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 布武天下可行否?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道人赋第五十一节 布武天下可行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行在伏牛山的石径上,苦月大师和暮如雪犹在感慨,不想闲云观这几个反掌间覆灭黑云城、屠尽城中万余贼匪的少年人,在小小的牛家村中竟然一点地位也无,管你什么武道修为足以震慑天下,众庄户也只把聂婉娘她们当成寻常的小辈们罢了。

  方才在村中时,聂婉娘几人见了老人要问安、见了长辈要行礼、见了一个老妇人哭泣,还要手忙脚乱的上前安慰!哪里还有半点在外面时那风轻云淡的高人样子?

  一个粗壮的妇人一手拧着“闲云三杰”之一的程石的耳朵,另一只手不住的捶打,且嘴里还在不停地咒骂:“不孝的东西,竟然连府城里的胭脂水粉也不知道买回来孝敬老娘吗?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季灵则在一旁帮腔做势,不停地数落自己的三师兄。

  程石只得弓着个腰,把身上的软肉往拳头上迎,生怕硌到了他老娘的手,谁让他把他老娘再三叮嘱的事情给忘在脑后了呢?

  还是暮如雪有眼色,忙在暮雪山庄的一个女弟子头上拔下一支金簪,再连同一些女子用的东西送了过去,这才帮程石解了围。

  “高人也可以这样的么?自己若是有了那般惊天动地的本事,还能做到这样吗?”随同苦月大师和暮如雪一同前来的几个精英弟子无不扪心自问。

  原来高人与寻常人是可以这般相处的,这是他们这些武林新秀们以前从未想过的。

  闲云观几人引着苦月和暮如雪一行人,沿着山路蜿蜒而上。

  苦月几人却早被山顶的道观所吸引,这闲云观不同于他们以往见过的任何建筑,风格独特、布局巧妙且不说,单说内中透出的别样气场就让几人讶异。

  这道观并不与别家的寺庙道观一样,会去一味的讲究庄严肃穆,而是由内而外的透着闲淡舒服,让人不自觉的就生出了许多的好感。

  此时闲云观大门敞开,早有一个其貌不扬的道衣少年抱手等在那里,却不正是大权独握了才两个多月的袁华道长。

  一番先容之下,苦月和暮如雪几人又不由得对袁华刮目相看,别看这闲云观的四弟子其貌不扬,可是言谈间圆融大气,礼数也周到、人也幽默随和,直叫苦月大师感慨老友的好门人。

  暮如雪则惊讶于闲云观弟子竟然人人都有不同的气质,不像她庄内的弟子,个个都冷冰冰的。

  入了观中,苦月大师自然要先去祭拜老友,暮如雪也跟着要祭拜长辈。

  于是聂婉娘引着二人来到了供奉堂,供奉堂内香烟袅袅,一副灵猿子的画像正挂在当中。

  这幅灵猿子的画像是陈景云亲手所画,整幅画像笔法精妙、传神至极,就连灵猿子的微妙表情和惫懒性子似乎也能再现。

  苦月大师一见这画像,整个人就似丢了魂一样,挪步上前、口中不住叨念:“老猴子呀!嘿嘿......真是你这老猴子呀!老苦瓜来看你来了......”之后跌坐蒲团,仰天大哭!

  暮如雪看着那画像,心中却涌起一阵恨意,心说:“你要去寻神仙地,自己去就是了,何必带上我姑姑?”

  又想到自己在年幼时最得姑姑疼爱,一时也是悲从中来,兀自在一旁饮泣起来。

  聂婉娘见二人哭的伤心,就示意师弟师妹退出供奉堂,吩咐彭仇安排一应食宿,她则带着师弟师妹去往后院忘忧亭。

  “四师兄!快说!你把百花酿剩了一瓶还是两瓶?三师兄与我打赌,说你一瓶也不会剩下,可是真的?快说!快说!”季灵忍了好久,终于寻了个空档,忙抓住袁华的衣袖逼问。

  袁华尴尬的挠头,讪笑着偷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大师姐,见大师姐没理自己,这才舒了一口气,得意的对着程石比了个大拇指,意思是你赌赢了,酒都被我喝光了。

  见他这副得意的样子,聂凤鸣和季灵立时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袁华就是一阵的追逐暴打,程石本在高兴自己打赌赢了小师妹,此时也觉得不对,你袁老四把酒都给喝光了,那我程老三喝啥?当即也加入了追打的行列。

  师兄妹几人宣泄了一番情感之后,见大师姐已经坐在了忘忧亭内等候,当即不敢再闹,都乖乖的走进去各自坐下。

  此时聂婉娘眉头轻蹙、表情严肃的吓人,目光像小刀子一样在几人脸上一一划过,直到聂凤鸣几人额头见汗,这才目光转柔。

  “家仇虽然报了,可是师祖之仇未报,我等今后还要在修行上更加刻苦才行。”

  见师弟师妹纷纷点头应诺,聂婉娘这才接着道:“此次除了四师弟不曾出山,你们几人也算见识了山外那些所谓的武林高手的本事,小五,你是与他们交手最多的,觉得那些人战力如何?”聂婉娘问。

  季灵想都没想,不屑的回道:“大师姐,这还用问吗?山外那些所谓的高手在我眼中实在是不值一提!”

  “不错,是不值一提,因此我才要将观中的一转秘法传给与师祖有瓜葛的几个门派,又让三叔将半卷一转秘法传给另外一些势力,你们以为是为了什么?”聂婉娘又问。

  “大师姐如此做,自然是不愤那个什么狗屁的修行界对我天南的毒地之说,想要布武天下。”季灵又抢着回答。

  “哦?小五,何为毒地之说?”一侧的袁华插话问。

  季灵见师兄发问,连忙将弥陀寺的秘闻,和师祖因何要去神仙地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袁华闻言,陷入了沉思。

  “毒地之说虽然大体可以确认,但一切还要等到师父归来后才有定论,不过提前布置终究没有坏处。

  我此次与柳无衣交手时,发现他就是一个所谓的修行者,也见他施展了御剑飞天和幻化飞剑的手段,确实玄妙非常,绝不是世俗武林高手可以抵御的。”聂婉娘又道。

  “大姐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既然要早做布置,为何不将功法遍传江湖?而是只传给了少数几个门派?”聂凤鸣问道。

  “是啊大师姐,还要用功法作为奖励举行个什么比武大会!直接把功法发下去不就完了?”程石也在一旁接口发问。

  “二位师兄,师姐的意思是,只有自己辛苦得来的东西才是好东西。”袁华在一旁莞尔道。

  聂凤鸣恍然大悟,程石则依旧挠头。

  几人不理程石,继续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这足以改变整个天南武林格局的小事情。

  不错,在闲云门徒眼中这真的是件小事情。

  聂凤鸣几人探讨的热烈,因此并未发现他们大师姐的眼底此时正隐藏着一抹兴奋的光芒,只有袁华似乎猜到了什么,往长远里一想,也把隐在袖中的手攥成了拳头。

  “以师父小气的性子,便是自家的一块石头那也是好的,自家人扔了可以,却不许别人来评价石头的圆扁,想必修行界对天南的恶毒说法已经把师父气的跳脚了吧?

  想要天南崛起,必先布武天下,相信就是师父在此也是不会反对的。”聂婉娘唇角微翘。

  


道人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954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