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刘知府假死,各防护营成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今夜不忧伤第145章 刘知府假死,各防护营成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芊成他们回来以后,不仅刘知府觉得有了主心骨,就连小兰也放下心来,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一个安稳觉了。当天晚上,她在厨房里吃过饭,哪里也没有去,就直接回到了佣人房,她爬上了自己那张小小的床,刚美美地躺在床上,伸展着这段时间因为劳累和紧张而僵硬的腿和胳膊。突然间,她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她猛地爬起来,跳下床,打开门,一看是紧挨着厨房的柴房着火了,火光冲天,眼见着火势就要蔓延到旁边的刘知府的书房。

  她大叫了一声冲出了房间,直奔刘知府的书房而去,她知道这个时候刘知府一定会在书房里看一会书。就在她刚刚要冲进去时,突然有一人在她的身后拉了她一下,她回头一看,是穿着便装的刘知府。小兰的心里不禁一阵惊喜,刘知府没有事,他不在书房里。她的嘴巴微张,兴奋地就要大声喊出来时,刘知府赶忙对她摆摆手,她本能地把嘴赶紧捂上,然后随着刘知府离开了这里。

  在他离开的时候,小兰还是忍不住朝后面又看了一眼,她正巧看到了芊成和剑辉带着下人们端着锅碗瓢盆赶过来救火。可是这个时候火势已经越来越凶猛,锅碗瓢盆的端来的水毕竟有限,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柴房和刘知府的书房在须臾之间被这场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大火焚烧殆尽。

  就在这时小兰看见芸娘和子沫相互搀扶着也跑了出来,她们看着被火吞噬的书房,心里都先是猛地一惊,继而都哭泣起来,尤其是芸娘,想到自己的爹还有可能在里面没有出来,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是嚎啕大哭,然后她哭着哭着,就突然要冲进去,她要进去救自己的父亲。芊成怎么可能看着她冲进火海,他紧紧地抱着她,她使劲地挣脱开芊成的怀抱,还是一个劲地要朝火里面冲。一连折腾了好几次,如果不是芊成抱着她,她也许已经葬身火海了。后来,芊成干脆就一直紧紧抱着她,任她踢,任她打,就是不松手。

  直到后来,痛苦加上劳累,让芸娘在芊成的怀里面晕厥了过去。

  看到芸娘痛不欲生的样子,小兰也忍不住心疼,可当他回过头时,却看到刘知府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她有些糊涂了,她不相信眼前这个面目慈祥的老头会是刘知府,她看着刘知府,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刘知府,还是大师兄?”

  而眼前的这个刘知府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只对她微微点了下头。

  小兰更加糊涂了,点头是什么意思?是说他就是刘知府吗?

  不对,如果他是真的刘知府,芸娘在那边哭的都撕心裂肺了,他这个亲爹怎么可能做到如此淡定?

  想到这里,小兰也不管什么礼节了,也不考虑自己是否在犯上了,他突然快速走到刘知府的跟前,伸出手大力地去撕他脸上的面皮。

  可是小兰这样做,刘知府只是吓得本能地把头朝后躲闪了一下,身子仍旧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小兰把他的脸拉扯的都变形了,也没有从他脸上撕下来什么,小兰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刘知府是真的。

  确认了他的身份后,小兰对自己刚才言行的不敬羞愧的低下了头,可是刘知府还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对这件事的怀疑和糊涂。

  刘知府想了一下,对小兰说道:“好了,小兰,我就实话告诉你了吧,这把火确实是你大师兄点的,而且在放这把火之前,他也已经用弹弓射杀过我了。”小兰听他说这话更是糊涂了,射杀过了?那不是说明刘知府已经就是死了吗?可他为什么还会好端端地站在自己的跟前?但是她还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时,刘知府已经接着说道:“可是他却并不知道我其实并不在屋里,他射杀的只是我早就准备好的一个替身。

  你不是告诉过我吗,你的这个大师兄擅长用弹弓,而我知道弹弓不适合太近近距离,它只能远距离操作。于是我就利用了距离这一点,在书房里面准备了个体型和我差不多的假人,而你大师兄从较远的距离看,又有窗户挡着,他一时是分不清楚真假的。

