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沐嫣定亲,晴烨微服出巡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第二百七十九章沐嫣定亲,晴烨微服出巡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萧霖烨既意外又惊喜,“沐嫣很快就要定亲了吗?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也没有听刘承骏提过半分。”

  “我没跟你说过吗?那我可能是忘记了。夫君,我真的很开心,沐嫣这一世也摆脱了张明涛那个混蛋,不用再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了,她也会有幸福而美满的人生。”

  是她上一世连累了沐嫣,被萧霖策所迷惑,害得她爹战死沙场,并不是被敌人所斩杀,而是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属下的手里,她哥为了保护她的幸福,替萧霖策挡了毒箭,然而她却依然没能得到善待,最后落得个被冷落很多年的下场。

  哪怕那些事情已经过了很久,隔了一世,她仍然记得清清楚楚,那些罪孽还时不时地出来折磨她,现在沐嫣有了好的归宿,她一直耿耿于怀的罪恶感才会慢慢地消散。

  “是在哪一天?到时候我陪你回一趟娘家,让平儿盼儿也去,看漂亮的小姨。”萧霖烨对她娘家的事情很上心,只要是需要他出席的场合,不管多忙,他都一定会抽时间过去,给足了她面子,也让许奕融和杨瑶光的脸上沾满了光。

  “三天以后,九月二十九,这是刘承骏挑选的日子,寓意着长长久久。”许沐晴想到刘承骏看沐嫣那深情又爱恋的眼神,心情也跟着飞扬了起来。

  “刘承骏除了年纪大一点,比起张明涛来不知道好了多少,沐嫣和他结为夫妻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宁国侯府比之前的丞相府好太多了。”许沐晴对张明涛也是厌恶到了极致,一想到她曾经和张家有婚约,她都恨不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萧霖烨搂着她的肩膀,愉悦地笑了,“年纪大会心疼人,我不也比你大了五六岁,你看我现在多疼你多爱你。沐晴,你嫁给我,又没有悔恨过?”

  许沐晴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当然没有悔恨啊,你有权有势,又会心疼我爱我,还专一,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让我难过,我为什么要悔恨?我觉得最庆幸的事情是嫁给你,才拥有了现在肆意又美好的人生。”

  “夫君,我会一直爱着你,以后我愿意再给你生两三个孩子,这样那些前朝那些大臣就不敢再说这说那了。”许沐晴眼睛亮晶晶地,就像是天上的星辰。

  主要她真的很爱萧霖烨,成婚以后的日子过得也顺遂肆意,再加上看到盼儿和平儿玉雪可爱的模样,她就想要再生两三个孩子,她是心甘情愿的,哪怕生孩子那种极致的疼痛她已经领略过了,也不会害怕。

  萧霖烨听着她坚定又勇敢的语气,忍不住将她搂得更紧,“你身体还没调养好,不着急,反正大家现在也有平儿和盼儿了,母后也不会催着大家,你不用想着子嗣少,那些大臣就算再指手画脚也没有用,反正我不听他们的。我害怕你疼,我会舍不得的。”

  两人相视一笑,以前经历过的所有的苦难和都烟消云散,只有风轻云淡的愉悦。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沐嫣和刘承骏定亲的日子了。

  大清晨,萧霖烨就带着许沐晴回了威远将军府,两个孩子则是由身边的宫女抱着,一起回去了。

  萧霖烨给沐嫣送了很多珍贵的绫罗绸缎和金银珠宝,许沐晴则是送了很多样式很新颖的首饰给最疼爱的妹妹,希翼她成亲以后也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有人宠着护着,顺遂而幸福一辈子。

  沐嫣看着堆了好几大箱子的名贵的布料和珠宝,还有各种宝石打造而成的首饰头面,漂亮得她都睁不开眼睛,“姐,你给我送了那么多贵重的礼物,我怎么受得起,真的太多了。”

  那些珍宝她虽然也是爱得不行,但是收了她姐姐这么多的宝贝,真的好吗?

