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抛尸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最强吞噬升级第050章 抛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系统自检完毕,一号血脉栏受损百分之三十六,装备血脉流失,现自我恢复中……”

  “靠!不会吧,又坏了?”

  听到系统人声的自检报告,陆平安的心里如同在滴血一般。

  有了上次“附加器官”功能受损的前车之鉴,陆平安深知吞噬系统的恢复速度之慢,而作为系统最主要组成部分的血脉栏要是损坏了,又得恢复到猴年马月?

  可恨,太可恨了!

  想到这里,陆平安朝着司徒境的右脚,便是一记猛砍。

  噗!

  “啊啊啊!”

  被风雷剑剑刃附着的电流传遍全身,司徒境剧痛难忍,惨嚎不止。

  “你……你为什么还活着?!”

  看着不知何时苏醒,皮肤从青黑色慢慢变为正常状态的陆平安,司徒境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双眼。

  秘制剧毒“死灵蚕蛊”乃是他迄今为止的集大成之作,可以说,是元武境以下修炼者的克星。

  “呵呵,你想知道?”陆平安抿嘴冷笑着问道,手中的风雷剑电光流转,威势骇人,显然已经动了杀心。

  “不不不!不想,不想。”司徒境立即反应过来,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陆平安能够化解死灵蚕蛊的尸毒,自然是靠着压箱底的法宝秘术。

  这类法宝秘术事关身家性命,一旦陆平安把这个秘密讲出来,自己还有命活?

  “平安,司徒叔叔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应该知道,真正想害你的人是大长老。”

  司徒境修炼资质平平,止步在武道境九重已经三十余载,如今寿数已过大半,年老体弱,即便占有一重的境界优势,也根本不是陆平安的正面敌手,只能卑微求饶。

  “迫不得已?”陆平安抬高嗓音,脸上的笑容越发阴寒,指了指自己衣袍上留下的脚印道,“刚才你踢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想的吧?”

  他方才虽然受到尸毒侵袭,全身的经脉暂时麻痹,但在“短尾灵猿”和“绿玉蟾蜍”这两种高抗毒性血脉的联合作用下,五感和意识很快就恢复了。

  司徒境进屋后的一举一动,陆平安都清清楚楚,显然,前者对毒死自己没有任何的悔意,并且还觉得非常解恨、过瘾。

  “平安,这是人之常情啊,你听我说……”

  见陆平安杀心已决,丝毫没有放过自己的打算,司徒境的老眼之中精芒闪过,话说到一半,手迅速地伸向后腰。

  只可惜,他的动作没能逃过陆平安的眼睛,刹那之间,右臂便被对方以剑气斩断。

  “怎么?想用法器逃跑吗?”

  陆平安眼疾手快,斩断司徒境右臂的同时,剑尖灵活倒转,将后者腰间的储物袋,牢牢地钉在地面。

  身为家族炼器师,司徒境到底有什么底牌法宝,就连陆松荫都不清楚。

  陆平安自然不会掉以轻心,给他反抗脱身的机会。

  “你!你竟敢……”见宝贝储物袋被陆平安刺破,司徒境脸上的恐惧,渐渐变为愤怒和绝望。

  要知道,这只袋子里装着他毕生的心血成果,而今袋体破损,内部盛装的物品已经全部遗失到次元空间中,再不可找回。

  即便他今天能活下来,也会失去作为一名炼器师的所有资本,必然会被陆家解聘,晚景凄凉。

  “陆平安!老子和你拼了!”

  心中骤然升起的愤怒掩盖过之前的恐惧,司徒境大吼一声,调动气海灵气,一记炎炎卦掌全力拍向陆平安。

  “呵,雕虫小技。”陆平安不屑撇嘴,开启金光咒,抵消炎炎卦掌威势的同时,冷声道,“死吧。”

  话音落下,就见先前钉入地面的风雷剑被气机牵引,剑刃转动瞄准,如同一把铡刀般,径直落向司徒境的脖颈。

  司徒境四肢仅剩一只左臂,行动不便,又全力维持着炎炎卦掌的攻击,完全没有注意到落下的风雷剑。

  噗!吱!

  剑刃入肉、切断颈骨的声响传来,司徒境人头落地,临死时,脸上还带着错愕的表情。

  虽然他拥有武道境九重的境界,可以施展五行术法,但在单纯以力搏力的情况下,他的优势完全没有发挥出来。

  从一开始,胜利的天平就在陆平安这边。

  “呼!”杀人之后,陆平安在原地呆愣了许久,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唉,这下不妙了。”

  事实上,陆平安刚才也处于暴怒的状态,动手时并未考虑到后果,此刻不由得有些头疼起来。

  司徒境在陆家做事五十余年,身兼要职,地位超然于其他宾客,把他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然陆平安出手正当,但却空口无凭,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是不可能抵抗住死灵蚕蛊的剧毒的,说出去没人会信。

  而且吞噬系统的秘密,他也不可能透露给外人。

  “怎么办?在院子里埋了?不,不行。”

  陆平安猛地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心说这样做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思来想去,陆平安最后得出了结论,眼下他只能把司徒境的尸体运到府外丢弃,别无他法。

  虽然从理论上讲,直接就地销毁更为稳妥,但是陆平安并不会用火系的术法,仅有的一卷传送卷轴上次也用掉了,而且火烧飘出的气味儿也容易引来怀疑。

  时间紧迫,不可拖延。

  陆平安立即将现场的血迹收拾干净,用一卷草席把司徒境的尸体裹起来,扔到白伯平时运柴火用的两轮推车上。

  为了掩盖血迹,他更是特意宰了两只鸡,放在尸体旁边。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陆平安一刻不停,马上启程,推着两轮车,急匆匆地朝府门的方向赶去。

  陆平安在陆府生活了十几年,对族地内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选择了一条府内下人常用的羊肠小巷,低调行进。

  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既有采购食材的,也有倒垃圾的,还有炼器坊的挑水工。

  虽然心头一直悬着块巨石,但他还是强装镇定,偶尔还会与擦肩而过的下人打招呼。

  就这样,拐过一个路口后,陆府的大门终于出现在陆平安的视野中。

  “呼!好险好险。”陆平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中庆幸地嘀咕道。

  只要出了府门,一切就都好办了。

  趁着四下无人,陆平安赶紧加快了步伐,准备快点走过最后这段路程。

  然而,他才刚走出几步路,一道阴测测的冷笑就从背后响起。

  “呵呵,平安,你这是要去哪啊?”

  听到这句话,陆平安猛然停住脚步,脑子嗡了一声,整个人直接僵在了原地。

  原来,在陆平安身后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将他视为眼中钉的陆天望!

最强吞噬升级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701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