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夜探轩辕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天下为聘第五百八十五章 夜探轩辕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替夫人喝。”凌云彻说道。

  这宠溺犹如满满当当的一口狗粮灌进现场的单身人士口中,尤其是青鸾直接捂着胸口哀嚎道:“主君,属下想好好活着!”

  “可以!”凌云彻说完顺手给楚华衣拿了串烤肉,还喂到了她的嘴边,这让单身人士再次受到了暴击。

  爱情能够让冰山融化,看来是真的。

  中午的宴会持续到了太阳落山,大家意犹未尽的散开之后。虽说一开始有凌云彻帮着楚华衣喝了一杯酒,但后来楚华衣玩得开心,自己喝下了不少的酒,待散场的时候已经有些醉了,所以她直接回了未央宫住下。凌云彻还有政务要处理,便去了书房。

  天色擦黑的时候,轩辕皇宫变得一派静谧。

  未央宫里因为楚华衣睡了,伺候的宫人也都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只有值守的宫人站在宫门口。自打离开北祁之后,楚华衣身边向来只有夏冬和踏雪两人照顾,如今搬来轩辕皇宫之后依旧如此。

  原本凌云彻想要多添几个人给楚华衣,以防有贼人潜入,但都被楚华衣给拒绝了,凌云彻只好暂时作罢。

  “踏雪,你也累了一天了,就由我来在这里给小姐守夜吧。”夏冬从旁边的小厨房将热水壶端来寝殿内对踏雪说道。

  为了保证建国大典顺利的举办,这几日踏雪也是忙累了,所以并没有推脱,“有什么事情你立即叫我。”

  “放心吧,小姐在寝殿中装了警铃,这里还有各种阵法蛊毒,不会有事的。”夏冬笑着说道。

  踏雪闻言这才放心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夏冬则走进寝殿将门关上。进去的时候看到楚华衣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床榻上睡着了,被子堪堪的遮住了半条腿,若是任由楚华衣这样睡一个晚上,恐怕明早起来就要感冒了。

  夏冬给楚华衣盖好被子之后才将房间的烛火熄灭,然后去了守夜的地方休息。

  夜风习习,寒凉的空气吹在人的脸上很不舒服。未央宫中的寝殿窗户没有关紧,一丝丝凉风悄然钻了进来,穿过幔帐吹在楚华衣脸上。

  她睡得迷迷糊糊,被凉风一吹,酒醒了几分。忽然窗户一张一合,黑暗中楚华衣星眸闪闪,看到一抹黑影朝床边摸索过来。还未等黑影靠近,楚华衣身体一转翻下床榻的另一侧,站在床边与黑影相对而立。

  风撩起幔帐,在两人之中形成一道旖旎的屏障。楚华衣二话不说,伸手捞过挂在床榻靠背后面的长剑,直接拔剑出鞘朝黑影刺去。黑影迟疑一瞬,在楚华衣的长剑几乎刺到他面门的时候才闪身将将躲过。

  黑影的反应很快,在楚华衣第二剑刺过来的时候他扬手扯过面前的幔帐,就着刺过来的长剑一卷,而后身体一侧将楚华衣拉了过来。楚华衣扯不动长剑索性松手放开长剑,转身将幔帐扯下,用力旋转变成一条长鞭,直直的朝黑影打去。

  幔帐做成的长鞭灵活如蛇,一下子钻过去绕了黑影的脖子一圈。黑影亦是一个果断的人,将手中的东西一扔就去扯脖子上的幔帐。楚华衣哪里给他挣脱的机会,另一只手扯下最后一条幔帐蓄力甩了过去,两根幔帐一块将黑影的脖子勒住。

  “你是什么人?”楚华衣确认对方无法反抗之后冷声质问道。

  黑影一动不动的站在她面前,那双黑沉沉的眸子几乎融入到了黑暗当中,让人看不真切。

  他没有回答楚华衣的问题,而是用直勾勾的盯着楚华衣,口中念念有词。

  隔着面罩,楚华衣只看到他的嘴巴在动,却不懂他究竟在说什么。同时,楚华衣心中突然蹦出强烈的念头,就是一定要弄清楚黑衣人究竟在说什么。

  晃神之间,她双手松开了手中的幔帐,黑影从容的将脖子上的幔帐随手扔到地上,慢慢的朝楚华衣走近。他抬起手抚上楚华衣的脸颊,动作很轻很轻,像是抚摸一件十分珍贵的瓷器一般。

  楚华衣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动作,想要挪动身体却发现根本无法移动。

  她什么时候着道的?楚华衣不解。

  黑影凑近了,楚华衣这才看清楚他的眼睛,这是一双她熟悉的眼睛。

  “司炎君,你来做什么?”楚华衣虽然不能动弹,但是还是能够说话的,她面容和声音都骤然变得越发的冰冷。

  司炎君觉得附在楚华衣脸上的手都被她冰冷的态度给冻到了,心变得沉沉的。

  “我来找你。”司炎君喃喃道,“来带你走。”

  “司炎君,我不想看到你,你最好立即滚!”楚华衣暴躁的说道,她一直尝试着挪动双腿,但是身体僵硬得如同石块,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司炎君似乎看出了楚华衣的小动作,满不在乎的说道:“不用挣扎了,没用的。”

  说着,那只手十分不安分的在楚华衣细嫩的脸上来回磨蹭着。

  被司炎君碰到,楚华衣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全都爬了起来,十分不舒服。司炎君抬眸对上楚华衣嫌恶的眼神时,心蓦然痛了一下。

  他还是抱着希翼问道:“在你心里,我就没有一点位置吗?”

  闻言,楚华衣十分认真的说道:“曾经大家将你当做朋友,是你先背叛了与大家之间的友谊,还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来问我这个问题,你不觉得自己厚颜无耻吗?”

  无耻吗?他不过是想要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就是无耻了?

  “我不过是争取你自己想要的东西就是厚颜无耻,那凌云彻呢,他同样想得到天下,同样想得到你,他难道就不厚颜无耻吗?”司炎君不甘心的质问。

  楚华衣听着他满口的歪理,根本就不屑与他争辩太多,因为说了也白说。这种人一旦偏执起来,就会为自己的野心欲望找借口。

  冷不防的,楚华衣在司炎君再度伸出咸猪手的时候爆发出喊声:“来人,有刺客!”

  声音之大足以惊起大半个轩辕皇宫的侍卫,很快,连带在前边书房商议政务的凌云彻也被惊到了,他飞快的往未央宫赶去。

天下为聘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870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