  沐嫣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明明爱得要死,却因为理智和礼节让她不敢收,“姐,真的太多了,你给我一套首饰头面,几匹绫罗绸缎就好了,我用不了那么多的。再说了,爹娘还给我留了不少呢,你在宫里生活,比我更需要这些物品。”

  许沐晴摸了摸她的头,声音温柔得几乎能滴出水来,“这是皇上指明要给你的,今天你定亲,以后就是有夫家的人了,大家给你这些宝物是想让刘承骏和他的家人看清楚,威远将军府,还有皇上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你不用管那么多,直接收下就好了,宫里这些宝物多得是。”

  沐嫣的眼眶红了,直接抱着她,依赖又信任地说道,“我能有你这样的姐姐,真的是我这辈子的幸运,姐,谢谢你。”

  许沐晴揉着她黑亮如同绸缎般的长发,宠溺之情溢于言表,“傻瓜,你是我的妹妹,我当然要对你好啊,不然对谁好?刘承骏真是好福气,竟然能娶到嫣儿这么漂亮的姑娘,他以后要是敢欺负你,你只管告诉姐,让姐去狠狠地收拾他。”

  她脸上做出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心里却默默地说道,嫣儿,姐姐对你好,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只是在赎罪,你别恨我。

  没过多久,刘承骏和宁国侯夫妻俩一起来了,双方父母见过面,交换了庚帖和定情信物,这门婚事就算是定下来了。

  宁国侯为了表示对沐嫣这个儿媳妇的认可,大箱的宝物源源不断地送了进来,看得许奕融和杨瑶光饶是见多识广,也颇有几分目瞪口呆。

  侯夫人热情地对杨瑶光说道,“郡主,以后大家就是亲家了。沐嫣是个很好的姑娘,等她嫁过来了,我一定会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你不用担心,在宁国侯府没有人敢欺负沐嫣。”

  杨瑶光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笑容,也对着宁国侯夫人说起了漂亮话,“承骏也是个很好的孩子,容貌俊美,性情温柔体贴,对沐嫣无微不至,两个孩子的婚事简直是天作之合。”

  恭维和赞美的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地涌了上来。

  中午的时候两家人还在一起其乐融融地吃了一顿饭,言语之间是对沐嫣和刘承骏有多满意,两个孩子多么般配,随后话题一转,直接转到了今后两人的孩子一定长得很漂亮,嘴又很甜,人见人爱等等。

  许沐晴和萧霖烨听得嘴角抽了抽,无奈地对视了一眼。

  这刘承骏以前究竟是有多难缠的刺头,才会让宁国侯夫妻俩那么迫不及待地跟沐嫣定亲,恨不得过两天就把人娶回家去。

  这顿午饭下来,许沐晴看到杨瑶光和许奕融的脸笑得都僵硬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宁国侯夫妻俩,刘承骏却待在将军府里,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他今天只是忙着搬礼物了,都没能和沐嫣好好地说话,他眼睛落在她的身上很久了,看得才及笄不久的少女面红耳赤,别扭地转移开了目光。

  整个将军府的人,都很有眼力见地空间留给了刚定亲的,既漂亮又般配的这对恋人。

  后花园的凉亭里,刘承骏喜悦之情怎么都遮掩不住,“沐嫣,我今天很高兴,定亲了,我不用再担惊受怕你会被别的男人给拐跑了,等到选好了良辰吉日,大家再举行隆重的婚礼,到时候大家再也不分开。”

  沐嫣脸上有着粉色的红晕,她脸辣的,脸红心跳般地说道,“我也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又觉得怪怪的,好像哪里不一样了,我才及笄不久就要嫁人了,就好像是一场梦一样。”

  刘承骏的心提了起来,整个人不由得紧张了,“沐嫣,你该不会是想要退缩了吧?大家说好会相亲相爱一辈子,你可不能反悔啊,不然我这辈子就真的只能可怜兮兮地打光棍了,你也不忍心我孤独终老,断子绝孙吧?”

  她那么年轻,正直最绚烂的年华,而他比她大了好几岁,万一她嫌弃他年纪大了,性子太沉闷,没有情趣怎么办?

