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二零章 绊脚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谍海猎影第七二零章 绊脚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一次,翁婿舅三人罕见的达成了一致。

  陈心然的肚子什么时候有了动静,方不为什么时候才能回国……

  方不为不信一个多月的时间,自己还办不到?

  ……

  邮轮是七点启航,东方还未发亮,全家人就上了船。

  路过父母亲的房间,方不为发现灯是亮着的。

  他敲了敲门,里面传出方世齐的声音。

  “进来!”

  方不为推开门,里面只有方世齐一个人。

  头发有些微湿,看来已经洗涮过了。

  “母亲呢?”方不为问道。

  “去餐厅了!”方世齐回道。

  方不为关好了门,坐到了方世齐的对面。

  严格说起来,这是父子二人第二次单独会面。

  上一次是在港城。

  方不为掏出烟盒,往方世齐面前递了一下,方世齐摇了摇头。

  “嚓”的一声,方不为擦亮了火柴,点燃了烟头,用力的吸了两口。

  父子二人的面前飘散着一层烟雾,但方世齐却发现,方不为的双眼明亮异常,像是通了电一样。

  他感觉,方不为变的越来越陌生了。

  这纯猝是一种直觉。

  方世齐隐隐约约觉的,方不为对自己和他母亲的感情很是复杂,既不亲热,也不冷漠。

  方不为用力的吸着烟,心里琢磨着怎么开口。

  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先从侧面调查,比如问问母亲,这一年多以来,方世齐都做过些什么。

  但怎么说,自己身上流的也是他的血,方不为不想把对付日谍的那一套用在方世齐的身上。

  方世齐也不说话,他在揣测着方不为来这里的用意。

  房间里陷入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烟头燃到指节的时候,方不为才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看方不为抬起了头看向了自己,方世齐将身体往后一靠,双手搭在小腹前,十指握在一起。

  方不为有些想笑,又有些无奈。

  方世齐在防备自己!

  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盯着方世齐的眼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是地下党的身份?”

  方世齐看似稳如泰山,但他飘乎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他知道这件事情。

  方不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谁告诉你的?”方世齐稍稍的坐直了一些,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讶。

  “李秀中!”

  听到这个名字,方世齐的瞳孔微微的缩了一下。

  “唉!”方不为直接叹出了声。

  方世齐的反应说明,他知道“李秀中”这个名字具体指的是谁,也更有可能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告诉自己失忆之前的这些秘辛的。

  方世齐身在南洋,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方不为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表达哪一种情绪才合适。

  “你和李秀中是什么关系?联络员,通讯员?”

  李秀中肯定是化名,但方世齐既然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是谁,就说明两人交际很深,并非一般的同志关系。

  方世齐沉默不语。

  但方不为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当初第一次去上海,若不是阴差阳错救了李秀中,自己是不是会糊里糊涂的查出自己是地下党的身份?

  还好!

  误打误撞,自己救了自己一命。

  “你又去了港城?”方不为定了定神,又问道。

  方世齐没有反应。

  “发过电报?”

  方世齐还是一动不动,如石头一般,但方不为明显的察觉到,他的呼吸稍稍的加重了一些。

  你当国党的特务全是吃干饭的?

  方不为用莫明难状的眼神看着方世齐,万分无奈的说道:“父亲,你真的不适合做地下秘情工作!”

  若不是自己有先见之明,此时的方世齐是不是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而自己也早成了阶下之囚,哪里会有现在这般风光?

  方不为用力的抓了抓自己头发。

  他理解方世齐的想法,也理解他的信仰,但不理解他的情商。

  连着呼了好几口气,方不为才让自己沉着了下来。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具体职务?”方不为问道。

  是职务,不是身份。

  方世齐明白方不为说的是他在国党内部的职级。

  没等方世齐开口,方不为直接了当的说道:“中校军阶,特务处中校组长,宪兵司令部上校参谋……

  舅舅应该告诉过你,谷司令已收我为螟蛉之子,我对陈祖燕有大恩,马春风视我为臂膀,陈超待我如股肱,宋部长称我为民国冠军候……

  我有委员长亲笔手书的任官令,还有大婚时,他命钱慕尹送来的亲笔祝词……

  我随时可以调遣这几大特务机构内的所有特务,更可以调动驻守南京的两个宪兵团……

  如果我愿意,随时可取代高思中,成为马春风之下第二人,如果我愿意,更可以取代贺清南,掌控特工总部和党调处,如果我愿意,可随时外派掌军,至少也是宪兵精锐团的团副……”

