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疑惑有增无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的阴差生涯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疑惑有增无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疑惑有增无减

  王泽超看了我一眼,他似乎不怎么相信夏玉征的供述,于是问我道,“杨阳,你觉得他说的可信吗?”

  我当然知道王泽超问这话的意思,他是指夏玉征说的老坟里的声音,我笑道,“王局,世间万物千奇百怪,大家人类未知的事物多了去了,一切皆有可能啊。”

  皇甫海霞建议道,“王局,大家现在是不是可以派人去打捞龙井里的背包和掘开老坟取出我妹妹的遗骸啊?”

  我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傍晚时分,天马上就要黑了,根本无法展开打捞工作和开坟取出皇甫海燕的尸骸,我提议道,“还是明天吧,我看可以先把夏剑给抓起来,这个老家伙诡计多端,我怀疑就是他给夏玉征通风报信,才让他躲避了警方的抓捕,差点贻误战机。”

  王泽超点头道,“我看可以,现有的证据已经完全可以对他采取行动了。”

  这时,有名女警为大家几个人端来数碗泡好的方便面。今天已经是第三次吃这个了,说实话,我闻到方便面的那种味道,就感觉嗓子里不舒服,甚至有种想吐的感觉。

  王泽超端起一碗方便面,用小叉子指着监视器说道,“大家还是边吃边看吧,反正对夏玉征的讯问工作也快要结束了。”

  我强忍着作呕的冲动,憋着气大口吞食着方便面。监视器中,夏玉征在继续交代他所知道的问题……

  ……夏玉征和夏宇把皇甫海燕的尸体藏进老坟里的第二天,夏玉征就去了清水市预备役学校报了到,成了一名光荣的预备役战士。

  就在皇甫海燕失踪后一周,大批的人马进入了抱牛崮地区。有警察,有军人,还有大量的地方政府派出的搜救队。夏宇和夏剑这才知道他们惹下了天大的灾祸,皇甫海燕竟然是开国老英雄皇甫传勇的孙女。但是事已至此悔恨晚矣,眼下也只能保守这个秘密,否则全村的男人谁都跑不掉,都会去坐牢。

  夏宇在搜救队面前表现的很主动,也很热情。他的身份很好的帮他做了掩饰,迷惑了搜救队的眼睛。就这样,大规模的搜救行动无功而返。

  夏剑担心儿子出事,在搜救队进驻抱牛崮的当天,他就给夏玉征打了电话,告诉他千万不好回来,除非搜救队撤离。

  那段时间里,出水洞村的人们就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着搜救队的问询,几乎家家大门紧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夏宇是这样给搜救队说明的,山里人没见过世面,见到外人眼生,根本不会说话。

  春节后,夏玉征接到夏宇的电话,说是村里出事了,开始死人了。他说恐怕跟死去的皇甫海燕有关,还特意叮嘱自己不要回村。谁知就在打了这个电话的第二天,夏宇就让他秘密回来一趟,想办法把火葬场的殡仪车给破坏掉,最好来个车毁人亡,毁尸灭迹。

  夏玉征虽然不明白夏宇让他这么做的原因,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蚱蜢,他也只能答应下来。

  于是,夏玉征急忙动身打车回到了出水洞村,他借口说村里的路不好走,在离着村还很远的地方就让司机把车停了下来,然后给了司机两倍的车钱,让车等着。

  夏玉征在清水市预备役学校里学的就是汽车驾驶和修理,虽说对汽车还不十分精通,但是车辆行驶的基本原理却早就掌握了。他想办法弄到一把钳子,趁着人们没注意,他偷偷潜入殡仪车的车底,剪开了汽车的刹车油管。为了不引起殡仪车司机的警觉,他刻意没把刹车油管剪断,只是剪开了一个缺口。这样在回去的山路上,只要司机脚踩刹车,油管就会向外泵油,用不了几次,这辆殡仪车就会一点刹车都没有了,后果只有一个,就是坠入山崖,车毁人亡。

  就在夏玉征打算钻出车底逃离出水洞村的时候,他的手却不小心碰到了一根铁丝上,手背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快速涌出,滴落地面。夏玉征也没白在城里呆,他明白不能在现场留下痕迹,于是急忙用手帕捂住伤口,蠕动身体钻出了车底,打车逃回了清水市。

  凡事冥冥中自有定数,这根铁丝是殡仪车司机临时用来捆绑排气管烟囱的,结果却帮着警方留下了破案的证据。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看着夏玉征被警察带出讯问室,我起身说道,“王局,我先联系军方派潜水员来。”

  王泽超点头道,“也好,我这就安排人抓捕夏剑去!”

  我和皇甫海霞走出指挥车回到夏宇家。此时,当她再看到那间西厢房的时候,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想起妹妹就是死在这间房里,她忍不住泣不成声。

  我劝慰皇甫海霞去了东厢房里休息,我则在院子里联系了当地驻军,他们答应明天一早就会派直升飞机把两名潜水员送过来。

  皎月当空,院子里就像洒了一层牛乳。万籁俱静,我仰望月空不由思绪万千。

  等明天从夏家的老坟里取出皇甫海燕的尸骸,这起离奇的失踪案也可以告一段落了。不过,那个刘娘娘又是怎么回事呢?距离她留给我的时限还有一天,难道是我错了,刘娘娘不是皇甫海燕?

  我掏出手机给林菲打通电话报过平安后,又跟她闲聊了会,这才挂了电话回到东厢房里。

  皇甫海霞还兀自在抹着眼泪,我跟她说了潜水员明天会来的事,她哽咽说道,“杨阳,我已经把妹妹死讯告诉了爷爷,他老人家说明天会亲自来把妹妹带回京华市。”

  呀!皇甫传勇可是退下来的原国家领导人,又是开国元勋,他要来这里的话,那就不是小动静,恐怕高层都会派专人陪着,更别说地方政府了。如此一来这件事的影响就大了去了,恐怕不利于摸清刘娘娘的底细,毕竟出水洞村死了那么多人,也要有个交代不是。

  皇甫海霞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她说道,“杨阳,爷爷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已经向高层说明了情况,这次来抱牛崮峰纯属私事,因此坚决不让高层派人陪护,也不许地方政府陪同,陪他来的只有一名警卫员。”

  我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好,皇姐,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心里七上八落的,刘娘娘的事竟然一直在我心头萦绕,挥之不去,好像会发生什么事似得。”

  皇甫海霞反过来安慰我道,“明天就要取出我妹妹的遗骸了,还能发生什么事。你不是说只要找到了遗骸,就能想办法找回她的魂灵,让她转世投胎,重新做人了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有所担心啊,皇姐,我现在有点犯迷糊,那个刘娘娘到底是不是皇甫海燕,如果是的话,她怎么就会变成刘娘娘呢?如果不是,那么皇甫海燕的魂魄又去了哪里?”我挠着头皮,百思不得其解。

我的阴差生涯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295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