谨慎,奉行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原则,他准备绕到悬崖下寻找陆平安的尸体。



  ……



  此时,悬崖下方。



  “咳咳……这位猿猴朋友,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陆平安挣扎着站起来,对被他砸成肉饼的一具短尾灵猿尸体,躬身道谢。



  陆平安倒是没有想到,在他坠落的悬崖正下方,正好是一群短尾灵猿的栖息地。



  千钧一发之际,他顾不上许多,抓过一只离自己最近的猿猴,将其当成了垫子,最后总算堪堪活了下来。



  大圩山灵兽众多,和人类社会一样,灵兽间也存在着等级阶层的划分。



  等级高的灵兽住在山林深处,而栖息在外部区域的,都是像短尾灵猿这种,连黄阶都达不到的不入品灵兽。



  短尾灵猿战斗力低下,智商水平也一般,所以陆平安并不担心上面的猴群冲下来报复自己。



  唯一遗憾的就是,在跌落山崖的瞬间,怀里的那个装有灵兽核的锦盒掉了出来。此时也不知落到了何处。



  但是对于现在的陆平安来说,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万幸。



  “嘶!”



  陆平安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一股剧痛从脚踝处传来,他低头一看,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



  原来,在跳下悬崖时,张玄掷出的那根峨眉刺划伤了他的皮肤,淬在刺尖处的剧毒浸入体内,此刻伤口已经变成了紫黑色!



  



  



  (本章完)



  最强吞噬升级



最强吞噬升级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701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