  方不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用力的吐了出来:“我还有一家洋行一家商行,不算资产,只是资金就有近两千万大洋……”

  看方不为用如此淡漠的表情和语气说出这些话,方世齐不但没有惊喜,反倒如同受了惊吓一般。

  方不为每说一句,方世齐的脸色便白一分,等方不为说完,他的脸上已没有了一丝血色。

  他没有怀疑方不为说的这些话。

  除了最后的这两家商行,其它的情况方世齐都了解过一些。

  “你在炫耀?”方世齐冷声问道。

  方不为咬了咬牙。

  为什么每一个听到自己说这些话的人,就会误会自己的用意。

  他对林志成说过,对胡月明也说过,此时再加上方世齐,为什么就没有人能够完全理解自己这些话语当中隐含的用意?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谁的作用更大一些!”方不为回道。

  这也是他对林志成和胡月明所表达的真正用意。

  有他一个人就够了,用不着其他人。

  胡月明应该是明白了一些,也可能是上级组织意会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有那张照片,还有“无问此目”这四个字。

  但方世齐却想不明白。

  方世齐的眼睛突然一亮,定定的看着方不为。

  “至于最后产生的作用是好是坏,完全取决于你!”方不为盯着方世齐说道。

  方世齐脸色一变,眼中的喜意一扫而空。

  方不为在威胁自己?

  这句话,不该是一个儿子对父亲说的话,也更不可能用的是这种神情和语气。

  “你想说什么?”方世齐的声音有些发颤。

  “去了美国之后,好好的享受生活就够了。我也会努力,早日让你抱上孙子!至于革命的事情,交给我就行……”方不为叹了一口气,“我只希翼,你再不要扯后腿……”

  扯后腿?

  原来方不为说的是这个意思!

  方世齐终于懂了。

  方不为不是在威胁,而是在告诫自己:自己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无时无刻不在威胁家人的生命安全,也在时刻威胁方不为的隐密身份……

  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方不为的身份也会随之暴露,他历尽千辛万苦才达到的这些成就,可能会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

  在方不为的眼中,自己竟然成了革命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方世齐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胸腹极速的塌陷下来,整个人往后一靠,窝在了椅子里,没有一点精气神,像是在瞬间被抽走了全身的骨头。

  方不为没有安慰,没也有劝解,自己已将话说了这么透,方世齐要还是想不明白,就不是情商的问道了。

  他也不悔恨将心里的想法全盘托出的做法。

  与其他人相比,方世齐有很大的区别。

  如果他的身份暴露,有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根本不是重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许久之后,方世齐才露出了一丝苦笑。

  “我给港城的同志发过电报之后,却一直没有回音,直到三个月之后,才从秘密渠道转来了一封长信,说的就是你刚刚所说的那些情况……”方世齐喃喃说道。

  了解的这么清楚?

  肯定是叶兴中这个王八蛋泄露的。

  方不为冷笑了一声。

  “最后还有一条密令,让我即刻静默,无特殊命令,绝不能擅自联系组织……我等了整整一年,再没有接到过只言片语,原来是这个原因……”方世齐又说道。

  方世齐也终于明白了,组织为何让他长期静默的原因,其实和方不为所说的意思差不多。

  看方世齐好像在瞬间老了十几岁一般,方不为往前倾了一下身体,握住了他的双手:“您放心,你所希望的,最后全部都会实现,更甚至,会数倍数十倍的超出你的希望……”

  “但愿吧!”方世齐喃喃的回了一句。

  “我倦了,想一个人待一会!”方世齐又摆了摆手。

  “好!”方不为点了点头,拉过了一条薄毯,盖到了方世齐的身上。

  关上门的那一刻,方不为听到了一声长叹。

  方世齐还不至于信仰就此崩塌。

  至不济还有自己,还如此出色,怎么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但方世齐肯定倍受打击。

  方世齐肯定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甘愿献出生命的事业之路上的绊脚石?


谍海猎影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763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