  沐嫣看到他身体紧绷,眼睛里有着强烈的担忧,立即安慰他,“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害怕成亲以后,你就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不会像现在一样那么爱着我,我害怕自己会失望。我想要的婚姻是和皇上皇后那种,相互扶持,相濡以沫,成婚后感情依然很好,很是恩爱。我现在不能肯定你能做到那些。”

  刘承骏隔着桌子握住了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我当然能做得到,沐嫣,我等了那么多年才遇见怦然心动的你,我会爱你一辈子的,我会一直像现在一样爱着你。现在不管说什么,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你等着看我以后的行动吧。你姐有的幸福,我也绝对会给你。”

  沐嫣能感受到他的真诚,流露出了甜美又纯粹的笑容来,“承骏哥哥,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话的,不然我也不会想着要嫁给你啊。我没有退缩,也不会反悔,你回去安心地准备婚事。”

  刘承骏看着她娇俏漂亮的容颜,心柔软得一塌糊涂,“我还想跟你多待在一块,哪怕是说说话也好,只要能看见你,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我就觉得很幸福很快乐。沐嫣,我恨不得明天就拜堂成亲,这样大家以后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沐嫣脸上的桃花开得更加旺盛了,她含羞带怯地说道,“拜堂成亲都是要挑好日子的,不能那么着急。再说了,宁国侯府应该还没准备好,到时候如果婚礼太寒酸了,岂不是会被人看笑话,不着急,慢慢来。”

  她也想做刘承骏的妻子,被他疼着宠着,就像她姐姐一样。

  刘承骏听到她羞涩又甜软的声音,心软得一塌糊涂,对她更是爱得深刻,“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慢慢筹备婚礼,到时候十里红妆,风光地将你迎娶过来,让你做很幸福的新娘,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看到,我对你究竟有多在乎,能娶到你我是多么的幸福。”

  订了婚的一对恋人并没有能够单独相处很长的时间,刘承骏就被杨瑶光身边的丫鬟过来提醒了,让他先回去。

  刘承骏恋恋不舍地看着未婚妻,“沐嫣,等我有空的时候再来看你,带你到处转转,你等我。”

  沐嫣害羞地点头,看着他离开了。

  刘承骏跟许奕融和杨瑶光告别了,从将军府出来的时候,他又看见许沐晴和萧霖烨的马车就在不远处等着他,很显然是身为姐姐姐夫的有话要对他说。

  于是,在大理寺办案都面不改色的男人,硬着头皮走了上去,礼数周全,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微臣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萧霖烨看了一眼许沐晴,小声地说道,“我带着孩子们在马车里等你,你想要说什么话,慢慢说,大家不着急。”

  许沐晴点头,等到萧霖烨进了马车,她脸上立即浮起了雍容华贵的笑容,“刘大人,定亲的感觉如何,是不是心里幸福满足得都想要尖叫起来啊?”

  刘承骏摸不准这位高深莫测的皇后娘娘究竟想要说什么,不卑不亢地说道,“皇后娘娘是有什么话想要指教的吗?微臣洗耳恭听。”

  许沐晴在心里暗暗地赞许了一下,不愧是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男人,这揣摩人心思的本领就是利害,说话让人舒服的同时,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谄媚,难怪萧霖烨对刘承骏都赞不绝口,对他倚重颇多。

  “沐嫣是本宫最疼爱的妹妹,有些时候,本宫看沐嫣甚至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刘大人,你明白本宫的意思了吗?”

  刘承骏眉心一跳,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娘娘担心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请娘娘放心。微臣对沐嫣爱若性命,只要有微臣在,谁也不能欺负沐嫣半根汗毛,同样的,微臣也绝对不做任何惹得沐嫣伤心难过的事情来。”

  许沐晴轻笑一声,“你这话说得倒是挺漂亮,不过本宫更看重的是行动,刘大人,成婚以后要拿出怎样的行动来,本宫擦亮眼睛看着呢。”

  刘承骏眼睛里流露出了坚定的光芒来,“微臣很爱沐嫣,她是微臣这辈子唯一想要娶的姑娘,不管是我爹还是我娘,都盼望我快点娶妻,所以,皇后娘娘大可以不必担心,沐嫣嫁过来会受到欺负,会很委屈。我爹娘是怎样的人,皇后娘娘也接触过,他们会善待沐嫣的。沐嫣嫁给我,微臣不敢说她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但是她真的能过顺遂又自在的生活。”

