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两相质问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世欢颜第130章 两相质问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江壁川盯着她看了片刻,缓缓道:“你我婚后你自然有机会了解我是怎样的人。你这般几次三番责问我的过去,想是怕我出身卑微,辱你名门家世?”

  夏青蝉惊异得连连摇头,道:“我怎会那样?我不过是想要两人心心相印……”

  “蝉儿,你问我的这些事情,我已几次说过不想提。赵昉、范子野、张齐等事难道我不觉得刺心?但我也只是一提即止,何曾逼问过你?你不是求全之毁,你是被你父亲宠坏了。”

  夏青蝉闻言怒极:“你不愿告诉我杀父仇人,又瞒着我给我吃凉药,我仍原谅你,你竟然连我爹爹也怪上?我被我父亲宠坏,好过你被你母亲抛弃!”

  她说完仍是不解恨,又道:“你出身卑微,利益熏心,热衷权势,毫无心肝,我做什么要嫁给你?”

  她说完便要走,江壁川拉住她道:“你说我利益熏心,热衷权势,你可知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什么?”

  夏青蝉想起大双说若不是为了喜欢上她,他们三人本可以开心做盐贩子,难道璧川连这也怪在她头上?

  她怒道:“难道你要说是为了我?你骂完我爹爹,现在又说我虚荣浅薄?只爱权贵?”

  江壁川仍是抓住她手臂不放,问道:“难道你不是吗?”

  夏青蝉挣扎着要他放开手臂,又道:“我夏家若是热衷权势,我爹爹会一生只做个闲官?当初在中隐楼我又何必避开你?我如今虽家破人亡,钱财权势这样的东西,我可也不屑放在眼里!”

  江壁川道:“你说你不把钱财放在眼里,但你喜欢的头面首饰、衣裳布料、暖阁花园、吃食使女……哪一样不需钱财权势?”

  夏青蝉闻言惊得站定不动,看住他道:“原来你是如此想法……璧川,只要两人一起,这些东西又有什么要紧?只要两人一起,怎么样我也……”

  江壁川打断她道:“在沙漠中你发现衣物已被洗过熨好,不是也很开心?你说只要两人一起就好,你忘了绿洲中那推车的夫妻二人?那妻子如何羡慕你的一身衣裙?”

  夏青蝉奇道:“她便羡慕,也只是那一时罢了,过后几日自然就忘了。她那时不是也心疼她的丈夫吗?”

  江壁川道:“那又如何?即便只是一时羡慕,只要他负担不起,就是伤他的心。”

  夏青蝉深觉不可理喻,摇摇头道:“我与你说不通。”

  江壁川冷笑道:“因为你想要的是唾手可得的钱财权势,你并不是不喜欢我权势,你只是不喜欢我为得到权势不择手段罢了。所以你才这般喜欢范子野和赵昉,他们生就在权贵之家。”

  夏青蝉气极,连发怒亦不想了,只长叹一声,道:“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你若要疑心,我也无法。璧川,你我原来这样不同,当真让人心寒!”

  她不再试着挣脱他双手,江壁川却自己放开她的手臂,低声道:“蝉儿,你可不可以留下住几日?先暂时不要走?”

  夏青蝉见他双目中流露请求之意,心想难道璧川准备过几日再对自己说明清楚所有的事情?

  她想到张锦应该也不至于担心,便点了点头。

  江壁川没有再说话,转身出门去了。

  顾大娘领着两个丫头过来,见江壁川与她分房而寝,众人皆有些惊异,但也不敢多说,只殷勤服侍她沐浴睡下。

  夏青蝉想到江壁川怪她喜爱权势,本欲拒绝众人服侍,但又想何苦如此,倒显得将这些事格外看在心上,便只顺其自然,躺下很快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起来,顾大娘拿来崭新衣饰,夏青蝉见虽不十分奢靡,但衣衫质地柔软轻滑,首饰也是西域珍贵的青金石所镶嵌,斗篷是狐皮,略带红色,想来是之前在沙漠中见过的那种狐狸?

  想起昨日争持他暗示取得权势是为了自己,也就都赌气穿戴上了。

  平日她最喜精美服饰,今日穿戴之后,却颇觉不喜,叹息一声,走出门去,顾大娘整个清晨始终一言未发,只是满面笑吟吟服侍她。

  江壁川在门外等待。

  夏青蝉等了片刻,见他没有开口,只得走到他跟前,道:“多谢你制的新衣。”

  又抬手给他看那一串镯子。

  江壁川道:“是为亲事给你赶制的四时衣物之一,这是就近蒿州城做的一批,大双在淮南与京城另寻了人制上好的。”

  夏青蝉见他仍沉着脸,心中忐忑,不及多想便笑道:“多谢了,这已经极好,再说嫁衣按理我该准备的。”

  说完想起自己昨夜明明说了让他不再筹备婚礼,不禁理亏,气势又低一截。

  江壁川却只笑道:“还没有开始准备吗?”

  夏青蝉笑起来,两人闲话了几句,空气中仍然好像有寒气,江壁川仍有公务,很快去了,她松了一口气。

  怎么办?他还是什么也不说明。

  婚约一开始也没有问过她主意,现在又莫名其妙续上了,婚期也并没有告诉她,只说嫁衣也要两个多月赶制。

  虽然都说女子要矜持……

  想来张伯伯知道的,不然让张锦问问?

  不,逃避得了一时是一时吧。

  她四处闲逛,要走出一扇大门时,有人含笑过来止住,说出了中门怕有外客,夏姑娘出去不便,她便只在这门内闲逛,亏得很快发现了后花园,竟与昨日那小树林是连在一片的。

  她走到昨日那林中空地,鸟鸣声响,寂无一人,夏青蝉无情无绪地又走了回房中,给张锦写信,让她不必担心自己。

  晚上她睡着后江璧川方来,缠绵之后两人相拥,夏青蝉终是隔阂,轻轻移开了些。

  她正要假做睡着,江壁川突道:“再给我一些时间,总有一天会都告诉你。”

  夏青蝉仍不看他,只低声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等了许久,方听江壁川道:“等到你不能离开我。”

  她死过一次仍回到他身边,还不算“不能离开”他?

  要不要将重生之事告诉璧川?

  但他会不会恼怒她嫁给“别人”一年多?虽然那别人是他?

  两世欢颜



两世欢颜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938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