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敢死,我……不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汉明第九十三章 你敢死,我……不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吴争叹道“这也是此战关键,必须以命换命。我军没有骑兵,没有红衣大炮,无法及远,只能引鞑子近前厮杀。可鞑子不蠢,只要能近前,必定依仗骑兵速度,对我军进行袭扰,绝不肯面对面决战。之前下官在始宁镇得手,无非是凭借地形之利,真要是在象此处官道上对战,恐怕下官早已身死多日了。”

  魏文远点点头道“吴千户说得对,想要歼灭这股敌军骑兵,只能以命换命,否则无法引得鞑子入瓮。”

  廖仲平不明白,“怎么个以命换命?”

  吴争说明道“就是把一支偏师作为诱饵,引鞑子骑兵对之进行包围,甚至歼灭。这样,在战斗时,鞑子骑兵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再由设伏主力对其进行突击。”

  廖仲平倒吸一口凉气,他无法想象这种残酷,他从没有打过这种仗。

  其实魏文远也没打过这种仗,听是听过不少,可真犯到自己手上,这心却是硬不起来。

  “这支偏师人数不能太少,少了鞑子就会觉察是诱饵。”

  “至少得五百人之上。让鞑子认为就是主力或主力之一部。”

  “同时这支偏师必须有一定战力,至少抗住鞑子一轮进攻,为远处埋伏的主力突击赢得时间。”

  你一嘴,我一言,三人都说出了此战的重点。

  但三人又沉默下来,谁来担当这支偏师的任务?

  吴争是真不愿意,这是明显找死的事,自己还有大事要做,这活接不得。

  魏文远也沉默,之前一战,他麾下三千人已经折损近千人,这种程度的战损,已经令魏文远无法向王之仁交待。

  坚持歼灭这股鞑子,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对王之仁有个交待。

  而廖仲平根本就开不了口,他麾下总共六百多人,之前一战,伤亡过半。

  就算想勇敢承担,人数也不够,当然了,廖仲平心中同样没有这种找死的觉悟。

  可有人愿意。

  “我去!”

  我去,不是后世的口头禅。

  而是说,我愿意去死。

  三人齐齐回首。

  挨完了四十杖的钱翘恭直直地立在那。

  吴争狠狠地瞪了远处沈致远一眼,这厮又放水。

  钱翘恭向吴争一礼道“得大人开恩,留下翘恭一命。翘恭愿立此功,将功折罪。”

  吴争有些愣。

  魏文远、廖仲平也有些愣。

  能答应吗?

  三人的心里都嘀咕起来。

  钱翘恭是钱肃乐长子,若真死了,如何向钱肃乐交待。

  哪怕是之前吴争怒极之时,说要将其斩首,也不过是说说罢了,无非是想将钱翘恭踢出卫所。

  三人面面相觑,都不开口。

  钱翘恭道“三位大人不必顾虑家父,家父从毁家杼难的那一天起,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想来三位大人也是如此。若以翘恭之命,能换此战胜利,翘恭觉得值得。望三位大人成全!”

  吴争有些自惭,说实话,自己真没有象钱翘恭的这般勇气。

  不管如何用花言巧语来掩饰,自己若不是有吴争刻在心中的那份执念,恐怕连现在这点都做不到。

  人的本性,便是趋利避害。

  不到极端,傻子才愿意去死。

  而显然,目前还不是吴争认为的极端情况。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在钱翘恭的这番话面前,吴争觉得扎心。

  自己之前在张国维、钱肃乐、张煌言面前所说的话,就象是无根飘萍一般,虚弱而无力。

  这一刻,吴争突然发觉,其实活得简单些,才更真实些。

  该做什么就得去做,想干什么大胆去干。

  人生苦短,怕什么?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自己已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更不必害怕什么。

  就象钱翘恭,自己看不惯他的放荡不羁、目无上官,可一瞬间,自己就被他的勇气所震慑。

  这与钱翘恭的家世、父亲无关,和他的俊郎外表无关。

  只与他此时展露的勇气有关。

  人与人之间的感动,不在天长日久,只在一个眼神、一句话、一瞬间。

  这是一次洗涤,对吴争内心尘垢的一次洗涤。

  吴争觉得有一种吐清心中郁结的畅快。

  “好!就这么定了。本官麾下一营,暂交于你统领,加上你麾下五百多人,共计八百余人,应该够了!”

  “谢大人!”钱翘恭有些意外,意外的不是吴争同意自己去冒险,而是吴争将他的嫡系,也扔进了这场凶险的游戏。

  魏文远的脸色很难看。

  廖仲平的脸色同样难看。

  可二人的难看不一样。

  廖仲平是自惭形秽。

  魏文远不仅自惭形秽,更有一种被忽视的愤怒。

  可魏文远没有办法,因为他需要向王之仁负责。

  如果由他麾下明军来担任这次冒险,一旦再次折损,恐怕王之仁会宰了他。

  但不可否认的是,二人的目光中,绝对有钦佩的成分。

  这不是上官对下属的钦佩,而是人对人之间,军人对军人之间的敬仰。

  你敢死,我……不敢!

  简单,却……扎心!

  这时,有信使来报,监国鲁王殿下急召魏文远、廖仲平、吴争三人。

  ……。

  这场仗,明军算是倾尽人力、物力,从上而下,没有人出错。

  可以说是上下一同地对敌。

  但结果依旧败了。

  魏文远、廖仲平两部伤亡近千人。

  可鞑子骑兵留在战场的尸体,仅六十三具。

  甚至在最后撤退时,带走了伤员和伤亡者的战马。

  几乎可以说是从容离去。

  这很令人……刺痛。

  不管是士兵还是主将,乃至监国朱以海。

  就在魏文远、廖仲平、吴争三人在商议如何歼灭这支鞑子骑兵的时候。

  就在钱翘恭慨然自荐、甘冒凶险的时候。

  监国朱以海再次有了转进的念头。

  他甚至忘记了,刚刚在半天前,还是他亲自下令斩杀了一个谏言转进的吏部郎中。

  从“敢言转进者斩”,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几个时辰里,朱以海的脑袋里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旁人不得而知。

  但很清楚,朱以海是真得要撤退了,他甚至已经派人与肃虏伯、舟山总兵黄斌卿联络,打算托庇于黄斌卿。

汉明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842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