  而这样的话,他无论是对我进行了射杀还是后来的纵火,都会认为我必死无疑了。只要他这样想了,他就会认为自己完成了任务而离开,而我也因为已经死过了,变得安全。”说到这里,刘知府看了看一脸惊诧的小兰,犹豫了一下后又说道:“其实,我也一直都在怀疑朝廷里面可能有奸细,不然,朝廷里面的大小事情辽国人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就像这段时间你的大师兄对我一直都迟迟没有动手,可明明这段时间是他最容易得手的时候,我想了一下,他之所以不动手,是因为他没有接到上面给他的命令,而不给他命令的原因并不是他们不想杀我,而是因为他们即使知道现在的皇上年幼,可是还吃不透这个小皇上究竟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们杀死了我,也不敢贸然进攻大宋,因为谁都知道,依照大宋现在的实力,不需要出动全国的兵力,也有可能把他们一举打趴下,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不敢冒亡国的风险。

  好了,有的事情你也最好不要知道了。现在,你先回去,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看到我的事。”小兰点了点头,走出了这个房间,她出去后,刘知府从房间的窗户看着她的背影,对她,刘知府还不是太敢确认,不知道她是真心想回报刘家对她的恩情,还是她现在仍旧再帮着辽国人做事。刚才刘知府之所以给她讲奸细的事,www.mgm7911.com的原因其实还是在试探她,不然,他一个小小的知府怎么可能知道朝廷中的事。

  但刘知府也担心小兰如果仍旧是辽国派来的卧底,会不会把他假死的事情告诉那帮辽国人,那样他所做的这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了。

  “唉,”刘知府看着小兰的身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刘知府死亡的事情迅速地在川南县传开了,好多有头有脸的人前来吊唁,很多受到过刘知府恩惠的人也哭哭啼啼的要来送刘知府最后一程。

  眼看着刘知府假死的事情就要败露,已经知道事情真情的芸娘迅速做出决定,她让剑辉买来一口棺材,然后在里面塞满了和爹同等体重的石头,然后就把这口棺材放在灵堂,在刘知府的葬礼上,她又哭着告诉众人,父亲一直是个爱体面的人,这一次他的死状如此难看,就不要让众人瞻仰了。

  简单的葬礼仪式之后,几个青壮年抬着沉重的棺材缓缓的离开灵堂,向早就挖好的墓地走去,

  为了以防辽国人在棺材出城时,蜂拥而进,芸娘又向众人说明父亲临死时还一心想守护川南的府衙,所以墓地就暂时定在后院,以后,待新任知府到任时,再进行迁移。

  葬礼总体来说还比较顺利,没有人怀疑刘知府不在棺材内,芊成观察了一下,他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除了自己的家人,就是小兰了,而小兰一直都在忙里忙外,没有跟任何人接触过,更不要说把刘知府假死的事情告诉别人了。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芊成的川南防护营因为有漠北的经验,更有皇上的大力支撑,已经正式成立了。

  建营之后,因为芊成的大力宣传,也因为有老知府的威望,更因为川南人不想再遭受辽国人的侵扰,几乎每家都有人进防护营。

  平常百姓的日常巡逻,也是二十四小时都没有间断过。

  防护营训练时震耳欲聋的厮杀声,巡逻百姓的气宇轩昂,让辽国派过来打探川南情况的探子看了不禁从心里感到害怕,当他连滚带爬地把打探来的情况告诉驻扎在川南郊外的辽队时,辽队的将领犹豫了好长时间,又在高岗上站了一会,决定还是赶紧撤兵离开。

  他们也知道,当一个城的百姓都成为了士兵,即使战斗力还没有达到最佳状态,但他们的精神饱满,会集体把侵犯他们的这些敌人撕扯开的。

  他们撤退后,很快有人把这情况告诉了城里的百姓,百姓们很是兴奋,他们奔走相告,庆祝这属于他们自己的胜利。更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一时高兴,竟然把正在视察的芊成抬了起来,然后又汇集了很多人过来,他们就这样抬着芊成在川南走了一大圈。芊成看他们高兴,也就任由他们闹腾了。

