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陆宅密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两世欢颜第131章 陆宅密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夏青蝉抬头看着他道:“璧川,你觉得我还不够喜欢你吗?”

  江壁川想也没想便道:“没有,我知道你很喜欢我。”

  “……,我不明白,那你为什么……”

  夏青蝉想了想,横竖他已经觉得自己孟浪了,说出来也无妨,便道:“其实这也容易,我做了你孩子的母亲,不就离不开你了?”

  江壁川大笑出声,又道:“这主意极妙。”

  夏青蝉含笑看着他,江壁川突地问道:“你很想要孩子?”

  夏青蝉仔细想了想,小心翼翼道:“我不知道。”

  江壁川直接道:“我不想。”

  夏青蝉心中一沉。

  两人沉默,夜深,夏青蝉体倦,很快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早饭之后顾大娘捧进了一罐梅子来,夏青蝉不知顾大娘是否知情,打开来拿出一粒当面吃掉。

  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屈辱。

  当日父亲宁愿抗旨被杀也不愿受屈……

  罢了,何苦深想。

  顾大娘很安静,也不像前世大双那样整日引着她做事取乐打发时间,蒿州江府下人好像也少些,中门之后几乎空无一人。

  夏青蝉独自闲逛,心事重重,不知不觉走到小树林深处。

  蒿州北地,十月风大,将树上一窝雌鸟刮了下来,夏青蝉走近细看,见四只小鸟,身上尚有绒毛,暗悔身上没有可喂之食。

  突地有人在她身边并肩蹲下,问道:“你又一人乱逛,今日吃饭了没有?”

  是赵昉。

  夏青蝉笑道:“你又偷偷跑来别人家?”

  赵昉笑道:“我每日来给你送吃的,昨日怎没见到你?”

  夏青蝉歉道:“这里路径我还不太熟,你昨日在哪里?我去了那日吃合汁的林中空地,并没有见到你。”

  赵昉道:“我昨日在客院厢房附近,你不住那里?”

  夏青蝉指了指来时方向,道:“我住的那一边,倒是僻静。”

  赵昉看了一回,颇有深意地道:“你住的江壁川卧房。”

  立时带过,也并不等她回答,就笑道:“亏得今日带了蒸糕。”自顾从怀中掏出,掰碎喂起那雌鸟来。

  两人喂了一回,怕撑坏那些雌鸟,不再喂了,只坐在地上闲聊。

  夏青蝉随口问道:“已经在签订合约了,大家是不是很快就会回梁州了?”

  赵昉奇道:“你怎么不问江壁川?他知道得比我清楚。我猜大约不过十多二十日,横竖范普与江壁川应该早已说好合约内容了的。”

  夏青蝉想起范子野说江壁川与范普早有约定,想赵昉这么说倒也有理,便问道:“既然已经说好内容了,签了就好了啊,为何还在蒿州滞留这许久?”

  赵昉笑道:“西军全没,江壁川要培植自己的人镇守西境啊!我猜他在笼络陆家,陆丰提起他来,满是敬仰之意。”

  夏青蝉见他虽满面笑容,眼中却微含怒意,想到赵昉短短一月之内父亡,西军众人想来陪伴他长大,如今也皆阵亡,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想了半日,问道:“你要不要听我奏琴?”

  赵昉笑道:“好啊!想不到有生之年能听到顾曲夏郎的女儿亲自抚琴。”

  夏青蝉闻言心中欢喜,笑道:“那你稍侯片刻。”

  她起身回房,将今晨顾大娘拿来的一张短琴拿了来,要出门时,顾大娘笑道:“我替姑娘拿着琴吧。”

  夏青蝉笑道:“不必,我抚琴不喜人打扰,你让使女们也不要过来才好。”

  她抱琴走到林中,与赵昉相对坐下,想到他定然心烦意乱,便奏起普庵咒,为平息心火。

  哪知不知不觉间,恍惚回到夏宅,手下也变成了爹爹常奏的遁世操。

  想起爹爹,又不禁想起范子野虽说爹爹觉璧川机敏俊美,但他会觉得璧川是合适的女婿吗?

  一曲既完,她仍沉思不语,赵昉笑道:“听得出是苦练过的,只是……”

  夏青蝉叹道:“我知道,只是没有天资,爹爹说过。”

  赵昉道:“也算琴艺一绝了。不过奏许由的遁世操,也太不吉利了些,尧让许由做皇帝,许由偏不做,若是我,自然是要做皇帝的。”

  夏青蝉闻言也笑起来,又道:“这般大逆不道的话,你少说些罢!”

  赵昉只笑而不语。

  夏青蝉有感而发,说道:“这是我爹爹生前最喜爱的琴曲。”

  赵昉仔细瞧了瞧她神情,道:“青蝉,你想不想回到过去?”

  夏青蝉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倒也没有。”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总要接受的。

  赵昉点点头,低声道:“我有时也会想起我父亲。”

  两人相对默坐了片刻,夏青蝉见他因着孝中,一身素白,头上也只一根白玉簪子,不似京城时张扬,笑道:“你不穿红倒比穿红合适些。”

  赵昉笑了一声,道:“是,人见了我都说玉树临风。”

  夏青蝉细细打量一番,摇头笑道:“玉树临风当不起,最多不过英气勃勃罢了。”

  赵昉含笑看着她。

  夏青蝉心中突地觉得不安,起身匆匆将琴收到琴囊中,又笑问道:“林姑娘最近可好?我上次在琴舍只匆匆见了她一面,来不及相问。”

  赵昉悠悠笑道:“很忙,在给我物色正妻的人选。”

  夏青蝉奇道:“她自己不愿做正妻?”

  赵昉道:“她说林家既已宣布林四姑娘病亡,为着我前程着想,她如今做不得世子妃。”

  夏青蝉奇道:“意歌亦做不得?那要怎样的人方配做你的正妻?”

  赵昉笑道:“你猜?”

  夏青蝉摇头笑道:“罢了,我猜不透你们心思,何况你孝中不能娶亲,横竖有好几年时间慢慢选呢。其实意歌何必妄自菲薄,依我看,她皇后也做得了。”

  赵昉闻言大笑道:“说得极是,林意歌做了皇后,六宫定是严谨肃穆的。”

  又看了看夏青蝉,笑道:“你不像。”

  夏青蝉也点头笑道:“自是我没有那个福气。”

  想起草市门外夏家时宋娘子众人散漫,又笑道:“我连家中十来个仆妇也管不好的。”

  正说着,顾大娘声音远远传来:“夏姑娘,我听你琴奏完好些时了,要不要我来将它拿走?怪沉的。”

  又有脚步声传来,想是她边问边走了过来。

  


两世欢颜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938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