  许沐晴很沉着的,带着提醒的声音再次涌进了刘承骏的耳朵里,“那你以后要是有更爱的姑娘呢?那些年轻水灵,会哄人开心的姑娘,你要纳多少房妾室?到了那时候,你的妾室欺负沐嫣怎么办,沐嫣她在将军府被保护得很好,天真浪漫,她斗不过那些有着弯弯绕绕心思的女人的。”

  刘承骏斩钉截铁地说道,“绝对不会有妾室,以前没有,以后同样也没有,微臣要的只是沐嫣,除了沐嫣,不管是谁,我都不不爱。请让时间来证明一切,若是我做了对不起沐嫣的事情,不管皇后娘娘怎么责罚,微臣都毫无怨言。”

  这个表态很真诚,许沐晴也算是很满意了,“我拭目以待,还有,祝你们婚后幸福,琴瑟和鸣,白头偕老。”

  刘承骏脸一热,再接再厉地说道,“等微臣迎娶沐嫣的那一天,请皇上和皇后娘娘来观礼,我想让沐嫣很开心,没有任何遗憾。”

  许沐晴忍不住笑了,“那是当然,沐嫣她是本宫的妹妹,对于她的婚事,本宫和皇上也很重视。刘大人,在成亲之前,也不要落下公务,不然皇上是会问责的。婚礼的事情也要筹备好,别惹得沐嫣失望了。”

  她说完,踏上了马车,心满意足地跟着萧霖烨回了皇宫。

  “沐嫣眼光真的很好,刘承骏是个耐心体贴到了极致的男人,她嫁过去应该会很幸福的。果然没有了二房和三房在期间撺掇,没有季莹月的故意算计,一切都在朝着很好的方面发展,我替沐嫣感到高兴。”许沐晴一边笑,眼睛里却有着泪意在涌动着。

  她双手沾满血腥,结束了那么多人的性命,终于换来了这一世她所在乎的亲人都幸福。

  许沐晴咬着嘴唇,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哪怕这一世她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承受着巨大的折磨,她也认了,至少她活着的时候得到了想要的一切,快意恩仇,生活充实。

  萧霖烨看她似喜似悲的神色,知道她肯定又想起了过去那些惨烈的往事,轻声细语地哄着道,“别难过了,以前的苦难都过去了,以后美好的日子还多着呢,一切都在眼前了。”

  许沐晴没有办法把她的顾虑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夫君,谢谢你,替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温暖又完整的家。”

  萧霖烨捏了捏她的鼻子,“所以啊,别总是想过去那些让你很不开心的事情,那些伤害过大家的人都死了,是他们罪孽深重,你不过是复仇而已,就算双手沾满了鲜血也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死后会下地狱。退一万步说,就算下地狱,我也会陪着你,我会一直待在你的身边。”

  许沐晴震惊不已,“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着下地狱的事情?难道你会读心术?”

  萧霖烨爽朗又愉悦地笑了起来,“沐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你想什么,我又怎么会不明白?你虽然双手沾满鲜血,但同样造福无数,甚至你的功德比你的罪孽还要多,我还害怕你飞升上神,而我却还要投胎转世呢,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没事的。”

  许沐晴被萧霖烨幽默诙谐的话语逗笑了,那些胡思乱想一扫而空,“嗯,我不想那么多了,至少我现在过得很充实很幸福。”

  那些想要害她下地狱的人,早就被她送进了地狱里,除了偶尔有些不顺,大多数时候她都是无忧无虑的。

  “准备好了吗,大家要去南方了,领略不一样的风光,我希翼这次的游历你能满意。”萧霖烨要去视察灾区了,“对了,萧冽时期的那些地方官员还是不老实,税银收上来的数目对不上,少了足足有三层。所以除了去看看受灾后的百姓生活得怎么样了,我还想要去各个州郡查一查税银的情况。”

  许沐晴很快就想明白了里面的弯弯绕绕,“皇上,国库的银子都被搬空了是不是?大家现在没有银子了吗?”