  但芊成在第二天的升旗仪式上,就宣布防护营的目的是永远保护川南的安危,不能因为敌人的暂时离开就掉以轻心。那样的话,不出半个月,敌人一看到他们的精神涣散了,仍旧会卷土重来,那时,就一切都晚了。

  很快,辽国撤兵的消息就传到了京城,朝廷上所有的人精神都为之一振。赵寒衣看到时机已经成熟,就在这次早朝时宣布借用芊成在漠北和川南的用兵方法,即边境地区的自我防御和保护措施,推广至全国的边境范围。

  同时赵寒衣又下了一道圣旨,二十岁以上,五十岁以下,自认为自己有非凡的军事才能,又有学问的男子都可以在所属州县报名,然后,朝廷会从这些人员中择优挑选出最合适、最优秀的人选作为边境各州县的防护营的防护官进驻各处边境。

  本来,他这圣旨在大街小巷张贴时并没有太多人问津,因为谁都知道边境作为进出大宋的门户最为危险。可后来,赵寒衣紧接着又颁布一道圣旨,一旦录用的防护官,俸禄优厚,其在任期间,家人还可根据家中人口多少领到一定数额的救助补助款。

  这道圣旨一颁发,报名防护营的地方开始人头攒动,一派蒸蒸向上的局面。

  但赵寒衣总是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在各个防护营营长固定下来后,他为了避免防护营营长贪图敌国的财富与权势,而背判大宋。他又在边境线上的各个防护营里安排了一个监军。监军的主要职责就是监督各营的事务以及人员安排。

  虽然,各防护营对这个突然来到的监军从心里感到不舒服,但他们都是有学问的人,很快就对这件事情释怀了,而且根据防护营的长期性来说,这个监军还真是必不可少的职务。

  本来,赵晗沛听说芊成调到了川南任防护营营长,他有心也想过去,还是做他的监军,但想到要面对芸娘和子沫他们,他的这个想法很快就掐灭了。

  现在的他因为跟着赵成奎,在百姓的口中已经落下了不好的名声,当赵寒衣有几次想把什么事务交给他办理时,都被大臣们集体反对,慢慢地赵寒衣也就不再提赵晗沛了。每次这样的情况,位列群臣之首的卫枫面上也就出现了几分不悦,但谁都看不出来他的不悦是因为赵晗沛不争气,还是因为皇上。

  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两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刘知府也早就从他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当别人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到害怕时,他才把当时诈死的无奈讲了出来。每个听到的人都替他暗自庆幸。

  川南在芊成的带领下,人们的生活趋于了稳定,生活好像越来越接近完美。

  可芸娘看着亭亭玉立的子沫却陷入了烦恼之中,人人都说女大当嫁,已经长大的子沫经常会有人上门来提亲。可芸娘每次连对方的庚帖都没有看一眼,就给人退了回去。

  芊成奇怪,追问芸娘,芸娘这才把赵寒衣多年前事情以及他要娶子沫的话说给芊成听,芊成听了为此也是沉默。

  赵寒衣说那话时还是个孩子,那也是他最落魄的时候,或许说那话是出于对芸娘、子沫他们的感动。

  现在他已经是皇上了,还会承认这门他自己提出来的婚事吗?

  可子沫既然已经答应她了,就不可以随意更改,更何况赵寒衣现在还是个皇上。可这事就这样悬着吗?

  芸娘想让芊成给皇上去一封信,可又总觉得有些不妥。

  就在他们为此事犯愁时,赵寒衣已经悄悄从宫里面溜了出来,这会他正站在一艘小船上,他站在船头,迎风而立,他的脸庞虽然还跟原来一样清瘦,但他的眼睛里写的却不再是胆怯,而是自信。

  他没有看到,子沫此时正坐在窗边的板凳上,想着他的小时候。22

今夜不忧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060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