  萧霖烨脸上流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来,“的确没什么银子的,但是个人的钱庄账户上还是有些银子的,不管是养你还是孩子们都绰绰有余,沐晴你不用担心。”

  许沐晴心一下子就变得暖融融的,她忍不住对着萧霖烨俏皮地说道,“没关系的,我养你也没关系啊,我手上还有不少银子的,名下也有很多的庄子铺子,所以不用担心,大家能活得好好的,游山玩水,吃喝玩乐一辈子都可以。”

  萧霖烨蹙着眉,闷闷地说道,“那我可不就成了吃软饭的?沐晴,你让一国皇上吃软饭,那些大臣会笑话我的。”

  许沐晴梗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道,“吃软饭怎么了?我愿意让你吃,他们管得着吗?他们想要吃软饭都吃不到呢,他们那是眼红嫉妒,谁让他们的夫人并没有那么能干呢。”

  萧霖烨感动得不行,“沐晴,你的心意我领了,我还没有穷到靠吃妻子嫁妆的地步,你就放心吧。但那些被私吞掉的税银,我也要查清楚收回来。我不想养着萧冽的蛀虫,想到他曾经对我的伤害,哪怕他就是死了,我心里还是生不出半分的同情来,你明白吗?”

  “更何况,这次南方州郡遭受了那么严重的水患,我已经颁布法令下去了,免了农户这三年的赋税,让他们多哦种些粮食,休养生息,希翼他们能够尽快缓过劲来吧。所以那些蛀虫偷掉的银两,都要如数给我吐出来,绝对不能姑息。”

  许沐晴听完了萧霖烨的话,感慨地说道,“皇上,要是你早几年就做了皇上该多好,那些有着小心思的地方官员肯定被你治得服服帖帖的,哪里敢再做出私吞银子这样的事情来。”

  萧霖烨平静地看着她,“现在也不晚,要不是为了报仇,将我亲生父亲被偷走的一切再抢回来,我也不愿意做这个皇上,肩膀上的负担太重了,我只想和你过着舒心又自在的生活,不过现在做了皇上,也不觉得悔恨,至少你是我的妻子。”

  还有平儿和盼儿,越是长大就变得越是聪明可爱,他的人生越来越充实了。

  回到宫里的时候,萧霖烨立即让宫女和侍卫们收拾物品做好准备,打算两天以后就去南方视察,带着他信任得过的侍卫和官员一路南下。

  新的征程又开始了。

  萧霖烨带着妻儿一家,在侍卫和宫女的护送下,从梁国的京城一路南下,经过长达五天的奔走风尘,终于来到了第一个被水灾祸害的州郡,距离京城最近的益州。

  到处都是绿油油的稻田,有不少农户在地里收着番薯和玉米,菜地里的青菜绿油油的,充满了收获的希翼。

  好几个月以前的水患和瘟疫等可怕的灾难似乎早就走远了,现在剩下的是对以后日子的奋斗和喜悦。

  看到比成人的拳头还要大的番薯被农户们一车一车地拉回去,萧霖烨和许沐晴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至少今年过冬,农户们有了口粮,可能不会像前几年一样过得富足,但如果养了一些家禽,或者能进山打猎,猎到一些野猪和野鸡什么的,也能过个填饱肚子的肥年了。

  平儿和盼儿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在马车里坐久了早就厌烦了,在许沐晴掀开帘子看到广阔的天地的时候,已经会走路,也会说不少话语的孩子扯着娘亲的衣袖,含糊不清地说道,“下车,下车——”

  兄妹俩不停地挣脱娘亲的怀抱,恨不得立即就跑到田野里去撒欢。

  许沐晴一边安抚着两个孩子,一边无奈地对萧霖烨说道,“不然大家在这里停下来休息一会,让平儿和盼儿下去撒欢,这几天时间他们闷在车里恐怕都闷坏了。我也闷坏了。”

  萧霖烨对于心爱的妻子,只要不是涉及到她性命安全的事情,几乎是有求必应,当即就对车夫说道,“把车赶到空地上,在这里稍作休整。”

  没过多久,车夫就将车子停了下来,平儿和盼儿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咯咯地笑着,直接在草地上打起滚来了。

  “娘,漂亮,喜欢。”平儿迈着小短腿一边朝着远处跑着,打滚着,一边回过头来冲着她甜甜地笑了。

  许沐晴看着调皮可爱的孩子,轻声细语地说道,“对,很漂亮,平儿和妹妹在这里好好地玩耍,等会爹娘再带你们到处转转。”

嫡女归来之皇后太妖娆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012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